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定定看着乐乔淡然的精致脸蛋儿,杨许诺突然抬起手来,右手食指勾起,轻轻敲了一下乐乔的额头。

    “就你这小丫头道理多,是二姐自己想岔了,其实这事情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放心好了,二姐也只是今天想岔了,你说了这么多,二姐若是继续误会你的话,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的二姐?来,吃菜。”

    乐乔见原本凝结在杨许诺眉宇间的愁绪散去了不少,心中也是放下心来。

    “二姐,其实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对陆煜寒动心了?”

    杨许诺沉默一会儿,严肃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动心,我只能说陆医生在我的眼里和其他的世家子弟不太一样,也和爷爷以前给我介绍的那些军二代不一样,他身上那种淡然尔雅的气质很是吸引我。”

    乐乔嘟起嘴巴,“如果连这都不算是动心的话,我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动心了。”

    “咳咳……我和你说的这些话你可别说出去,尤其不能让爷爷知道我和陆医生走的近,知道吗?”

    “这个二姐放心,我就要去精英基地了,哪有时间去和爷爷八卦这些事情。二姐,如果最后不成的话也没必要难过,你……”

    “如果最后不成,只能说明陆医生没有眼光,看不上我杨许诺是他眼神不好,他的遗憾!”

    乐乔扯了扯嘴角,“二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呢。”

    “……小丫头胆子大了,敢调戏二姐!”

    精英基地。

    季沉把今天的训练都交给明封了,他一大早就穿好军装,站在面前整理仪容整理了半天,直到再也找不到一点缺陷为止。

    今天是他的女人回归精英基地的日子,他当然要好好打扮一番了,虽然他本身就已经是帅气十足,英俊迷人。

    直到季沉站了两个小时的军姿,在精英基地大门口的卫兵室的卫兵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跑步到季沉面前,敬礼:“季少将,您都已经在这里站了两个小时了,不如先去休息一下吧。”

    季沉摇摇头,目光依旧盯着大门外的路。

    “不用了。”

    不是说好九点就会到的么,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卫兵不知道季沉要在这里等谁,但季沉自己都发话了,他也不敢继续强求,只得无奈的离开。

    又是一个小时。

    十二点!

    训练准时结束。

    明封从基地里面跑出来,“少将,少将有消息。”

    季沉闻言,听到明封这激动的口气,还以为是乐乔回来的车子出事了,一转身就拽住了奔到自己面前的明封,“什么事情?”

    “关于杨乐乔的事情。”

    “她怎么了?”

    “少将你不要这么着急,听我慢慢说!”明封赶紧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说她本来是今天上午回来的,但军区那边需要她去做点事情,所以时间改成了晚上九点。”

    额头上冒出一根根青筋,季沉的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就改变的决定。”

    “该死的明老头!”

    昨天晚上他去军医处的时候,分明在那边得知乐乔和明炀今天早上九点会到达精英基地,所以他才会那么早的来这里等着,结果他被耍了!

    明封知道季沉气的人是自己的爷爷,其实他也觉得奇怪,爷爷好端端的干嘛耍少将呢?

    难道他不怕少将一怒之下把他那胡子给揪了?

    “少将,您还是回去休息吧,下午的训练我来,您好好养精蓄锐。”

    这话,怎么越听越有种暧昧的味道?

    季沉黑眸一凝,冷眸一扫,“下午照常训练!”

    “是!教官!”

    明封生怕季沉会生气,赶紧溜了。

    季沉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盯了一早上的大门口,再次把明炀给抱怨了一番才回去。

    这一个下午对季沉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的训练结束,晚间训练他也不去看了,穿了一身训练短袖,不停地在基地的外围跑步跑道上跑步,为的就是打发时间,免得他越等越急,最后急疯。

    跑到基地里面的跑道上时,季沉看到基地大门口出现了车子的灯光,他的心跳扑通的乱跳着,一想到是自己的女人回来了,有半个月没有见到她,他跑步的速度瞬间疾如闪电。

    远远的,一个戴着军帽,穿着一身正规绿色军装的人影也是跑步朝着他来。

    季沉看到那娇柔灵动的身躯,看到灯光下那张模糊朦胧的美丽脸蛋,猛地往前冲去,像是一个刚刚发射的火箭!

    砰!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乐乔撞在季沉怀里的时候胸口都是震的发疼,但这种疼的里面,还充斥着浓浓的温暖和喜悦。

    “你总算回来了。”

    男人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鼻尖,她正要开口说话,所有的言语都被男人强势的吞入了口中。

    就在一瞬间,乐乔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全都被夺去!

    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以及她最初的理智和喜悦,唇齿之间,那灵动滚烫的舌辗转厮磨寻找入口,她已经完全被这季沉的气势所占据。

    心头狠狠一颤,乐乔在他轻轻咬住自己的舌头时突然有些愣怔住了,等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腰间也被他滚烫的大手所禁锢。

    想到这里还是训练场,想到这路灯下或许还有人,乐乔不由轻呼一声,暗中挣扎使力想要挣脱季沉的禁锢,可无论她怎么挣扎,季沉的臂力大的如此吓人,她耗费许久的力气也挣不脱。

    “唔……季沉,这里有人。”

    她寻着季沉亲吻她脖子的时候,找到了一个空隙,叫了一声。

    然而,男人低低哼了一声,左手托住她的臀部,右手抬起,猛地托住她的后脑,两人的距离更加贴近起来。

    乐乔的身体彻底被季沉给控制住了。

    嘴里全是男性荷尔蒙的强势味道,淡淡的香味,乐乔晕乎乎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味道是什么。

    在她脑子蒙圈的时候,那极其占有欲的唇舌已然探进了她的口中。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