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32章 季沉用枪抵着陆煜寒?
    不过现在这颗行走的春/药神情很高深莫测,心情也似乎很不好,他蹙起剑眉,站在衣柜旁,目色莫名的看着陆煜寒。

    “故意把人支走,想说什么?”

    陆煜寒把手中的病例本放在病床上,然后走到输液瓶的下面,把输液瓶的药水给关了,这才道:“我只是想劝你留下来治疗。”

    “呵,你还真是好心。”

    “就算是为了乔乔,我也希望你留下来治疗。”陆煜寒补了一句。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房间里的空气顿时被季沉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给凝结起来。

    “陆煜寒,我知道你在等着我和乐乔离婚,但是你真的以为我季沉会轻易放手吗?”季沉眯起黑眸,危险的眸底闪过一道森寒的光芒。

    他抬起手,靠在衣柜上,十分慵懒又肆意的动作。

    陆煜寒摇摇头,“我当然知道你和乔乔离婚不太容易,但是……我等的起。六年的分离我都熬过来了,难道我还熬不过你们两个月的婚姻?季少将,你们可是闪婚,你知道么,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闪婚的夫妻,离婚率都是最高的。”

    陆煜寒这话分明就是故意刺激季沉的,尤其是他之后还说了一句:“乔乔曾经的心里只有我,连我们的定情信物都是她亲手设计,你说,我们青梅竹马的感情和你们两个月的合约婚姻,哪一个在她的心里更加重要?”

    话音落,陆煜寒的脖子落入了季沉的手中。

    窒息的感觉渐渐弥漫全身,可陆煜寒还是固执的看着季沉猩红发怒的眼睛,他的嘴角,始终勾着自信的弧度。

    季沉差一点儿,就忍不住杀了这个男人!

    这个胆敢挑衅他,胆敢说出等他离婚这样的话的男人。

    “陆煜寒,你不要太嚣张了,就算你们一起长大又如何,我季沉想要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何况,这个女人本来就是我的!”

    季沉的手松开之后,陆煜寒扶着胸口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他抬起眸,继续挑衅:“是吗?可她的心里没有你,她当初嫁给你也只是为了逃离关家而已。”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挑拨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如果她真的只是为了逃开关家的话,为什么不选择你?你出国六年,你以为她会一直等你?”

    两个男人,都在各自找各种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因为只有说服自己,他们才能告诉自己,这段感情,还是属于自己的。

    那个美丽人儿的心里,住着的人是自己。

    “是吗?季少将,别忘了你的身份,你这么愤怒,其实就是不自信,一个男人,如果对自己心里的女人都不自信了,这意味着什么季少将不会不知道吧?”

    季沉的神色一动,凛冽了神色,“陆煜寒!”

    “我说中了季少将心中所想,不是吗?”

    “看来你真的很想死!”季沉的手一动,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把精致的新型手枪来。

    在Z国,只有少将以上级别的军官,才能随身佩戴枪支。

    脑袋上,被一把枪抵着太阳穴,尽管这种感觉很可怕,眼前这个男人眼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可陆煜寒的嘴角还是勾着最初的笑意:“季少将这是想动手?如果杀了我,你的少将军衔,怕是也完了吧?人民的好军人,竟然随手掏出枪来对付一个普通人。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不知道季少将的名声会……”

    门突然被打开。

    季沉和陆煜寒都是一怔,两人同时转头看向了门的方向。

    乐乔怎么也想不到,她打开门看到的会是这样的一幕:季沉拿枪抵着陆煜寒的脑袋,杀气腾腾,好似下一秒就会毫不犹豫的打爆陆煜寒的脑袋。

    “季沉你做什么?”

    她蹙起秀眉,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大步走进来,把季沉推开,挡在陆煜寒的面前。

    她在关家纠结了很久,到底还是担心季沉,如果他的真的住院的话,她还是想要来看看。

    趁着关厉珏不在关家,她好不容易出来了,可她来到医院看到的是什么?

    是季沉生龙活虎拿着枪威胁别人的情景。

    这是生病住院的人干的事儿吗?

    季沉,你又骗我!

    季沉怎么也想不到,乐乔会毫不犹豫的站在陆煜寒的那边,她什么都没有问,就这么站在陆煜寒的那边,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质问自己!

    深吸一口气,他压下了心中的愤懑和愠怒,“我做什么,和乐乔小姐有关系吗?”

    这生疏又冷漠的语气,和初见时的他的形象很是符合。

    乐乔的心口一抽。

    “是,季少将你做什么当然和我没有关系,可是你现在要伤害的人是我的……”乐乔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定位陆煜寒和自己的关系。

    朋友?

    哥哥?

    她的犹豫和语塞,在季沉的眼里变成了害羞,也变成了无法说出口的亲密称呼。

    心头像是被利刃狠狠扎过。

    季沉垂下眸,利落的收起了手中的枪,“看来是我的错,我不该威胁乐乔小姐的男朋友,心上人,更加不该打扰了乐乔小姐来寻他。”

    他讽刺的话语,让乐乔忍不住想要哭。

    可她还是忍住了眼泪。

    季沉不再看乐乔,而是对陆煜寒道:“如果下一次你再敢挑衅我,我不会留手!”

    语罢,他带风似的离开了病房。

    季沉一离开,病房里压抑的气氛微微松了一些。

    陆煜寒看出乐乔的心思,知道她其实还是在意季沉的,从季沉离开病房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就决堤了,不止如此,她的眼神,一直都看着季沉离开的方向,不曾有过任何的心思放在自己身上。

    深吸一口气,他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假装这个女孩儿还是自己的乔乔。

    “乔乔,你没事吧?我刚刚……”

    “刚刚的事情和我无关,我只是来……”

    她来看季沉的?

    陆煜寒明白她的意思,见她停顿,主动道:“我也不瞒着你,其实季沉的脑部的确是受到了重击,检查的情况也显示他是轻微脑震荡,我刚刚是来劝他不要离开的,他的情况还需要进一步检查,不然会有……乔乔你去哪里?”

    乐乔没有回答陆煜寒,而是跑了出去。

    看着那离开的背影,陆煜寒无奈的摇头,“终究,我是没有他重要!”

    哪怕是在从前,她也不曾这般在意过自己。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