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这么温柔而又妩媚、依赖而又娇语的叫了他的名字,这就好像是最后需要的那一道勇气和催化剂,让季沉低吼一声,直接就是压在了她的身上。

    “乔乔,我要你!”

    他这宣誓般的语言,如同一道喷发而出的岩浆,在乐乔迷糊之间,在乐乔和他纠缠之际那满心的圆满和疑惑之间,狠狠撞进了她的身体。

    “啊……”

    半夜结束之后,乐乔靠在季沉的臂弯之中,神智迷迷糊糊的,困意一阵阵的侵袭着她。

    浑身都痛,比训练还要痛。

    可这身侧熟悉的胸膛,熟悉的男人气息,熟悉的荷尔蒙和心跳,让乐乔撑起最后的一丝清醒,质问:“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她的质问,让季沉的心口微微一颤。

    “不希望见到我吗?”

    季沉的反问,让乐乔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你先回答我,你大晚上的来我宿舍做什么?难道又是送药?”乐乔道。

    季沉沉默了许久。

    他是不忍她今天下午训练时手臂痛的样子,想来帮她按摩一下,谁知道一进来就看到她妩媚的娇躯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按下心底的情欲给她按摩腰部,谁知道这女人直接醒了过来。

    沉吟许久,道:“我来看看你的身体如何了,明天的训练是否还要继续。”

    乐乔眨巴眨巴眼睛,“这么说,你是关心我咯?”

    她想要的,不过是季沉的一句关心。

    可季沉对乐乔有着很多的心结还没有解开,傲娇的他如何会承认自己是真的关心她呢?

    他翻过身来,深深看着乐乔疑惑的眼,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不愿意说出他是真的关心她,可他还是忍不住用行动来表示,他的心里还有她,他从未忘记过她,他……一直爱她!

    她抱着被子,看见正在穿衣服的季沉,低低道:“你今天晚上还来吗?”

    穿衣服的动作一顿,他回头看着她,“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邀请?!

    乐乔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一口。

    “才、才不是!”

    “你今天还要训练,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帮你把训练计划改一改。”季沉知道她害羞,并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

    “不用了,这点小事情难不倒我!”乐乔严肃道。

    不就是相当于晚上训练了大半夜么,这有什么。

    太小看她杨乐乔了。

    很就没有吃肉的季沉看着她红润的脸蛋儿,真想再次压她在自己的身下,但忍了一会儿,想到她之后还要参加擂台赛,挑战李阳,他暗暗告诉自己:

    绝对不能再冲动了。

    这一夜,就算是这半年来过和尚日子的利息,等擂台赛结束,他再好好和她“叙叙旧”!

    季沉走之前,特意捏着乐乔的下巴,深深望着她,语气莫名道:“你是我的女人,记住这一点!”

    霸道,清冽,强势,又深沉!

    乐乔眨巴眨巴眼睛,等她回过神来时,季沉已经走了。

    她在想,这大半夜的他是如何绕开卫兵进来的,他就不怕被人发现,然后军法处置?

    教官和女兵……哧哧,这可是绯闻中的绯闻。

    想到这一夜的纠缠和炙热,乐乔心里的那些失落和委屈,似乎都在那个过程中消散而去。

    看了看时间,现在再睡一觉是来不及了,还是起来洗个澡,然后去训练!

    季沉和乐乔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仿佛昨天晚上的纠缠都只是一个梦,季沉依旧面不改色的训练大家,乐乔依旧神色清冷的和众多男学员一起训练。

    只有眼尖的林野发现,乐乔的眼角下泛着淡淡的青影。

    休息的时候林野凑到乐乔身边,语气莫名道:“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这问题,若是平时问的话,乐乔肯定白他一眼,懒得回答。

    而现在……心虚得不行的乐乔今天连正眼看一看季沉都不敢,何况是被林野问了她昨天晚上去干什么了。

    脸蛋微微一红,乐乔瞪着林野,“你吃多了撑的是不是,干嘛问这么多?”

    林野被她这莫名的火气打击的有点无辜,“我怎么了,我不过是关心你一下,看你昨天晚上好像没睡好的样子。”

    乐乔闻言,才知道是自己会错意了,她还以为林野是猜到了自己昨天晚上做什么了呢,吓死了。

    她出门之前可是好好检查了一下自己会不会露馅的,好在季沉也是个聪明的,没有在自己脖子上和胸口上留下什么暧昧的痕迹。

    干咳了一声,乐乔严肃道:“我昨天晚上训练的晚了,没睡好很正常。”

    “那你激动什么?”

    林野盯着乐乔,这眼神让她十分的心虚,“我激动了吗?我只是觉得你不上进,马上就要擂台赛了,我一定要赢!”

    看见乐乔眼底的坚决,林野高深道:“我相信你会赢!”

    那个李刚,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从后山拿回十二道军旗之后,林野很快就知道了李刚去挑战乐乔的事情,他最近训练的这么艰苦,一半原因是为了进入特战队,还有一半原因就是为了替乐乔出口气,好好教训一下李刚。

    季沉昨天晚上吃饱了,哪怕是一夜没睡也丝毫没有破坏到他的好心情,看到林野和乐乔在那边说“悄悄话”,他也不是很在意。

    心情好的结果,就是训练起这些学员来越发的狠。

    “集合!”

    一声令下,十八个人迅速集合。

    “现在开始障碍训练。”季沉说道,又看向乐乔,见她今天一直都在闪躲着自己的目光,心底微微一笑,随即严肃道:“今天的障碍训练要记成绩!”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