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喂,小丫头,谁偷听了,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听,这军医处可是我的地盘,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你怎么能把偷听这样难听的词语用来形容我呢?”

    乐乔脸色微微一变,好吧,这位老军医不只是医术高超,连耳力也十分高超,这嗓子……当然也是高超的很。

    季沉干咳一声,对乐乔道:“乖乖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你可别太过分了。”乐乔怕季沉把外面那位老军医得罪太狠,不由出声提醒。

    门一打开,外面响起了得意的笑声,但紧接着就听到呜呜呜的声音,好像……

    好像那老军医被季沉给拖走了?!

    乐乔始终不相信,但事实证明,季沉的确干得出来。

    十分钟之后,季沉神情满意的回来了,乐乔担心他真把老军医得罪了,紧张的看着他:“你刚刚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不过是把他送回他的办公室而已。”

    “那他没有跟来?”

    “哦,我和他解释了一下我们的关系之后他就没那么八卦了。”季沉依旧沉稳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检查乐乔的手有没有包扎好。

    乐乔眨巴一下眼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果那老军医真这么好打发,之前季沉就打发了。

    “你和他……说了什么?”美眸深处,全是小心翼翼的询问。

    季沉十分大方的勾起浅笑:“没什么,只是说你是我的女朋友而已。”

    噗!

    乐乔整个人都惊讶了,“你、你说什么?我是你的、你的……”

    “我更想说你是我的老婆。”季沉目光深沉的看着乐乔,这双漆黑如无底洞的黑眸中往日里盛着冷傲的威严和强势,可现在却是翻滚着一片无尽深情与温柔。

    心口突突跳了几下,乐乔的脸蛋儿也十分不争气的红了。

    “你、你胡说什么?”

    他们已经离了婚的。

    “我有没有胡说,乔乔你是最清楚的。”季沉一只手握着乐乔没有受伤的左手,一只手轻轻抚着她受伤的右手,神色凝重,语气比神色更凝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你既然再一次来到我的面前,我就不会错过这机会!”

    乐乔以前只知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句诗是用来形容新娘子美丽娇艳的,可她今日却觉得,季沉这性感的薄唇、挺立的鼻子、刀削的轮廓,都比那夭夭灼灼还要耀眼明亮许多。

    尤其是他这一双眼,就像是银河系里最耀眼的那两颗星辰。

    “乔乔,你当知道我的心意,无论从前我们发生了什么,可自从再见到你,我对你的……”

    乐乔的左手食指轻轻落在了季沉的唇畔之间。

    她定定看着季沉,在季沉疑惑的眸眼中,红唇微启:“季沉,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事情要说,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我可以告诉你,我来这里,有大半的原因是因为你,可那又如何?现在的我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就没有资格再沉迷在男女之间的情爱之中,唯有真正走到我要去的地方,真正站在我要站着的高处,我才有资格、才有勇气再去面对曾经放下的感情。”

    乐乔的一番话说得很委婉,也说的很悲凉,但其中的坚决让季沉的眸色变得越发的暗了下去。

    气氛微微凝固,就连两人的呼吸都一起停止了片刻。

    他突然勾起了一抹惊心动魄的浅笑:“好!”

    既然如此,那我季沉就等到那一天。

    即便那一天已是天荒地老,我又有何是等不得的?

    乐乔的嘴唇颤抖了一下,她还想说什么,但季沉轻轻吻在她额头上的那种温热的触感却是让她脑子一懵,完全忘记自己最初想说是来着。

    等到她回神,整个人已经被季沉抱在了怀里。

    “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的病房。”他简单的回答,却没有低头看她。

    若是这个时候低头看他,季沉真的担心自己会反悔,在她还未做好准备之前就强迫她与自己一起,强迫她与自己重新开始,可她先前的那一番话分明就是在告诉他,现在不是时候,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还未想要真正和自己在一起。

    与她此刻的态度比起来,季沉觉得半年前的那些矛盾和误会……早已无足轻重!

    “季沉。”乐乔不知道季沉在想什么,但她现在想的东西却很简单。

    “嗯?”

    “……其实我伤的是手。”

    “所以?”男人挑眉。

    “我可以自己走。”

    “……”

    一片沉默之后,乐乔已经被季沉放在了护士专门安排好的病房。

    精英基地只有这么一个军医处,但军医处的房子修建的极好,设备也很齐全。

    想想也是,在这里参加训练的都是各个军区送来的精英学员,医疗方面当然要以最好的条件作为标准。

    躺在舒适的病床上,乐乔觉得这床比宿舍的床实在是好太多了。

    然而她还没有高兴几秒,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了?是哪里痛了吗?”

    乐乔急急摇头,“不是,我这意外发生的很是古怪,而且我的右手受了伤,三天后的擂台赛我还如何去参加?”

    闻言,季沉本来就难看的脸庞越发阴沉起来,“这不是意外,而是人为,至于是谁的人为,我已经知道了,只是差一点儿证据罢了。三天后的擂台赛你不必去参加了,去了也会输。”

    见乐乔苦着一张俏脸,小脸在听到自己说会输这话时变得惨白惨白的,他心中也是不忍,于是道:“如果你真的想从李阳那里讨一点儿利息的话,我可以给你另外一个机会,等你的手伤好了以后我让你们两个争夺一个特战队的名额,如何?”

    “这个当然好,但是……”乐乔突然惊愕的看着季沉,惨白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泛起淡淡的红晕,“季沉,你刚刚说什么?特战队的名额是……”

    季沉当然知道她为何激动。

    还有五个月才是争夺鹰之特战队最后三个名额的时间,他提出的这个建议是把其中一个名额当做乐乔和李阳之间的奖励。

    乐乔如何不激动,不疑惑?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