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亲吻了一下怀里的女人,季沉心满意足的起身下了床,换了衣服下去,看到两个老家伙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是盯着自己。

    他自己去厨房拿了牛奶和面包,走到客厅来,一边吃着面包,喝着牛奶,一边道:“想说什么就说吧,说完了一会儿就别说了!”

    他脸皮厚,顶得住,但是乔乔是女孩子,不一定受得了他们的调侃。

    季闻笑着,“不会是从昨天下午一直战斗到今天早上吧?”

    这话里的暧昧涵义,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干咳一声,季沉差点儿被牛奶给呛着。

    “爷爷,你好歹也是一代军长,又是个长辈,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季沉无奈的看着季闻,嘴角一抽,“换个问题!”

    季闻想了想,严肃的换了个问题:“睡得好吗?”

    嘴角再次狠狠一抽,他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好极了!”

    杨建国忙道:“好了,换我问了。季沉小子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没有你爷爷这么无聊,我要问个正经的问题,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季沉眯起黑眸,眼底闪过一道精光,“胎记的事情?”

    “你小子真是聪明如狐,难怪那几个老家伙都说季家出了个好苗子,以后极有可能……”话说到一半,杨建国话锋一转,严肃道:“那胎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杨爷爷你这个问题的确是很严肃,但胎记的事情,即便是我说了,也要去医院做了鉴定才能确定,不是吗?”

    “我一看就知道乐乔是我的孙女,肯定没错了,做鉴定不过是最后一步的事情,你就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季沉知道,如果自己不说的话,杨建国肯定还要继续追问,他生怕杨建国会因为太激动太兴奋,一会直接在自己老婆面前问这尴尬的问题,于是只能先回答:“有,红色的莲花胎记,是吗?”

    闻言,杨建国重重叹了口气!

    像是多年来的压力和责任,都在这一刻从他的身体里,伴随着郁闷和压抑的浊气叹了出来。

    “杨爷爷,你放心好了,乔乔她一定是杨家的女儿!”

    “我当然放心,从我在电视上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她一定是程显和雨月的女儿!这么多年来,有很多人都想来杨家冒认,可我在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绝对不是冒认的!”

    季沉挑眉,“我的老婆当然不会冒认了。”

    “你个小子……等这些事情结束之后,你非得补给那孩子一个盛世婚礼不可!”

    季沉闻言,郑重的点头:“这是必须的!”

    杨建国和季闻面面相觑,这家伙……果真是真心的。

    杨天辰把乐乔的手机送来季宅的时候,早就在电话里听到杨建国那激动又开心的叙述了,咳咳,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季沉把乐乔抱到房间里,一夜没有出来的事情。

    中午吃饭的时候,乐乔总觉得不太对劲。

    按理说,杨家和季家是世交,杨爷爷和杨天辰在这里吃饭很正常,她嫁给季沉,在这里吃饭也很正常,可是这一桌子的人都在帮自己夹菜……会不会不太正常?

    “杨爷爷,您自己多吃点儿,我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乐乔你吃的太少了,你看你这么瘦,还是多吃点!”

    季闻看不下去了,“我说老杨啊,你能不能淡定一点,乔丫头可是我的孙媳妇,不是你的,你这么热情干什么?”

    这话戳到了杨建国的自尊心,“乐乔虽然是你的孙媳妇,但她是……”

    “爷爷,您多吃点,乐乔都快吃撑了!”杨天辰连忙打断杨建国的话。

    乐乔低着头,继续吃饭,吃菜。

    偏头看向一直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柔情到成为长江水,绵绵情意不断锁定自己的黑眸让她觉得很是肉麻。

    她低低道:“别再看了!”

    季沉坐直了身体,“夫人说不要看,我就不看了!”

    这话……压根没有压低嗓音,以至于一个桌子的人都听到了。

    亏得家里只有季闻和杨建国,以及杨天辰和季沉,加个乐乔。

    季光夫妇出门应酬去了,不然乐乔更加无地自容了。

    面对四双意味深长的眼睛,乐乔干咳一声,一本正经道:“今天的饭菜做得真好吃,爷爷,杨爷爷,你们多吃点。杨大哥你也多吃点!”

    杨建国听到这声“杨爷爷”又是欣慰,又是不满。

    欣慰的是,他的孙女终于叫他爷爷了,不满的是,还带了个姓。

    叫季闻这老家伙的时候怎么就不带姓呢?

    “好吃就多吃。都多吃点!”

    季沉给乐乔夹了一块红烧肉,讨好道:“夫人多吃点,昨天晚上太累了!”

    “咳咳咳……咳咳……”乐乔被饭给呛着了,一直咳嗽,眼泪都掉出来了,整张脸蛋儿不知道是咳嗽红的,还是被季沉刚刚那句话给气红的,羞红的。

    “我带她去喝水。”季沉连忙扶着乐乔去厨房喝水。

    这边,杨建国和季闻都是嘿嘿笑着。

    大家都是年轻过来的,而且以前他们也都是在部队里出来的,住在一个大杂院的时候,什么事情没见过?

    杨天辰故作严肃的看着两个老人,“大约吵架太累了,所以要多吃点补充一下。爷爷,季爷爷,我和医院那边已经联系好了,随时过去,这次我安排了人在暗中守着,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搞破坏!”

    说到这个,杨建国的沧桑的眼底闪过一道森寒的冷意,“如果再有人敢阻止的话,我绝不放过他!”

    厨房里,乐乔狠狠捶打着季沉的胸口。

    “你个混蛋,你怎么说话呢?你没看见刚刚爷爷和杨爷爷的表情,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季沉握住她的小手,低头,对着那红润的、诱人的、一张一合,就好像是在邀请他品尝的粉唇吻了下去。

    乐乔刚喝完水,刚缓过来,结果下一秒就被男人给霸道的堵住了嘴。

    她挣扎着,可两只手无论怎么挣扎怎么捶打这男人,他的霸道丝毫没有退步,而是更加狂野的侵入她的口腔。

    灵动的火舌探入她的口中,傲娇的搅动着她的温柔……她的呼吸越来越重,身体也越来越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