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23章 有些感情,可以这样开始
    关果凌的脸色一变,把手中的星月留痕项链塞到了乐乔的手中,“我不管你接受与否,这是厉珏想要给你的东西,他活着的时候没有勇气给你,现在他死了,我必须替他完成!”

    乐乔紧紧握着手心里的项链,那卡片被她捏成了一团,上面的字迹已然被她的泪水打湿,模糊。

    “你不用那边祭奠厉珏了,我怕爸爸看到你会让你给厉珏赔命!”

    如今关家这一代只有一个关果凌了,关厉珏的死彻底打击了关承刚,现如今的关承刚身体和精力都大不如前,关果凌也意识到,爱情不再是她的唯一,她现在要做的,是撑起整个关家,撑起整个关氏集团。

    也是因此,她不愿意和乐乔继续仇恨下去,恨还是在的,可她能够理智的压抑,因为关厉珏愿意为乐乔死的深爱,也因为杨家。

    乐乔一步步走出正堂,任由蒙蒙细雨落在自己的头顶。

    身体一阵阵的刺骨寒冷,让她的心也更加冷了起来。

    头顶突然出现了一把黑色的伞。

    乐乔偏头一看,映入眼帘是正是陆煜寒温润俊美的脸庞,还有他眼底的关心。

    喉咙滚动了一下,乐乔哽咽道:“你、怎么会来?”

    “陆家和关家也是世交,这次关厉珏出事,我作为陆家的人怎么也要来送他最后一程。”陆煜寒淡淡说着,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乐乔叹了口气,“是吗?我该走了!”

    “这么快就要走?是不想见到我,还是不敢面对关厉珏?”

    “你、都知道了?”乐乔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

    “嗯,关果凌都已经告诉我了。我也没有想到,关厉珏那样自私的人竟然会为你而死。”陆煜寒感慨,神色莫名。

    乐乔的心口一抽,“是啊,谁又能想得到呢,当初欺负我最深的人,最后却是救我的人。”

    “乔乔。”

    “我走了,再见。”

    陆煜寒想跟上去,可如今他还有什么资格跟上去呢?

    他当初为了逃避关家和陆家的婚约,不得不躲到了国外。

    本以为他回来之后就能自由选择和她在一起,可她已经有了季沉。

    他没有关厉珏那样的执念和勇气,看到她幸福,他就开心了。

    可如果面对生死,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为乐乔而死。

    所以,他没有资格叫住她。

    乐乔走了很久很久,到了快要六点的时候她才来到关厉珏如今所住的地方——临安陵园。

    把手中的百合花放在墓碑前,乐乔坐在前面,手指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照片里的男人,“厉珏,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抚摸你,对吧?以前我总以为你是因为讨厌我是个私生女,讨厌我来到关家,丢了你爸爸的脸,丢了你的脸,我以为是因为这些原因你才会故意欺负我,折磨我,我甚至想不通,为什么旁人欺负我的时候你会这么生气,就连关果凌欺负我你都会为我打抱不平,可你自己却偏偏要欺负我。”

    叹了口气,乐乔自嘲道:“也许是我明白的太晚了吧,我一直都当你是我的仇人,是欺负我最深的人,可我从未想过,你对我会是那样的感情。我只当你是弟弟。你听了这话,是不是又要生气了?”

    “我知道你会生气,可我还是想说,厉珏,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或许怨你,怕你,但从未真正的恨过你!”

    收回自己的手指,乐乔背靠着墓碑,就好像是和关厉珏背靠背一样,她轻轻道:“我一定会永远记住你,就像你最后说的那样,我的心里会有一个位置来放着你,我也会永远记得你对我的这份深情!谢谢你,延续了我的生命,也谢谢你,让我懂得有一些感情是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开始。”

    乐乔靠在这墓碑上说了很久很久,天色本来就暗,越来越接近晚上,阴雨连连的陵园里也是泛起了一种诡异的阴森气息。

    然而乐乔并不怕。

    她的头发都已经被阴雨打湿了,衣服也湿了很多,可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冷。

    手中紧紧握着星月留痕,仿佛这项链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陵园里,一个举着伞的人渐渐靠近。

    在这寂静而又阴森的陵园之中,这个人的出现无疑让人感到突兀又让人害怕。

    乐乔闭着眼睛,感觉到有人靠近,突然睁开眼,眼底飞射出两道寒光。

    触及到乐乔这样的眼神时,陆煜寒的心头猛地一惊。

    “乐乔,是我!”

    乐乔蹙起秀眉,看了许久才认出是陆煜寒,“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试问,除了这里,你还会去哪里?”陆煜寒紧紧看着乐乔,伸出手,“走吧,时候不早了。”

    “是啊,我该走了!”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看关厉珏了。

    乐乔把手中的星月留痕用一张锦帕包了起来,放在了关厉珏墓碑下面的一个石头做成的格子里,她低低道:“这东西……还是留在你的身边吧,我不能接受你的情意,但我会永远记着!”

    陆煜寒听到乐乔这般说话,也是蹙起了剑眉。

    可她……终究不再是从前的她了。

    “我们走吧。”乐乔淡淡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陵园,殊不知,墓碑上那照片上的人一直看着她离开,眼神一片温柔。

    把乐乔送到了军区医院的大门口之后,陆煜寒道:“我不方便进去,就送你到这里吧。”

    “你的衣服。”乐乔把陆煜寒的外套从自己身上脱了下来,递给陆煜寒。

    “你的身上全都湿了,你现在还受了伤,衣服不用还给我了。”

    “我没事,这衣服我留着不合适。”乐乔淡淡道,“还有,谢谢你今天去那里接我。”

    对于陆煜寒,乐乔只能是有多疏远就多疏远。

    因为……她再也不想连累别人了,她害怕有朝一日自己的身边还会出现第二个关厉珏。

    陆煜寒站在原地,看着乐乔冷漠的背影,心头一阵抽痛。

    不知道站了多久,就在他即将转身打车离开时,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子嗓音。

    “陆医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