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龙走后,明封先是关心了乐乔一把,“乐乔你没事吧?严重吗?”

    “不严重,医生处理过之后已经好多了,多谢学长关心。”

    一声温柔的学长直接把某个大醋坛子打翻了,季沉一个冷厉的眼神扫过去,明封赶紧后退两步,干咳两声,“少将,训练已经结束了,今天的晚间训练是不是和往常一样?还有三天后的擂台赛也要开始做准备统计名字了,杨乐乔同志现在的情况怕是……”

    斜睨着乐乔口中的明封“学长”,季沉的口气不怎么和善,“晚间训练如常,擂台赛我会亲自安排。”

    “那今晚……”

    “我会在军医处守着乐乔,小队暂时交给你管,我明天早上会亲自去。”季沉摇了摇手中的文件袋,“这件事情的结果暂时不要说出去,我还有其他的安排。”

    明封可没想过季沉会轻易放过敢在部队里,尤其是精英基地这样的地方耍阴谋的人,这样心狠手辣、心机深沉的人根本不配成为军人!

    但他也好奇,这个时候不趁热打铁的处置了,少将是干什么呢?

    “没什么事情的话去训练吧。”不给明封一点好奇的机会,季沉摆摆手,让这个电灯泡赶紧走。

    明封撇撇嘴,觉得少将这醋吃的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他什么也没干,不过是关心了一句乐乔,听乐乔叫了自己一声学长而已。

    少将啊少将,乐乔虽然是你的前妻,但你们已经离婚了,你至于么?

    “还不走?”

    凉飕飕的威胁,明封也不敢再待下去了,免得被少将拉入黑名单,当做情敌来对付。

    “乐乔,你好好休息啊,我先去训练了。”明封和乐乔打了个招呼之后赶紧溜了。

    乐乔眨巴眨巴眼睛,狐疑的看着季沉,“学长也是好心关心我,你干嘛这么凶?”

    季沉怎么会让乐乔知道自己在吃醋?

    就算她看出自己在吃醋,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在吃醋。

    “他是小队的队长,我不在的时候当然要负责大家的训练了,难道还要让我去不成?我让他去训练错了?”

    面对男人嘴硬的解释,乐乔也没和他争辩,“好吧,反正我能说不过你,但我的手真的不是很严重,为什么还要让我住在军医处呢?”

    “需要换药,你这手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伤口很深,如果不按时换药,恢复的不好会影响到你以后的枪法。”

    乐乔点点头,十分受教,“我知道了,教官!”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季沉严肃道:“好了,我去给你拿吃的。”

    “哦,我想吃鸡腿。”乐乔主动要求了一把。

    如果是之前的话她肯定是不敢的,但昨天晚上才和季沉纠缠了一夜,今天他又和自己表白了一番,尽管现在他们还不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她也还不想让感情干扰到自己的训练和成长,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季沉更加亲近一点,自然一点。

    “好。”宠溺的看了她一眼,季沉给她又倒了一杯温水放在病床的旁边才离开。

    在季沉的心里,只要没有电灯泡,那就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

    然而,第一个电灯泡走了,第二个很快就来了。

    他刚出去没多久,乐乔还没想好应该怎么打发时间,门就被霸道的推开。

    这推门的姿态……肯定不是季沉,也不是医生或者护士。

    “林野,你真来了?”

    她看到这开门的阵势就觉得只有林野这个狂傲霸道的家伙才干得出来,没想到真的是他。

    林野是跑步来的,他的额头上都还有薄汗,站在乐乔的面前,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把乐乔,“你没事吧?哦,我看你这个样子应该也没什么大事,你这手怎么包的更粽子似的?”

    见林野一脸嫌弃的盯着自己的右手,乐乔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你是来看看我有没有事的?诚然我真的没事,你这么着急的来,应该是要赶回去训练的吧?赶紧回去吧,不然被学长抓到你迟到的话,肯定少不了要多跑几圈。”

    林野蹙起眉头,一张好看英俊的脸庞十分的黑沉,都要滴水了的黑沉,“我本来以为你今天可以成功通过障碍训练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不对,这不是意外,我看出来了,是李阳那个家伙干的,他当初说话侮辱你,我教训了他一顿,他应该是记仇了,对付我不行就干脆对付你,这人实在是阴险的很,三天之后就是擂台赛,你肯定上不了擂台了,别这么看着我,你即便是上了擂台也打不过李阳那个混蛋,干脆我替你上去好好揍他一顿!”

    林野自顾自说了一通,见乐乔忍的很辛苦,于是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想说的是,三天之后的擂台我的确是不能上了,但是你也不用替我上,因为这个李阳我是一定要亲自教训的,如果不是这次中了他的计,受了伤,我肯定会揍的他连他爹妈都不认识他,只可惜……我还是疏忽了!”

    “这事儿是你的错吗?这分明就是教官的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都能发生这种事情,他还叫什么教官?连自己的学员都保护不了,不对,他连自己的学员里面有这种心狠手辣只知道玩弄心机的人都不知道,他还当什么教官?”

    林野骂的爽了,见乐乔的脸色很是难看,不由蹙起英俊的眉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错了,我可不会承认我说错了,我这话说的本来就合情合理。”

    冷哼一声,乐乔道:“当时那种情况谁知道?况且李阳先前一直在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那钉子能够落在铁丝网中也是因为他有同伙,和教官有什么关系?你不也没看出来么,你总说教官没出息,可你更没出息。”

    “我说杨乐乔,我好歹是在为你说话,你竟然还凶我?那我问你,你为什么总是帮那个季沉说话?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林野气势汹汹的看着乐乔,眼神明明灭灭的很是诡异。

    他问这个问题,让乐乔很是心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