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借着微微的光,男人漆黑的眸子映出乐乔趴在床上的模样……

    她就这么趴在枕头上,身上的褂子下面应该是在擦药的时候撩了起来,并没有放下去,露出她白皙的肌肤。

    她进入部队半年多了,可即便是每天都在大太阳底下训练,也没有把她这一身白皙的肌肤给晒黑一星半点儿,除了那张小脸没有以前那么白皙细嫩,变得健康了许多,皮肤没多大的变化。

    不过身材……却是变化了许多。

    看着她此时玲珑的曲线,这曲线带着几分英气,几分柔软,还有几分让人忍不住喉咙滚动的炙热,季沉深吸了口气。

    视线,缓缓往下。

    她没有盖被子,大约是太热,所以就这么睡着了,但是……

    一条浅黄色的小内裤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某个男人漆黑的视线之中,尤其她并不知道的情况下,有时候轻轻一动,那大腿根部里面的春光便是泄露出来一些。

    这样的春光,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

    这种半遮半露的春光,更加是季沉都不曾见过的。

    她姣好的身材堪称魔鬼身材,即便是再出名的模特也没有她这般曲线,季沉不敢再看,因为下腹处猛地冒出来一股子邪火,让他险些压制不住化身成狼。

    她太累了。

    看到一旁的药酒,季沉很快明白了什么。

    昏昏沉沉间,乐乔仿佛感觉到一双手在自己的后腰上力道不轻不重的按摩着,这双手掌上有点粗粝的茧子,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手很烫!

    尤其的烫!

    比火山里喷发出来的岩浆还要烫!

    乐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脑袋靠在枕头上,懒洋洋的抬眼看向身后的人到底是做梦呢,还是真的有人在。

    这懒洋洋的一看……两只眼珠子都不会转动了。

    乐乔瞪大眼睛,望着身后的男人,灯光不是很明亮,但足够她看清楚这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双手给自己按摩的男人是谁了。

    除了白天残酷训练自己的教官季沉,还能是谁?

    这样好看的脸,除了季沉,也没有别人了。

    看到乐乔已经醒来,季沉也是眯起了眸,盯着乐乔。

    在四目相对之间,因为房间里的气氛十分诡异,乐乔只能看见季沉的眼眸里呈现一派汹涌翻腾的黑色,看着这熟悉的眸,乐乔的喉咙处有点哽,眼底更是忍不住染了湿润的光。

    恍惚之间,只觉得这样的一幕好熟悉。

    记得两人新婚那时,她白天加班的久了腰难免会觉得痛,他就是这样用药酒给自己按摩的。

    可过了半年多,那记忆不过是时光的洪流中出现过的一颗小石头。

    心里,一阵阵的恍惚。

    下一秒,他却是靠近了自己,乐乔趴着,而季沉便直接趴在了她的身上。

    可奇怪的,尽管他趴在自己的身上,乐乔竟然没有一点儿感觉到重量。

    她在这震惊又恍惚的当口竟然还能抽出时间来琢磨一下季沉是瘦了呢,还是怕压着自己不敢把身体的重量大胆的放在自己身上?

    在她这恍惚迷糊又分神之际,乐乔只感觉自己的唇瓣被他轻轻咬了咬,耳边响起他模糊的声音:“乔乔,闭上眼。”

    紧接着,便是一片冰凉的薄唇覆盖住她的唇畔,两人贴的很近,乐乔看不见他面上的神色,但能够听到他胸前那打鼓般的心跳声,可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来自己的宿舍干什么?

    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一惊,第一次没留神,被他霸道的封住了自己的唇,再次没留神,嘴巴一张,松开了牙关,让他把舌头给伸了进来。

    乐乔瞪大眼睛,比在宿舍里看到季沉出现还要震惊,他这是干嘛?

    先是给自己按摩,现在又趁自己留神之际强吻?

    这不像是季沉做事儿的风格啊,难道是她看错了?

    其实她是在做梦?

    可这梦……未免也太真实了一点儿吧。

    他微冷的舌自从霸道又狡猾地滑入乐乔的口中之后便一直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瞬间的熟悉悸动和炙热滚烫,使乐乔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也忘记了自己和季沉现在尴尬又不自然的关系。

    这个吻真的很长很长,乐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躺在了床上,季沉在她的上方紧紧抱着她。

    他们的身体毫无缝隙的贴合在一起,亲吻之时脸靠的很近,季沉在她的上方,目光仔细而又灼灼的盯着身下的女人,借着微弱的光,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季沉看着她这红润的脸蛋,还有那可怜兮兮,但是又水盈盈的眸子,心头狠狠一颤。

    这是他的女人啊,这是他爱了那么久,爱的那么深的女人。

    他的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额头上也是冒着薄汗。

    结束了这个吻之后,季沉暗暗道:绝对不能伤害她,绝对不能!

    然而,视线落下,看到她红润的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越发的情难自禁起来。

    低吼一声,季沉猛地低头含住乐乔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

    在这激烈的亲吻之间,乐乔轻颤着承受他的爱意和强势,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

    “嗯……”

    她低低的呻吟,夹杂着妩媚和动人的气息,季沉的身体一僵,随即低头看着她,“认识我是谁吗?”

    乐乔迷糊糊的睁大眼睛,虽然不知道季沉为何这么问自己,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

    “季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