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瞪大泪眼朦胧的美眸,乐乔什么也看不清楚,但她还是感觉到身下的男人在笑。

    “你骗我?”她沙哑着嗓音,还带着些许的哽咽。

    季沉抬起手,轻轻抱着她的后背,他躺在地上,她趴在他的身上,满眼泪水,而他却是满眼的笑意,黑暗中,他也能清晰的看到她对自己的在意,她为自己掉的眼泪,当然,现在更加能够看清的,是她脸颊上的愤怒。

    “我刚刚真的是岔气了,我没有骗你。”季沉语气莫名道,“但是乔乔,我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其实你的心里……”

    啪!

    又是一耳光。

    乐乔恶狠狠的对季沉道:“季沉你就是个厚颜无耻的骗子,你以为你这样很有意思吗?从今以后,你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乐乔挣扎着从他胸膛上起来,她的一只鞋子都不见了,只得把另外一只鞋子也给脱掉,然后摸索着下楼。

    好在她运气很好,刚走了两个阶梯,医院的电就来了。

    看清楚之后,乐乔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狼狈,她一秒也不想让季沉看到自己这样的狼狈,殊不知夜间可以视物的季沉不只是把她的每一个表情看清楚,连她眼中的失望和决绝都是看的一清二楚。

    她愤怒的走了,季沉还躺在楼梯口的地板上,大口的喘息。

    他咳嗽了几声,只觉得后脑勺一阵阵的疼痛,而胸口也是泛起了气血,上涌不断的那种憋闷和痛楚,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还有她最伤人的目光和言辞,都是击垮这个强大无比、从不认输的男人的利器。

    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季沉冷笑的自嘲着:“我是死是活都和你没关系了吗?乔乔,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这么的……不值得你信任吗?”

    闭上眼眸,漆黑的眸底,再也不见了最初的温柔与期待。

    乐乔刚走到一楼,突然一只手拽着她的手腕。她吓得几乎要尖叫,待看清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时,忍不住惊呼:“关厉珏,你怎么在这里?”

    关厉珏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还真是狼狈,走,跟我回家!”

    “我……我不去!我不去关家,我……”

    “关乐乔,你最好是乖乖跟我走,不然的话,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可别后悔!”

    男人眼中的坚定神色,让乐乔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以前尝试过拒绝这个男人的命令,可结果往往都是让她记一辈子的可怕。

    乐乔光着脚丫子,走在医院的大厅里,因为刚刚停电的关系,大厅里的人都离开了。

    关厉珏紧紧拽着乐乔的手,生怕她会跑掉一样,不过垂眼,视线落在她白皙小巧的脚丫子上,他忍不住勾唇,“等等。”

    乐乔防备的看着他,“你又想做什么?”

    “你说呢?”他反问,下一秒,将乐乔横抱起来。

    “喂,关厉珏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关厉珏!”

    乐乔的眼妆都被之前掉的眼泪晕花了,现在这激动害怕的样子,搭配上脸上被眼泪沾湿的妆容,岂止是一个狼狈能够形容的?

    之前的大美女,已经变成了一个花猫!

    关厉珏抱着她,心里觉得无比的熨帖,不过这女人怎么跟只野猫似的,一直反抗?

    “关乐乔,你再还手的话我就把你扔出去!”

    “求扔!”乐乔心情本来就很恶劣,被季沉欺骗也就罢了,现在还被关厉珏威胁,她巴不得关厉珏一怒之下把自己扔出去。

    她这幼稚的回答,让关厉珏大笑出声。

    “关乐乔,你知道么,你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语罢,他抱着乐乔走出医院的大门,瑞克早就开车等在了门口。

    “珏少,请上车。”

    和关厉珏一起上车之后,乐乔才发现了不对劲,“你怎么会在医院的?”

    “巧合。你又怎么会在医院?”关厉珏故意问道,他的神色高深莫测的,让乐乔看不懂。

    “巧合!”

    她才不会告诉关厉珏,自己是被季沉打晕带来医院的。

    左手的手臂传来阵阵的刺痛,乐乔忍不住好奇,“我的手怎么了?”

    闻言,关厉珏强势的把她的左手拉到自己面前,打开车里的灯,仔细检查。

    看到针孔时,他的眸色暗沉了几分。

    果然是要做鉴定。

    “你来医院干嘛?抽血化验?”

    乐乔疑惑的蹙起眉头,为什么季沉要抽她的血?

    季沉想干什么?

    还有杨大哥,他好像也在,难道他们有阴谋不成?

    抽她的血,究竟是要做什么?

    “关乐乔,你想什么呢?”关厉珏冷厉的嗓音打断了乐乔的沉思。

    “关厉珏,你说话能不能小声一点?”

    “你敢凶我?”

    乐乔今天都要气死了,对关厉珏眯起的危险眸子丝毫不放在眼里,“是,谁让你说话这么大声的?”

    “呵,关乐乔,你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我也越来越喜欢你了。

    医院,再次从黑暗恢复了之前的光明。

    杨天辰一直没有等到季沉的消息,于是也不在医院继续待下去了,和曹云飞约好了下一次做鉴定的时间,从楼梯步行下去。

    刚刚停了电,暂时还没人敢坐电梯,要等工作人员检查之后,杨天辰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所以就走了楼梯。

    他也庆幸自己走的是楼梯。

    在看到一只银色高跟鞋的时候,他的神色变得严肃了些,看到一支白色手机在楼梯角,他蹙起了眉头。

    捡起鞋子和手机匆匆往三楼下去,看到躺在三楼的楼梯口地板的男人时,他惊呆了,“季沉?”

    季闻得知杨建国已经到了江州,现在正在赶往季宅的时候,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季光已经出差回家,昨天晚上和季闻一起看到了电视里:Wish珠宝公司的星光上市盛典上的乐乔,也意识到这个女孩儿很有可能就是杨家丢失了二十二年的那个婴儿。

    对于杨建国的到来,他们都心知肚明。

    杨家和季家的感情一直很好,尤其是杨建国和季闻两人,那更是一起从战场上活下来的难兄难弟。

    “爸,你说杨叔叔他这次来这里,是为了乐乔,那乐乔已经是我们季家的儿媳妇的事儿,他知道吗?”

    季闻摇摇头,“他要是知道的话,电话里肯定就和我说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