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星期之内,乐乔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季沉的消息,即便是杨天辰来见过她,也不曾提到一点关于季沉的事。

    这个名字,在乐乔的心里就是一个不可触碰的伤口,她不敢去摸,不敢去问,甚至是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

    关于她的身世,在关厉珏口中所谓的她不是关厉珏的亲姐姐的身世……在一个星期之后就有人告诉了她。

    她不再有去季宅的勇气,但是杨建国和杨天辰却是带着一份鉴定报告来见了她。

    那报告,便是DNA匹配的鉴定报告,是乐乔真正身世的一个见证。

    坐在山水别苑附近的一家茶苑里,乐乔的脸色依旧很是憔悴苍白,杨建国看到她的时候十分激动,但触及到她难看的脸色,心头又是阵阵的心疼。

    “乐乔丫头,虽然不知你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这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诉你。”杨建国犹豫了片刻,在乐乔那莫名的眼神中转移了话题,不再问她和季沉之间的事。

    乐乔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杨爷爷想和我说的,就是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故事,以及……我就是那个故事里被丢失了二十二年的小女孩儿?是吗?”

    杨建国很满意乐乔如此聪慧,一猜就中。

    他点点头:“嗯,这是我们通过特殊关系才拿到的DNA匹配,尽管中途有很多人都在阻止,但我杨建国还是找到了我的孙女!”

    “杨爷爷为什么这么确定我就是呢?”乐乔瞥了一眼桌上的报告,“难道仅仅凭着这一份鉴定报告,杨爷爷就真的要把我当做你的孙女?”

    这话,夹杂着些许莫名的意味。

    杨建国显然没想到乐乔的反应会是如此,他震惊的看着乐乔,“乐乔丫头,难道你不相信?我和你说实话吧,以前也有很多人都来杨家认亲,可每一次都是让我失望,即便是有些报告被人暗中做出来,最后也是被我们发现,这一次对于你……是我让天辰和季沉亲自去做的,绝对不会有事,何况你的耳垂上不是有一颗红痣吗?还有你的身上,也有胎记。”

    “不,我的身上没有什么胎记!”乐乔冷冷道。

    她那坚定的神色,让杨建国和杨天辰都是一愣。

    “怎么可能?乐乔,这可是季沉告诉我的,他说你有百分之九十是我们杨家的人,他也看过了,说你的身上的确是有一朵莲花的红色胎记。”杨天辰一激动,也是不管什么了,直接道。

    乐乔的目光微微一暗,道:“这么说,真的是季沉告诉你的?他也希望我能是杨家的人?”

    这问题,有些古怪。

    杨天辰点头:“的确是季沉告诉我的,我们杨家和季家一直都是好友,我们一直在寻找那个孩子的事情,季家这些年来也是帮了不少忙,所以季沉也一直比较关注。”

    乐乔的手,渐渐握紧,“所以,季沉当初之所以那么快的答应和我在一起,是因为他看到了我耳朵上的红痣?”

    杨建国顿时明白了,他忙道:“应该不是的,季沉小子不是那种为了帮我们找到失去的孩子就会牺牲一辈子幸福的人,他是一个很理智的男人,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你,他绝不会和你在一起,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杨爷爷或许不知道,我和季沉,只是假结婚,我们是合约结婚。”乐乔道,“对了,今天我也有一份文件希望杨爷爷能够帮我带给季沉,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我知道,杨爷爷和杨大哥一定找得到他。”

    杨天辰看到乐乔拿出来的离婚协议书时,整个人都僵在了一旁。

    “乐乔,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一份,是我们的离婚协议书,这一份,是我们假结婚的合约,我很对不起季爷爷和伯父伯母,但我现在真的没有勇气去见他们,只能麻烦杨大哥替我和他们说一声对不起了,我和季沉的缘分,到此为止。”

    乐乔说完,又打开了鉴定报告,扫了一眼上面的报告结果,她深吸一口气,严肃道:“杨爷爷,杨大哥,这个事实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我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点时间,不管怎么样,我在关家二十多年了,我必须把这段关系处理好,还有……对于杨家,我是陌生的,我现在……”

    “我知道你对杨家很陌生,也知道你在关家二十多年肯定有感情了,乐乔丫头,你看这样行吗?你现在就暂时在江州,关家那边由我亲自去处理,我想,关家很乐意放你回到我们杨家的,至于你什么时候能够接受了,我就什么时候接你回去,可好?”

    看着这位老人脸上的乞求神色,乐乔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和杨爷爷以及杨大哥之间的那种莫名的亲切感来自于何处。那是血脉的联系。

    看到这份鉴定报告之后,她深深了解,很多东西是血脉不能隔绝的。

    难怪连关厉珏都说自己不是他的亲姐姐,原来……关厉珏也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了,只有她乐乔什么都不知道,和一个傻子一样。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暂时还不想思考那么多,之后的事情再说吧,杨爷爷,我知道您一直很想找到您的孙女,可我……”

    杨建国见她无奈又难受的神色,也不忍心继续逼她跟自己回去,于是道:“好,爷爷不逼你,乔乔,你只要记住,不管你最后做出的决定是什么,爷爷都不会逼你的,爷爷永远都是你的爷爷,当年的事情是爷爷不好,如果不是爷爷的话你也不用面对今日的为难。我……先回去了,家里也有事情要处理,我就不在这里了,你……好好保重,记住,千万千万不要恨了爷爷,好吗?”

    看着杨建国沧桑的脸庞,乐乔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爷爷……您别这么说,我知道您不是故意的,当年的事情也不是谁都预料到的,爷爷,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会对您有任何的怨言,我也会……尽量接受我的身份。”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