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关厉珏,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无论乐乔如何挣扎,如何反抗,她毕竟是一个女人,根本不是关厉珏的对手,关厉珏把她抱到了隔壁的一个奢华的房间之后,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扔到了床上。

    这一扔,让乐乔的脑子一阵晕眩。

    她晕乎了片刻,正好看见正在脱去身上衣服的关厉珏,不由大惊,“关厉珏你要干什么?”

    “哼,你不是一直觉得我配不上你吗?你不是觉得我是变态,是魔鬼吗?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关厉珏就是一个魔鬼,是一个你乐乔永远也逃不开的魔鬼!”他说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现在正在动手却解开身上的皮带。

    乐乔见状,不管不顾的从床上爬起来,跳下床就要逃走,可关厉珏只是这么拽着她的手,狠狠往床的方向一甩,她就再一次晕眩的倒在了床上。

    “关厉珏,如果你敢强迫我的话,我就立刻咬舌自尽!”她的手努力撑在床上,目光森寒坚决的看着关厉珏,眼底一派镇定。

    深深了解乐乔性子的关厉珏停止了解开皮带的动作,他眯起眸,手背上冒出了一根根青筋,“乐乔,你真的就这么恨我?”

    “我不恨你,我只是厌恶你!在我的眼里,你关厉珏就是一堆垃圾!”

    如此厌恶的口气,如此愤恨的眼神,无不是激怒关厉珏的一把利刃。

    而他的心口,也像是被毒蛇爬上去,狠狠啃咬着他身体的每一寸,让他感受到那种刺骨的痛苦和绝望。

    紧紧握着拳头,关厉珏抑制着心中猛烈上涌的杀意,如同一头在沙漠里遇到了猎物的饿狼般,恶狠狠的盯着她,“乐乔,你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还是,你以为我舍不得对你动手?”

    扬起下巴,乐乔毫不畏惧的看着关厉珏,“你以为到了现在,我还怕死吗?”

    如果她真的死了,那就好了,至少她再也不用在深夜里猛地惊醒,想起那个男人和自己在一起的每一幕,经历着一次次的心碎痛苦……

    “你——”

    关厉珏一怒,右手带着猛烈不可违逆的劲风袭向乐乔,乐乔闭上眼睛,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大力,仿佛下一秒自己的脖子就会被他毫不犹豫的残忍拧断!

    窒息的感觉,渐渐侵袭了她的整个身体,乐乔就像是被困在封闭的黑屋子里,没有空气,没有阳光,没有任何的养分,默默等死的囚犯,她无法呼吸,甚至连神智都渐渐的不清醒。

    季沉,这一次……我们是真的再见了。

    我想,你现在早已忘了我,也好,至少我死了,你也不会在意了。

    无意识的黑暗和痛苦,让乐乔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她真的要死了吗?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乐乔看不到一点光亮,也听不到一点声音,这里就是地狱了吗?

    耳边响起了极度惊慌和担忧的呼唤,乐乔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皮如有千斤重,她根本睁不开眼。

    如此挣扎了好几次,她才睁开眼来,这才发现自己是被一个人背在背上的,他们似乎是在逃命。

    “这里哪里?”乐乔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的不像话,连喉咙都是火辣辣的痛。

    “乐乔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我们逃出来了,现在我们正在往西方方向逃,那个地方没有任何的通讯,我们无法求救,只能靠自己,所以……”

    “蒋朝阳,关厉珏怎么样了?”乐乔赶紧问道。

    她怕蒋朝阳会为了自己杀人,他可是军人,如果杀人的话,他的前途就真的毁了!

    当初她挡在关厉珏的身前,不让季沉对关厉珏开枪,为的就是这个。

    季沉他是少将,可即便如此,若是他开枪杀人,他的未来……同样是会毁于一旦,她那么爱那个男人,怎么会让他做出那样的傻事呢?

    蒋朝阳一怔,随即咬牙切齿道:“我恨不得杀了他!”

    “你杀了关厉珏?”

    “没有,我没有杀他,我只是把他打晕了,不过现在他应该也已经醒来了。乐乔,那个混蛋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关心他?”

    乐乔并未解释,只是沙哑着嗓音继续道:“也许关厉珏已经醒来了,如果他带人来追的话,或许我们……等等,我听到了车子的发动机声音。”

    乐乔的听力一向很好,哪怕是隔得很远,她也能听到,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不同常人的天赋,不过现在正好帮了他们。

    “你能听到车子的声音?”

    “嗯,有三辆车子!不对,在另外一个方向好像还有两辆车子,我们赶紧走!”

    蒋朝阳身体很好,尽管被饿了这么几天,但背着乐乔还是跑的快的,可这是两条腿,人家那是四个轮胎,他怎么跑的过?

    “蒋朝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江州城外的西边,有一座悬崖,是不是?”

    蒋朝阳的脚步一顿,偏头看着她苍白的脸颊,“乐乔,你想干什么?”

    乐乔摇摇头,“没事,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如果真的被关厉珏追上,那她宁可死,也绝不被关厉珏抓回去折磨。

    或者,死在关厉珏的手里。

    之前关厉珏想杀她的,并且已经动了手,她不愿死在关厉珏的手上。

    若是自己死了,关厉珏顾及到蒋家,也不敢对蒋朝阳怎么样。

    蒋朝阳虽然不是很清楚乐乔的心思,可她这样悲凉的语气,让他的心里很是不安。

    “乐乔,你到底在想什么?”

    “到了那边,我们自然会有生路,快一点!”

    蒋朝阳清楚乐乔的聪慧,于是真的听了她的话,背着她赶紧赶到了那边。

    刚到了悬崖不远处,身后的车子已经追赶了上来。

    “放我下来。”乐乔轻声道,蒋朝阳犹豫了片刻,还是把乐乔给放了下来。

    扶着乐乔,他担心的问道:“乐乔你没事吧?”

    “没事。多谢你,蒋朝阳。”乐乔扯了扯嘴角,莫名道。

    “不用谢我,能够为你做一点事情,是我这辈子的荣幸,你知道的,我一直喜欢你,乐乔,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那么的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可又是那么的美丽动人,让我……”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