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10章 如果我想要他死呢?(1)
    “老鹰,还不赶紧解开三小姐身上的绳子?”

    被叫做老鹰的自然就是绑乐乔来的墨镜男。

    乐乔冷道:“解开绳子就好,别碰到我!”

    她对于这些不清不楚的男人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连碰,她都不想让这些男人碰到自己。

    老鹰被乐乔当做细菌一样来对待,心里感到十分的不爽,可老大在这里,他也不敢放肆,只是暗暗记住了乐乔。

    哼,这个女人即便是再骄傲自信,早晚有一天也会落到自己手里的,到时候他一定要把这女人狠狠压在身下,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屈辱!

    “出去吧!”

    “是。”

    乐乔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之后,她缓缓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把自己眼睛上的黑布取了下来。

    视线,让刚刚说话的声音来源方向看去。

    额头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一直延伸到左边的太阳穴下面,乐乔蹙起眉头,暗道不好,今天算是碰到大鱼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江州大名鼎鼎的鹰帮帮主吧?”

    鹰帮帮主的真名,叫做黑鹰。

    “没想到三小姐还有这等眼力。”黑鹰噙着高深莫测的笑意,盯着乐乔。

    察觉到另外一道更加炙热的视线锁定了自己,乐乔不由转过头去,当看到站在房间的右边那处角落,手中端着一杯如血的红酒的男人时,她的眼睛猛地瞪大。

    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阴柔苍白的英俊脸庞,乐乔凝固了眸。

    “怎么,看到我很意外吗?”

    这阴柔而又充斥着淡淡嘲讽的嗓音,是那么的熟悉。

    握紧拳头,乐乔怎么也想不到,她还能再见到关厉珏,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关厉珏。

    “不,看到你不意外,只是在这里看到你我觉得很意外罢了,记得上一次你说你受伤是被商场上的一些仇家买杀手追杀,可现在看来,或许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样。”

    关厉珏竟然和江州第一大黑帮有如此大的瓜葛,那么他上次受伤的事情就能解释了。

    尤其季沉还掌握了关厉珏和另外的一个势力一起贩卖禁品的事情。

    看到乐乔脸上转换的好几种神情,关厉珏的眸色越变越深,“乐乔,我一直都知道你很聪明,在关家的那些年也是在扮猪吃老虎,但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成长到这个地步,我总是在想,如果我早早知道你不是我的姐姐,早早的把你变成我的女人,那么你就不会和季沉遇见,不会和他在一起!”

    乐乔闻言,不由冷笑,“珏少,你把我绑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叙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现在没心情,而且我并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乐乔如此冷酷的表现让关厉珏的心里如同刀割一般的疼痛,他握紧了手中的杯子,目光深深的盯着乐乔,“乐乔,你真的要把话说的这么冷酷无情吗?不管怎么样,我们曾经也是在一个屋檐下的,我也曾经把你当做自己的家人的。”

    “家人?哈哈哈,关厉珏,若说关家有人把我当做家人的话,只怕也有保安大叔和佣人阿姨了,关总一心想要算计我,用我来为他谋取利益,而关果凌,就更不必说了,我是她的眼中钉,她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至于你……你把我乐乔当做什么,我想你是最清楚的!”

    一个玩具,罢了!

    “三小姐别急着和厉珏说旧事了,这次我请你来,其实是希望你帮我一个忙。”黑鹰看着乐乔,笑道:“一个小忙,如果三小姐愿意的话,等这事情做完之后不管三小姐想要什么我都给,如何?”

    乐乔闻言,收回在关厉珏身上的冰冷目光,看向黑鹰:“你可是鹰帮的帮主,是江州地位不低的人,怎么会有事情需要我帮忙?”

    “这事情说来复杂,三小姐如果知道所有的过程的话,一定愿意帮我的对不对?”

    “那可不一定!”关厉珏走过来,在乐乔的面前站定,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乐乔,嘴角噙着一丝莫名的冷意:“乐乔,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可今日若是帮主让你违背你的原则,你可愿意?丑话先说在前头,若你不愿意的话,只怕你是走不出这艘船了。”

    乐乔斜睨着黑鹰,“鹰帮主,关厉珏说的可是真的?”

    黑鹰一怔,被乐乔这冷酷带着一丝残忍的眼神盯着,浑身不对劲。

    他干咳一声,道:“厉珏,你怎么把话说的这么严肃呢?其实就是帮个忙而已,如果三小姐不愿意的话,我也只能让三小姐在这船上过一段日子了。”

    乐乔冷笑,果然如此。

    “是不是我帮了你,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黑鹰闻言,觉得有戏,激动道:“当然,你想要什么?”

    乐乔抬起手,左手食指指着关厉珏,“如果我想要他死呢?”

    气氛,微微凝固起来。

    尤其是关厉珏身上的寒气更是骇人。

    一双可怕骇人的黑眸紧紧盯着乐乔,可即便是如此,乐乔也毫不畏惧的回视着他。

    “乐乔,你就真的这么希望我死吗?”

    关厉珏的问题,是乐乔听过最凄厉的诘问,也是她听过最可怕的质问。

    深吸一口气,按下心底的那丝丝异样,乐乔咬牙道:“不,不是我希望你死,而是你自己一直走在一条死路上。”

    他既然和鹰帮的帮主是这样的亲密关系,先前又贩卖禁品,如果被抓住,除了死,就是失去自由。

    而深知关厉珏性子的乐乔知道,关厉珏不会失去自由,因为如果没了自由,他宁可选择死亡。

    关厉珏不知道乐乔想表达什么,他看到乐乔眼底的复杂情绪,心头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和温暖,“这么说,你还是舍不得我死?”

    后退一步,乐乔摇头冷酷道:“不,我从未这么想过,我为什么要舍不得你死?关厉珏你别忘了,我刚刚提出的条件是什么。”

    ——如果我想要他死呢?

    神色变得毫无血色,关厉珏的喉咙哽咽着,半年多未见了,上次的生离过去,这一次再见她竟然是想要自己死吗?

    “鹰帮主,你可答应?”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