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众人面面相觑,唏嘘起来。

    记成绩?!

    成绩可是进入特战队参考的最重要的因素,今天的障碍训练如果记成绩的话,意味着将会有一部分人会被淘汰!

    林野看了一眼乐乔的背影,见她站的十分挺直,很有自信的样子,心头疑惑:难道这些天她也来这里训练了?

    李阳紧紧盯着乐乔,眼神十分凌冽,狠辣。

    他是记得的,上一次乐乔虽然打败了守关学员,但时间却是超了,如果这一次她的体力还是跟不上的话,她还是会输。

    只要是能够让乐乔输的事情,李阳都会做。

    乐乔是被排在第三个上,李阳见状,主动和季沉打报告,想要在第二个上,季沉深深望了他一眼,点头同意了。

    林野心眼儿多,看到李阳那洋洋自得的表情,还有时不时看一眼乐乔的诡异眼神,他的心里有些担心这家伙在过障碍的时候干点儿别的什么,于是睁大了一双眼睛盯着李阳的一举一动。

    季沉也觉得李阳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要排在乐乔的前面,所以也十分关注李阳。

    第一个是明封,他早就挑战成功过障碍道的,这一次同样是容易的很。

    “下一个,李阳!”

    伴随着季沉淡漠刚硬的声音,李阳扬起下巴上前去,他站在起点处,目光冷厉的扫了一眼乐乔,被乐乔毫不畏惧的直视回去。

    哼,等会儿有你好看的。

    李阳勾起嘴角,在季沉一声令下时,迅速奔跑过高架栏,紧接着趴在地上过铁丝网,在他通过所有障碍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在李阳跳上木墙时有一道微不可查的小影子落在了铁丝网的下面。

    “李阳,失败!分数:78分。”

    季沉淡淡说完成绩,又看向了脸色平静的乐乔,道:“下一个,杨乐乔。”

    乐乔站直身体,踏着正步走到起始处,深吸一口气,抬眼望着季沉。

    “开始!”

    话音落,娇小的身影已经奔跑而出。

    过前面的几个障碍对现在的乐乔来说简直就是小Case,铁丝网在她的眼里也不算什么,趴下去,后背紧紧贴着铁丝,下身靠在草地上,乐乔的双手和双脚都十分灵活的移动着,眼看着她就要通过铁丝网这个障碍了,尽管已经是大汗淋漓,但乐乔还是充满了信心。

    可就在她即将起身的那一刹,右手手掌一个用力准备借力,也是在借力的这个刹那间,手掌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了一样,一种钻心的疼痛从掌心猛地传到了大脑的神经。

    这种钻心的痛真是用语言无法形容,乐乔所有的力气都在这剧痛之下消失的彻彻底底。

    陡然看到乐乔趴在地上,身体似乎僵硬了一下,季沉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林野也是在下一秒反应过来跟着冲过去……

    “乐乔?”季沉把乐乔从铁丝的下方拉出来,正准备问她如何就看到了她右手手掌上的鲜血……这血液鲜艳的很,也刺眼的很。

    漆黑的眸子里涌现了骇人的暴怒,盯着乐乔手心中间的一颗细小的钉子,季沉周身的杀意越发的升腾起来。

    “我、没事。”

    一只柔软的手轻轻覆盖在他颤抖的手背上,这柔软和温暖将他身上差点儿压抑不住的寒气和杀气全都化解掉,也是这一刻,站在周围的学员们的额头上纷纷流下冷汗,只觉得刚刚差点儿看到教官化身魔鬼。

    那种气势实在是太骇人了。

    刚刚他们都以为教官要杀人!

    “我送你去军医处。”季沉小心的抱起乐乔就往军医处的方向走去,林野站在原地,咬咬牙,也想跟上去。

    明封拦住了他,“林野,不准去。教官虽然走了,但训练还要继续!有教官在,她不会有事的。”

    林野瞪着明封,“你确定她会没事?”

    “如果她真的有事,你去了也没用。”

    明封说完,看向周围的人,“全部集合!”

    李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刚刚他差一点就在季沉那种冷冽森寒的杀气萦绕下窒息了。

    集合完毕之后,李阳偷偷用目光去看自己的堂哥李刚,李刚眨眨眼,示意他淡定点。

    “现在前往泥潭训练。”

    “队长,我们不在这里训练了吗?”李刚问。

    其余人也好奇起来。

    “这里发生了意外,如果大家继续训练的话说不准也会和乐乔一样出事,还是去泥潭训练吧。”明封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刚,喝道:“跑步,走!”

    李阳一边跑,一边忍不住回头去看铁丝网,正是他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暴露了他的心思,林野在他身后看到这一幕,拳头紧紧握起。

    且不提这边他们的训练会如何继续下去,季沉抱着乐乔像是一阵狂风般卷进了军医处。

    “快去把明军医叫来。”季沉抱着乐乔一路进了急诊室,对一旁的小护士沉声道。

    小护士先是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刚刚进来的这位急匆匆的大神正是精英基地最年轻的教官,季少将!

    可是看他的样子,好像他怀里的人受伤不轻呢,小护士按下满心的疑惑赶紧去把季沉口中的明军医找来。

    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乐乔手心里的疼一阵阵的往神经处传去,但她一直都咬着唇忍着,一张俏脸生生被忍成了雪白色。

    “你才多大点,即便是柔弱点也没什么的,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疼了就叫出来,哭出来,即便是抱着我哭我也不会嫌弃。”

    蹙起剑眉,漆黑的眸底是一片汹涌的,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轻声安慰哄劝着她。

    乐乔听了这话,更是尴尬无奈起来,“疼是真的疼,但我在部队里也当了一段时间的兵了,什么苦什么痛没吃过,这点小伤……还好!”

    她说话的力气都很小,好几个字都是生生在疼痛中从牙缝里逼出来的。

    季沉见她越是倔强,假装坚强,他的心里就越是刀割般的疼。

    轻轻扶着她受伤的右手,他目光深深的看着她纤小手掌上的血迹,中间的那一颗黑色细钉子便是他全部的愤怒和杀意来源。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