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让阿沉带着乐乔回来?”季光严肃道。

    “嗯,你去打电话,天辰那小子应该也和季沉、乐乔在一起。”

    “好的,我这就打电话。”

    打完电话,季闻看见季光一脸凝重的表情,不由蹙起眉头,“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爸,这件事情可能有点复杂,现在阿沉在医院,乐乔她……和阿沉闹了点矛盾,还没有解决,天辰在医院照顾阿沉。”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这怎么会……”

    季光摇头,“看来这件事情还有的拖了。也不知道阿沉和乐乔是因为什么闹矛盾,只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够早点解除误会。”

    且不提季家如何,医院里,杨天辰一副看国家保护动物大熊猫的表情盯着季沉。

    季沉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对上杨天辰这诡异的目光,只觉得慎得慌。

    “看什么?”

    “看你。堂堂季少将,竟然会摔楼梯?我真是服你了!”

    他可是知道季沉的,夜间视物这一点天赋,那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这家伙倒好,不过是医院停电罢了,竟然摔楼梯?

    还摔了个轻微脑震荡?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俊脸一沉,英挺迷人的脸庞上满是寒意,“杨天辰,如果不是为了救你妹妹,你以为我会这么愚蠢?”

    杨天辰嘴角一抽,“你什么意思?乐乔她没事吧,她现在……”

    “她很好!”季沉的心口,泛起阵阵的疼痛。

    一个晚上,他就被她打了两个耳光。

    不仅如此,还被她骂成是骗子。

    其实抱着她摔下楼梯的时候,他的脑袋撞在楼梯上,他真的有那么一段时间是晕过去的,后来醒来,正好就听到她在哭,所以他才会生出了逗逗她的心思,谁知道最后……

    罢了,都是他自己愚蠢惹的祸!

    没看过季沉这么失落的表情,杨天辰不大理解昨天晚上他追乐乔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们昨天把话说清楚了吗?”

    季沉神色一凛,“以后这件事情不要再让我帮忙。”

    知道他在生气,杨天辰自顾自道:“好啊,反正你现在这个模样也帮不了忙了,我爷爷已经去你们家了,大约会和季爷爷好好聊一天,我也和他们说过了,这一次的鉴定出了点问题,怕是要等几天。”

    季沉没说话,只是阴郁的看着病房的窗户。

    “一会儿我要去季宅亲自和爷爷把事情汇报一下,你一个人在医院没问题吧?要不我把乐乔叫来?”

    “不需要!”季沉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高深莫测的笑了两声,杨天辰起身走了。

    乐乔在关家的待遇明显不一样了。

    因为和季沉结婚,关承刚对他客气起来。

    因为珠宝设计的事情,关厉珏似乎也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水涨船高,关家最有权力的两个人都对她改变了态度,其他人自然也跟着二小姐、二小姐的开始叫。

    乐乔昨天晚上回家之后,先是被关厉珏逼着喝了王嫂熬的粥,然后就被关承刚叫到书房问她关于Wish公司星光上市的事情,好在关厉珏这个魔鬼虽然喜欢欺负她,但也只是他一人欺负她,其他人的话……

    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踢飞。

    包括他的亲生父亲关承刚,话才说了几句,关厉珏就强行把自己带走。

    这一夜,关厉珏整个人都变了一样,他把乐乔扔到她以前的卧室之后就走了。

    早上起来之后,乐乔洗了个澡,看着自己红肿的一双眼睛,心情很是抑郁,憋闷。

    想起自己打了季沉两个耳光,他一定很难过,可是……是他先欺骗自己的,也是他先对不起自己的。

    昨天晚上浑浑噩噩的,好像做了很多梦,梦里出现了好多不认识的人,想不起来这些人到底为什么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乐乔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口气。

    手机也不见了,包也找不到了,还有那双鞋子……

    人一旦倒霉,真的是喝水都塞牙缝。

    而她的爱情,一旦是遇到了考验,真是说话都觉得伤人。

    “二小姐,有您的电话!”

    卧室外,王嫂轻声叫道。

    “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手机没了,家里的座机还是可以用的。

    她就穿着这身保守的睡裙,然后披着一件浅黄色的小外套出去,来到客厅,发现除了王嫂,家里什么人都没有。

    “你好,我是乐乔。”

    “乔乔,你的手机打不通了,你现在在哪里?”

    “落蝶?我在家啊,额,不是,我在关家。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昨天她被季沉打晕带走,都没有来得及和落蝶说一声,之后又被关厉珏带回关家,手机不见了,她也没机会和程落蝶解释一下。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原来你是回关家了,难怪我去山水别苑找不到你呢。是这样的,我今天不是来上班么,然后遇到了方圆,他跟我说,季少住院了,你知道吗?”

    季少住院了?

    所以,季沉生病住院了?

    “乔乔,你听得见我说话吗?”程落蝶问。

    其实方圆知道这个消息,也是杨天辰告诉他的,方圆是个生意人,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杨天辰把这消息告诉自己是为了什么。

    当然,他也不是偶遇程落蝶,他是厚脸皮的每天在程落蝶家楼下守株待兔。

    “我……我听得见。”

    “今天是周五,但是你不用上班,钟总特意给你批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就是希望你好好休息一下,前段时间你为了星光上市的事情也累的不行,既然不用上班,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你能不能去……”

    “不能!”乐乔严肃的拒绝道,“落蝶,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这是我和他的事情,我希望你和方圆以后都不要管了。”

    谁知道,季沉是不是假装生病,想让自己再去医院呢?

    昨天晚上他把自己打晕,带到了医院,很显然是抽了自己的血。

    之后他和自己滚下楼梯,也装死,故意吓自己,骗自己的眼泪……

    说到底,他一直都是在欺骗她而已,这一次说是住院了,谁知道会不会是下一个阴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