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77章 季教官检查她的宿舍?
    就在林野出神的瞬间,乐乔抓紧机会溜了。

    她今天真的好累,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她必须早一点适应,不然的话,迟早会被淘汰的。

    爷爷说了,这里的教官都是铁血无情的,如果没有本事的话,不管你的身份背景如何都会被无情的踢出去。

    她不想在季沉的面前示弱,更加不想被他踢出精英基地。

    因带了这样的执念,乐乔吃起饭来也很快,她不仅有着得天独厚的眉毛,还有得天独厚的身材优势,那就是怎么吃也吃不胖,尽管是各种高强度的训练,她身体该软的地方还是软的,肌肉也不会乱长。

    当然,皮肤不再是从前那般白皙如玉了,现在她的皮肤是那种很健康的颜色。

    和那些部队里的大老粗比起来,她的皮肤还算得上是白皙的。

    吃完东西,去卫兵处领了物资,乐乔和林野分开之后就去了自己的宿舍。

    她的宿舍是被安排在东南角的单人宿舍,因来精英基地参加训练的女兵很少,所以但凡是来这里的女兵都会比男兵的待遇好一点,尽管宿舍都是一样的建筑,但却是单人宿舍。

    地方宽敞,安静。

    东南角的单人宿舍有很多,乐乔并不知道自己的宿舍是某个男人特意安排卫兵调过的。

    她住在三楼。

    而她的对面,此时四楼的一个单人宿舍里,窗帘的缝隙里射出两道凌厉而又带着几分温柔的目光,正定定看着坐在床上休息的她。

    英俊的脸庞上满是怀念,满是久久不能散去的疑惑。

    他真的想知道,为什么她会选择来到这里,可有那么一点点的因素是自己呢?

    在爱情的面前,即便是再骄傲再强大的男人,都会变得卑微如尘埃。

    收拾好之后,乐乔把窗帘给拉上,然后去洗了个快澡。

    在部队里好歹也是待了一年的人了,做这些很是流畅,时间也掌握的很好。

    穿着换好的衣服出来,乐乔在自己的包里找到了一个很厚的速写本。

    打开本子,乐乔看着上面勾勒出来的俊美轮廓,脑海中浮现出之前在训练场上的英姿,那么的严肃,那么的端正,那么的迷人。

    “许久不见,季沉你可好?”她忍不住低低自言自语着,随手拿出一支笔,迅速的在速写本的一张洁白的纸上描绘着。

    她是搞珠宝设计的,绘画只是基本功而已。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完成了一幅画。

    这一次,她画的是季沉穿着军装的模样,画册上的男人眉宇之间全都是那种凛然的气势,还有让人无法移开眼神的严酷和禁欲交杂在一起的魅力。

    像是偷偷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乐乔赶紧把自己的画册放到了枕头下面,这才深呼吸一下,揉捏着酸痛的小腿,可是视线里,陡然出现了一双皮鞋。

    这是部队里的军官专门穿的皮鞋,她不是第一次见了。

    缓缓抬眸,当看到那张清冷淡漠却英俊得让人目光都是忍不住凝固在他身上的俊脸时,乐乔整个人都愣了,连呼吸都是停止了。

    她……是在做梦吗?

    如果这不是幻觉的话,季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定是幻觉!乐乔连忙闭上眼睛,不敢继续盯着季沉看。

    而垂眼看着她娇俏美丽的脸蛋儿的男人却是蹙起眉头,她这番反应,是不想见到自己吗?

    五秒之后,乐乔再次睁开眼睛,这一次她终于相信,不是幻觉!

    真的不是幻觉,是季沉!

    猛地站起身来,如果不是季沉闪得快,她就撞在了季沉的下巴上了。

    敬礼,语气凝重而又敬畏,“教官好!”

    季沉眯起黑眸,紧紧盯着她精致的脸蛋,虽然没有以前白皙了,可却是健康了许多。

    “嗯,坐。”

    乐乔不敢坐。

    偏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宿舍门,她眨巴一下眼睛,“请问教官……是怎么进来的?”

    挑眉,季沉微微扬起下巴,“你没有关门。”

    这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和在训练场上的严酷和刚硬压根重合不起来,和她记忆里那个温柔体贴的男人倒是重合了百分之九十。

    深吸一口气,乐乔别开眼睛,“哦,我下次一定记得关门,不知道教官这个时候来我的宿舍是要干什么?例行检查吗?”

    她不知道精英基地的规矩,以为教官是要例行检查学员宿舍的。

    说到这个,季沉的嘴角微微一抽,在进来的时候看到门口的卫兵时,卫兵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他很是不爽,现在这女人竟然又来一句“例行检查”?

    向前两步,他强大的气势逼迫而来,乐乔不由得后退一点,可她这一后退就撞在了宿舍床上的梁上,皱起秀眉,“教官、你、你想干嘛?”

    “你结巴什么?”季沉不悦的看着她,“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这里是精英基地,你的安全是有保障的,何况我也不是那种变态的教官,杨乐乔同志,我希望你尊重我的人格!”

    乐乔闻言,心里微微一苦。

    他称呼自己为杨乐乔同志。

    在他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学员而已吗?

    见她小脸难看,季沉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不过目光在触及到那红润饱满的唇时,季沉心底的一股邪火顿时冒了出来。

    二十八年了,他同样是初尝情滋味,在享受过那种男女之间的美好纠缠之后,他就深深迷恋上了。

    或许,他迷恋的是她的身体。

    和她分开的半年,每次想起她,他都会忍不住想要抱着她,想要和他一起感受那种美好,可每一次,都是失望。

    因为他知道,他们之间的缘分已经结束了。

    可是,此刻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鼻尖全都是她身上熟悉独特的体香,她不知道在训练场上看到她出汗的时候,他就好像是看到了她以前被自己压在身下时流汗的样子。

    所有的意志力,都在压抑着这半年来积压的思念和欲/火,偏偏乐乔不清楚季沉在干什么,只是看见他脸色十分黑沉,嘴唇也是抿成了一条直线,还以为他是在生气,她赶紧往后再退一步,但她太紧张,已然忘记身后退无可退,一下子就撞到床方倒在了床上。

    “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