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其实季沉按照序号分组也是有一点私心的,按照序号,明封是和乐乔在一个组的,有明封在的话,她即便是弱了那么一点,也不至于吃太大的亏。

    明封是个心里明亮的人,当然知道自家少将在想什么了,反正他也很喜欢这个看起来美丽如瓷娃娃,但性子倔强,毅力强大的女人做同伴,如果她也能通过所有的训练成为特战队的一员,岂不是很美妙?

    只希望,能够在她身上发现越来越多的秘密和优势。

    在季沉的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的?自从在这里再次遇到乐乔,他简直难以把眼前这个优秀聪慧的女兵和之前那个温柔婉约的她联系在一起。

    以前的她,是温柔的水。

    现在的她,是炽烈的火。

    分好组之后,季沉一声令下,六个组分别开始打斗起来。

    乐乔一开始以为很简单,可当她真正动作起来才知道这有多困难,因是在沼泽的这种泥潭之中,所有的力气都会被那些淤泥给化解掉,最重要的是还会加大人的压力,让人的动作变得迟滞起来。

    新来的三个人,除了林野本身力量大一点,看起来要稍微活动一点,乐乔和另外一个叫做江河的都不是很行,而其他人可都是在这泥潭之中训练过半年的高手了,在这其中,李阳的堂哥李刚正好就是和林野在对立组,他借助自己的经验不断攻击林野。

    这很显然是在替李阳出气,他当时是不在,所以没帮到李阳,不然的话李阳和李刚联合起来二打一,林野估计会吃亏,当然,那只是如果。

    林野在抵挡李刚的攻击时还要分心去看乐乔,当看向乐乔的时候林野才知道季沉为什么会这么分组。

    乐乔被分在的那一组,明封的身手很显然是那些老学员中最好的,他们的另外一个同伴是叫秦尚的,也是个高手,两人负责阻挡攻击,乐乔基本上就是被他们保护起来的,所以她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心中对于季沉的“野心”更加愤怒起来,这个季沉是不是见过乐乔,他们之前有过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这么照顾乐乔?

    这可不是一般的对女兵的照顾,这简直就称的上是保护了。

    林野就在这一忧一喜之中,被李刚逮着机会揍了一拳,这一拳头下来,林野这张风流帅气的脸蛋算是毁了。

    林野最在乎的除了自己的本事之外,那就是这张脸,现在被打脸,以他的性子当然不愿放过李刚,当即反抗起来,只可惜了……

    到底,李刚不是李杨,而他第一次进入这泥潭之中训练,哪里是李刚的对手?

    虽然也在李刚的身上留下了些拳头和爪印,但这一次林野吃亏的要多。

    站在泥潭之外的季沉看到林野吃亏,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这个小子野性难驯,的确是该教训教训,让他吃点亏有助于今后出任务的时候隐忍起来。

    目光移到了乐乔的身上,见她在这泥潭之中就好像是失去了行动力的狐狸,那种明明聪慧厉害的天资根本发挥不出来,季沉的心里微微抽疼,但还是忍了下来。

    她既然来了这个地方,就要接受这个地方的残酷和狠心。

    想要进入鹰之特战队,这些残酷的训练是必须要受的,不止如此,今后还要参与到危险的任务之中,只有现在让她变得强大,她才能真正的在今后保护她自己,才能为她、为杨家赢得荣誉。

    握紧拳头,季沉故意不去看乐乔那边的局促和挣扎。

    六个小组,三个对立组,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停止!”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是停下了动作,然而林野不知道是不是魔怔了,竟然不把季沉的话放在眼里,继续攻击李刚。

    谁也没有想到林野最后会来这一手,因为每一个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在部队里,尤其是在他们的这个训练基地里,不听从教官和上面首长的命令,那就意味着这个人没有成为军人的资格。

    砰!

    李刚的肩膀被林野一拳头打了上来,他的眸底闪过一道森寒的杀意,但很快的,这道杀意隐藏了下去,取而代之是,我不可置信和愤怒,“林野,你敢违背教官的命令?”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浮现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林野违背季沉的命令,结局是什么?

    上一次违背魔鬼教官训练的人提前被踢出了精英基地,而这一次……林野也一样!

    乐乔在来之前就被杨建国提醒过的,在部队这个地方,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令行禁止,服从命令,现在林野这样的行为不只是在挑衅季沉,更是在挑衅部队里的军令。

    季沉眯起黑眸,本觉得林野是个可雕琢的璞玉,可他这样野性顽劣,怕是不行。

    然而,在看到乐乔射过来的乞求的目光时,季沉的心口微微一颤。

    她是在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求自己?

    可她对那个男人,究竟是战友之间的情谊,还是男女之间的情意?

    季沉在犹豫之间,林野也是看到了李刚脸上的森寒和得意,他深吸一口气,当即对季沉认错:“报告教官,我知错了,我刚刚也是因为战斗意识被激发出来,一时之间难以收手,我以后一定会改掉这个毛病!”

    其他的十六个学员全都看向了季沉,乐乔也是定定盯着季沉,希望他能够放过林野一次。

    林野帮过她,并且他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虽然有些年少轻狂,但到底没有犯下大错不是吗?

    季沉眯起黑眸,定定看着林野,“说吧,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林野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季沉是要放自己一马的意思。

    他心中高兴,但也忍不住怀疑:他是真正觉得自己是个人才给自己机会呢,还是因为乐乔?

    李刚见季沉这么说,不由大声道:“教官,这不公平,违背军令的下场应该是逐出精英基地,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

    凛冽的寒光一扫,李刚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僵,连血液都是凝固起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