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话说的有点大声,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当然,季沉也听到了!

    一道寒光,直直射在了明封的身上,明封几乎是瞬间打了个激灵,然后赶紧缩了缩脖子,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个该死的林野,他是什么眼神儿?

    怎么会认为自己对乐乔有意思?分明是少将对乐乔有意思好伐?

    明封很无辜,但是乐乔……很无奈!

    “你说话能不能小声一点?”

    林野环顾了一眼周围看戏的人,冷哼一声,“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这些人都是知道林野的性子的,也知道他对乐乔的心思,第一天来精英基地就为了乐乔和李阳打架,只有笨蛋才看不出来林野对乐乔有意思。

    当然了,乐乔这样美丽漂亮又有本事的女人,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多少有点喜欢的。

    打发了看戏的人,林野继续道:“你以后不要和他走太近了,知道吗?”

    这副大哥口吻的决定话语,让乐乔十分不爽,“林野,你小子是吃多了撑的是不是?别忘了,我比你大两岁,还轮不到你来管我!”

    “喂,你很介意我比你小是吗?”

    林野站在原地,定定看着往水区中间去的乐乔。

    乐乔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没直接跌倒在地。

    明封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彻底无语了。

    这林野……狂傲无边,可在乐乔面前……还真是个小孩子!

    林野自言自语着:“不就是比你小了两岁吗?我都不介意姐弟恋,你介意什么?不管怎么样,我可不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

    如果被乐乔听到这话,大约林野会被乐乔揍死。

    季沉意味深长的看着林野,暗道:这个情敌……胆子不小!

    从水区回去之后,乐乔安安心心的午睡,准备养精蓄锐等待下午的训练。

    但是她睡醒要去集合的时候,却被宿舍门口的卫兵告知:季少将叫她去射击场,不用参加下午的训练了。

    乐乔虽然疑惑,但也相信卫兵不会骗自己。

    她来到这里,所有的训练都是季沉安排的,但其中还真没有一项是关于射击训练的。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射击已经很精准了,季沉大约也是知道自己之前的射击成绩才没有让自己训练射击,但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明封是队长,下午是他带着大家去参加野外训练,要晚上九点才能回来。

    乐乔没有去,教官季沉也不在,大家都不由把这两者联系起来,个别人好奇问起来,全都被明封森寒的一眼挡了回去。

    八卦这种东西,在精英基地是不允许存在的。

    到了射击场,乐乔左看右看,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这里的场地是一片很宽敞的草地,对面放着十个靶子,中间还有一些固定画好的线,身后有一座小小的房子,应该是放射击训练用的一些器具的。

    乐乔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于是略略算了一下那十个靶子之间的距离和半径,以及现在的风速和方向。

    今天这个天气很好,但风有点大,她好像知道季沉想干什么了。

    “你来的很早。”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满意。

    乐乔连忙转身,敬礼,“教官。”

    “嗯。”季沉搬着一箱子东西过来,乐乔好奇的凑过去,“这里面都是什么?”

    “枪!”

    “啊?”

    “这是七七式和九二式手枪,我们先训练这两种手枪射击。你之前在新兵营的时候应该学过射击的基础,正面双手射姿、侧面双手射姿、侧身单手射姿、威沃尔射姿。环靶距离15米立姿无依托,子弹5发,40环以上优良,30-39环及格,29环以下不及格,自己回顾一下。”

    季沉一边说着,一边把枪递给乐乔。

    乐乔接过手枪,严肃道:“学过。我的射击成绩教官应该已经看过了,不然也不会在今天这样的东南风天气带我出来。”

    季沉的眸光微微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很聪明。”

    乐乔在季沉的指导下,从最开始被风速和方向影响只有二十多环的成绩的情况下,很快掌握了在这种情况下的射击精髓,达到优秀成绩之后,季沉让她自己练习,然后去拿出了其他的枪。

    他这一次带了手枪、步枪、机枪,还有卡宾枪,即马枪、骑枪。

    既然要成为特战队的一员,那么所有的枪都要学会使用,而且必须是熟练精准的掌握和使用。

    这一天,季沉一直都在教乐乔用这些枪。

    手酸的不行了,乐乔偶尔会偷偷揉一揉自己的手,季沉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

    乐乔心中委屈,她训练的这么辛苦,这男人怎么都不让自己多休息一会儿的?

    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严酷?

    心里酸酸涩涩的,但她还是倔强的坚持到最后。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季沉带着她回去,先去吃了东西,然后送她到宿舍楼下。

    在乐乔要上去的时候,季沉突然道:“今后的每天下午三点到六点,准时去射击场练习射击,其他训练我会帮你调整时间。”

    乐乔的脚步顿了顿,她很想问季沉,是不是真的把她当做是特战队未来的成员训练,不然的话,为什么她的训练要特殊一些?

    可她不敢,她怕得到的是他无情的摇头,冷漠的否认。

    深吸一口气,她点点头,背对着季沉道:“是,教官。”

    季沉回去洗了澡之后,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总是浮现今天训练时乐乔按摩手肘和手腕的一幕……

    叹了口气,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立即穿了鞋子拿了卡就出门。

    乐乔全身都痛,幸亏季沉给了她药酒,她每天回来都会给自己按摩一下,不然的话第二天肯定受不了。

    按摩腿和手还好,可背部和腰部就很艰难了,因此这两个地方尤其的酸痛。

    坐在床上按摩着,乐乔按着按着就睡着了,连轻微的敲门声都没有听到。

    只开了一盏小灯,所以整个宿舍房间里都是一种暗暗的、暧昧的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