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感受到她的冷漠和疏远,季沉哪怕是心里难受的要命,但还是要理智沉稳的把话说清楚。

    “只是借用你半个小时,难道连这样简单的要求你都不愿答应吗?”

    乐乔蹙起眉头,“我为什么要答应?请问我和季少将是什么关系,答应季少将去医院,就是为了再次讽刺我吗?讽刺我的不忠,讽刺我的下贱,讽刺我的……唔!”

    乐乔自嘲的话还未说完,嘴巴突然被他强势霸道的堵住,温热而又炙热的吻袭来,她几乎丧失了所有的理智,两只手从一开始的挣扎,渐渐变得无力,搭在他的腰间。

    季沉也没想到这样一个简单的吻便是让他差一点儿失控,他本来只是因为不想听到她用这种陌生尖锐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一怒之下才会低头亲吻她,意图堵住她这张小嘴里吐出来的伤人言辞,但此刻,再次侵蚀她的美好,竟让他有一种久违的熟悉和蚀骨的致命欢愉。

    大手,渐渐落在了她后背光滑如玉的肌肤上,轻轻抚摸着,带着火热的气息落在每一寸肌肤上……

    后背传来的滚烫,如同电流在她的身体里乱窜,细胞里也是穿梭着他身上的每一分蚀骨熟悉的气息……

    两人的理智都在这一个点燃的吻中炸开,谁也不记得曾经发生的不美好,谁也不记得那一纸离婚协议书,谁也不记得谁是谁的初恋,谁是谁的合约……直到季沉的手掌一下子握住乐乔胸前的敏感时,乐乔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声。

    这一声呻吟,如同一道晴天霹雳,落在季沉的头顶!

    他猛地停下,把手收回来,后退了几步,看着眼前女人俏脸绯红,盈盈如水的妩媚双眸,他的呼吸越发的急促、沉重。

    “我……”

    “你……”

    季沉开口,乐乔也开口。

    她知道,他一定是后悔了。

    是啊,在他的心里,自己和陆煜寒才是一对,自己喜欢的人是陆煜寒,他又怎么会多管闲事,成为别人感情的障碍呢?

    季少将,他一直都是这么的骄傲,这么的自信,失去掌控的人,他怎么还会要?

    “你找我什么事?”乐乔垂下眸,不去看季沉的脸庞,生怕在他的脸上看到后悔,看到厌恶。

    季沉手一紧,“希望你和我去医院一趟,做一个证明。”

    “什么证明?”

    经过了一个吻,两人只想速战速决,不想再因为对方而失去理智,从而丧失了自己的尊严。

    季沉也不纠结,“到了医院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闻言,乐乔冷笑,心中泛起苦涩和难过。

    她抬起眸,毫无情绪的盯着季沉的眼,“难道只有去医院才对季少将很重要吗?那刚刚呢?刚刚季少将的失控,是不是就不重要?”

    被她这么无情的看着,季沉的剑眉蹙起,他道:“是!”

    他不会谈恋爱,更加不懂得哄女人欢心。

    他没有体验过爱情,所以不知道如何维持一段爱情,更加分不清楚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爱自己,在他的心里,已经让陆煜寒先入为主,陆煜寒才是她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要在她的面前扮演一个无声的演员的角色?

    他也有他的自尊心,不是吗?

    乐乔怎么也想不到季沉竟然回答的这么干脆,她咬着唇,“季沉,你就是个混蛋!我恨你!”

    她转身要走,却被季沉抓住了手腕。

    他的力气那么大,和曾经的温柔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你放手,不然我喊人了!”

    “你到底跟不跟我去医院?”季沉压抑着沉重的呼吸,还有那浓浓的愠怒。

    乐乔也是个烈性子,她才不会被人威胁,哪怕这人是她放在心底深处不敢触碰的男人。

    “我不去!你放手,不然的话我……哼。”

    乐乔的后颈传来一阵剧痛,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失去神智之前,她清楚的意识到,季沉出手打晕了自己!

    他竟然……对自己出手?!

    心疼的把昏迷的她抱在怀里,季沉如同抱着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抱着乐乔从后台的通道出去了,偶尔碰到一两个工作人员看到乐乔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然而季沉身上的凛冽气势实在是太吓人,这些人还看不清楚乐乔到底是醒着的还是昏迷的,就已经被季沉震慑的低下了头。

    程落蝶回来的时候,发现乐乔人不见了。

    身后跟着是方圆似乎知道什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乔乔呢?不是说把她带到这里来和季少见一面把话说清楚的吗?人呢?”

    “那什么,大约是被季少带走了吧,也许人家夫妻两个聊的开心,就回家了呢?”

    程落蝶一想,好像也是,“那我还是给乔乔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里。”

    “别打了小辣椒,她现在肯定没时间接你的电话,你就放心好了,和季少在一起,她还能出事?就算是出了什么事儿,季少也会拼了性命保护她的,你就淡定点好不好?”

    程落蝶看着方圆的眼睛,“你老实告诉我,季少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季少能有什么计划?人家夫妻两个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管这么多,你多管管我不好吗?”

    程落蝶神色一凛,“滚!”

    “小辣椒你能换句台词不?”

    “……滚!”

    抱着乐乔上了杨天辰的车,杨天辰驱动车子迅速离开了这里,从后视镜看到抱着怀里女人,目光温柔看着怀里女人的脸颊的季沉,杨天辰的嘴角忍不住一抽。

    “怎么把人打晕了?”他故意挑起话题,道。

    “她不愿跟我走,我只能打晕她。”季沉沉声道,但是声音中夹杂着几分疲惫。

    “你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好了,抱个人而已,竟然满头大汗的,不会是上次的伤还没有恢复吧?”

    “不是!”

    季沉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满头大汗。

    其实他是紧张的,抱着她,他生怕力气大了她会疼,力气小了会摔着他,他就像是一个刚刚接触女人的小伙子,什么也不懂。

    可这怀里的女人,本来就是他季沉的老婆,是他心心念念想要保护一辈子的妻子,可现在……他只能像一个霸道的冲动小伙子,把她打晕,带走。

    如果她醒来,是不是又会怒瞪着自己,冷漠嘲讽的控诉自己?

    他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

    “医院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我们一起?”杨天辰道。

    季沉垂眼看着她白皙如玉的脸颊,眼角还有连妆容也遮不住的青影,他轻叹一口气,“好,早点结束,我们早点回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