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煜寒仰头,喝了一口这烈到了骨子里的冰火之情,他低沉着嗓音,轻笑道:“是啊,她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乔乔了,可她……还是我的乔乔,我怎么可能违背我的诺言,不再守着曾经的不变?”

    关果凌神色一变,正要说话,听到调酒师道:“美丽的小姐,您的酒已经调好了,冰火之情,冰与火的融合与炸裂,您可以试试。”

    冰火之情?

    关果凌看向了陆煜寒的酒杯,发现这酒杯并不是很大,但陆煜寒喝了很久也才喝了一半,一半的白色,一半的红色,倒真是有些像冰火的无法交融,只能喝到了自己的口中,才能让这冰火融合在一起。

    这就像是她和陆煜寒之间的感情,又何尝不像是他与关乐乔的感情?

    难怪他会点这杯酒了!

    “多谢!”关果凌端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

    只是一口,那种喉咙处被火焰灼烧的感觉,顿时袭遍了她的全身,可还未稳定这样的感觉,下一秒,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再一次让她的喉咙发不出声音。

    她蹙起秀眉,眸色满是悲哀。

    陆煜寒,在你的心里,你就这么守着你和她的诺言吗?可她都已经和你说结束了,为什么你还不回头?

    陆煜寒看都没有看关果凌一眼,他的眼前总是浮现和关乐乔在一起的短暂时光,那段时间,即便是关厉珏的阻挠,即便是她会害怕,可他还是感受得到她的情意,她的美好。

    乔乔,你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正眼看一看我?

    “陆煜寒,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眼看一看我呢?”喝了一口冰火之情的关果凌,已经有一些醉了。

    她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俊颜,伸出手来想要触摸他清俊的侧脸,可下一秒手就被狠狠捉住。

    “关果凌,你喝醉了,回去吧!这里不是你关家大小姐该来的地方。”陆煜寒淡淡道,声音比万年的寒冰还要彻骨还要凛冽。

    关果凌的眼角落下一滴眼泪,“为什么?”

    陆煜寒没有回答,放下手中的杯子想要离开,关果凌干脆一口把整杯冰火之情全都喝了,喉咙和胸口同时被冰火折磨着,她的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那种冰冷彻骨,却又被火焰燃烧的复杂感觉。

    “陆煜寒,我爱你!”她大声道,在这喧闹的酒吧,在到处都是嗨皮的歌声里,这话传入了陆煜寒的耳中。

    陆煜寒的脚步一顿,却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往外面走去。

    身后的调酒师叹了口气:“又是一场神女有意,襄王无情的错误。”

    关果凌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她只知道,她鼓起全部的勇气,把这六年来最想对那个男人说的话说了,可那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回应。

    难道她关果凌就真的这么差劲吗?

    为什么他连看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跌跌撞撞的走出去,几个穿的很非主流的小混混也跟着关果凌出去了。

    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关果凌已经站不稳了,她差点儿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扶住了她,“小姐,你喝醉了,不如我带你去休息休息?”

    “你是谁啊?”

    “我?我是你未来的男人,走吧,我带你去休息休息!”

    “咱们哥几个今天晚上可有的玩了,走吧,带她去酒店。”

    “去什么酒店啊,这巷子里随便一个什么地方都可以玩。”

    “这么美丽的女人,在黑漆漆的巷子里岂不是浪费了?还是去酒店,咱们哥几个好好欣赏一下她的身体,然后慢慢玩,一晚上的时间,长着呢!”

    几个混混你一言,我一语的,关果凌到底还是有理智的,她听到这些话,才知道自己是遇到了小混混,大色狼!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如果敢对我怎么样的话,我们关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关家?什么关家?”一个小混混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我们今晚都玩定你了,等你一会儿爽了,你一定会求着让我们继续玩的。”

    这几个人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但凡是他们做完这样的事情之后,女人都会自认倒霉,为了自己的名声,肯定不敢声张,更加不敢报警。

    对关果凌,他们同样抱着这个想法。

    “你们……给我放手!”

    关果凌想要伸手打面前的男人,可手伸出去,轻轻就被男人给握住。

    “这小手可真是光滑啊,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抚摸她的身体里……走,赶紧把人带走,咱们去酒店去!”

    “你们放开我!给我放手!”

    “救命啊!”

    “救命!”

    无论关果凌怎么喊,都没有人敢管闲事,这里是酒吧,还是最乱的一家酒吧,谁敢多管闲事?

    关果凌的声音越来越小,冰火之情的酒精度其实是很高的,对于不经常喝酒的关果凌来说,她能够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她的神智渐渐模糊,脑海中全都是陆煜寒的身影。

    陆煜寒,为什么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她害怕!

    这是她第一次害怕!

    几个小混混正要拖着关果凌上车,谁知面前突然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这男人长得十分清俊迷人,精致的轮廓,还有出众的眉眼。

    身上,透着一股子高贵和优雅。

    这样的男人,他们一眼就看出来对方是来历不简单。

    “这位先生,你……你想干什么?”带头的小混混到底是有眼力见的,开口也比较礼貌。

    “放了她。”

    清清冷冷的嗓音,十分富有磁性,但也充满了冷酷。

    “这……她可是我们的朋友,凭什么你说放人我们就放人?我们只是一起出去喝酒而已。”

    两个架着关果凌的小混混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想着他们人多,打起来也不怕,于是道:“你是什么人,我们几个的事情你也敢管?我告诉你,最好是现在给我让路,不然的话,哥几个打的你满地找呀!”

    “哼!”男人冷哼一声,修长的大手往前一握,把带头小混混的手臂都是拧出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放了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