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56章 乐乔遇险,求你救她!
    闻言,关厉珏冷声道:“不会!秦家不是有一个人很想对付乐乔吗?把这些线索给我引到那个人的身上去。”

    手下迟疑片刻,“可是珏少,他们早晚都会查过来的,到时候……”

    “我不要太多的时间。去办!”

    “是!”

    缓缓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关厉珏自言自语道:“乐乔,我是那么的了解你,等我彻底征服了你,得到了你,那个时候,杨家还能拿我怎么办?”

    此时此刻,乐乔整个蜷缩作一团,靠在木板床和墙壁之间,她低低道:“关厉珏,真的是你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小时候的可怕记忆,在这个时候如滚滚而来的潮水般侵袭了她的脑袋,乐乔不敢想象自己能不能撑过去,因为这是她的一个致命弱点。

    她害怕黑暗!

    尤其是封闭的黑暗!

    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冒出来,身体里也是越来越冰冷,在乐乔的心里,恐惧就好像是一头凶兽,不可阻挡的要侵蚀她所有的理智,她害怕得连嘴唇都在发白、颤抖。

    然而,在这封闭的黑暗里,脑海中竟然浮现了一张清冷禁欲的脸庞,这张脸,就是上帝最得意的杰作,是所有人都忍不住侧目的耀眼存在。

    他的身上,弥漫着高高在上、高贵冷傲的气势,可在自己的身边,在自己的眼前,他又好像是那山间的清泉,清爽又舒适。

    他的温柔和炙热,他眼神中的宠溺和在意,让乐乔浑身上下的冰冷都是被融化了一些。

    仿佛,只有想起那个男人的好,想起他对待自己时的热情和霸道,她的害怕才会消散那么一点,她心头对黑暗的恐惧才能停止对她的打击和吞噬。

    就在这封闭可怕的黑暗之中,乐乔想起了自己和季沉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想起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还有每一次抱着自己时的那种温暖和怜爱。

    一切的不美好,都在这黑暗之中散去,留下来的,全都是如阳光雨露般滋养着她最后一点对生存和阳光的向往的美好记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每天都有人送饭进来,乐乔几乎是在这黑暗中度过了一辈子,再有一辈子。

    她的精神,已经有些浑浑噩噩的,脑海中除了一个叫做季沉的名字,其他什么都忘了。

    杨天辰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乐乔被绑架之后的第二天,这两日杨建国的身体又变得不好了,杨天辰根本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杨建国,生怕他会因为担心乐乔病情变得更加严重。

    可他现在正在外面出任务,根本来不及赶回去,也没有调令,他走不了。

    犹豫了许久,他还是通过特殊方式联系了季沉。

    江州的一个隐秘地方,精英基地里,一个英俊无比的教官正站在仅有三十人的队伍面前,他穿着军绿色的短袖,这是训练时的衣服,可即便是和大家一样的最简单样式的衣服,他还是穿出了高贵冷漠的味道。

    “立正!”

    这极具响度和穿透力的命令,在偌大的训练场上响起。

    “从现在开始,分为十五个小队,沿基地外围疾速跑十圈。听我口令,出发!”

    话音落,这支队伍就像是一支锋利的长剑,从训练场飞射向基地外围的方向。

    远处,一个卫兵跑步过来。

    季沉微微蹙起眉头,难道是爷爷又催自己回去了?

    自从他上次不辞而别回到军队,爷爷就用各种方式催自己回去。

    他很清楚爷爷想让他回去做什么,可他不愿回去,不愿再一次面对让自己绝望的那个人。

    “少将,情报站有您的消息。”

    “谁?”

    “回少将,这封情报的保密级别太高,只能您亲自去查看。”

    保密级别太高?

    这里算是和外界隔绝开的基地,所有的消息都是通过情报站,以前爷爷发来的消息也只是一般级别,所以听到是保密级别太高的消息,季沉也是忍不住凝重了脸色。

    他奔跑着往情报站那边去。

    情报站的人看到季沉,纷纷起身敬礼,齐声道:“敬礼!”

    季沉回了一个军礼,随即看向通讯员,“在哪里?”

    “少将这边请。”

    通讯员带着季沉去的地方,是情报站的高级保密室。

    进去之后,里面的工作人员也纷纷站起身来向季沉敬礼,其中一个负责接收保密级别高级的消息的工作人员递给季沉一张经过破译的纸张,“少将,这是您的消息。”

    季沉垂眸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周围的工作人员皆是大惊,他们的见识过这位年轻少将的沉稳和谨慎的,当然,他训练士兵的铁血手段也是让人深深折服,在他们看来,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眼前的这位少将有一点点的情绪波动,可现在他们看到的却是这位少将大人脸上掩盖不住的震惊和骇人。

    “少将?”

    “没事。”季沉深呼吸一下,沉声道,手中的纸片已经被他揉作一团,只是上面的短短两句话却是让他陷入了压抑的沉默。

    ——乐乔遇险,兄愧,求你救她!

    杨天辰从来没有用过“求”这个字,季沉很清楚,杨家已经认了乐乔,即便是不把乐乔带回临城,也定然会派人暗中保护她,在杨家的保护下她都遇险,可想而知,她这一次的确是遇到了很危险的事情。

    尤其是……杨天辰都用了这般恳求的语气,想来,杨家那边暂时也出不了手。

    若是自己不救,那她……

    心口,有着什么东西在这样的担忧和不安之下渐渐碎裂……那东西仿佛就要破茧而出一般,在季沉的身体里一次次撞击着他的心脏,那么的痛,那么的刺骨。

    两个月了,乐乔,我还是……没能成功忘了你!

    “你说什么?季沉带着精英一小队的人出任务去了?”荣师长震惊的吼道,电话那边的人听到师长的咆哮满头大汗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回、回师长,精英基地那边传来的消息……应该、应该是没错的!”

    荣青山扶额,“他出任务,我怎么不知道?没有我安排任务,他出的哪门子的任务?嗯?你给我说清楚,这个季沉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