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29章 宣告她是季沉的女人
    “乔乔,我等的你好苦。”

    他低沉着,沙哑着,邪魅的话语让乐乔的身体越发的娇软起来,两人的呼吸都越来越沉重,在这黑夜中,显得格外的魅惑丛生。

    这个强势霸道的吻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占有欲,也充满了骨子里致命的诱惑与温柔。

    伴随着季沉加重在乐乔腰间的力气,乐乔掐入季沉后颈上的力道越来越大。

    季沉的脖子传来一阵微微的刺痛,这更加刺激起了他身体里的狂野和燥热,呼吸沉重之间,一种莫名的霸道气息渐渐散发出来。

    “小俩口见面不容易,但也不至于在我老人家的面前这般秀恩爱吧,老人家我都等了半天了,你们还要亲到何时?”

    一声熟悉而又调侃的苍老嗓音响起,季沉的脸色一变,把满脸红彤彤的乐乔抱进自己的胸膛,抬头,直视着站在不远处的明炀。

    “你还好意思出现?”

    “咳咳,你这死小子怎么说话的,为什么我不能出现?我可是军医处的人,你敢这么凶我,信不信你下次受伤我不救了。”

    季沉眯起黑眸。

    “我什么时候求着你救我了?哼,故意骗我说是今天早上九点到,怎么,很有意思?”

    明炀挑眉,得意的笑了:“我不过是跟我的助手说说罢了,你还真的相信了?唔,你这么生气,不会今儿早上一直在等着吧?”

    季沉的俊脸十分难看,神情阴沉的很。

    明炀见状,也知道自己说对了,现在的季沉可不就是一头发怒的狼吗?

    咳咳,还是走人吧。

    “那什么,今天赶了一天的路了,我得回去休息了,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乐乔小丫头,你的手伤还没有好,一会儿若是激动起来可不要太激动哦,顾忌着手上的伤。”

    明炀一边说着,一边从另外一面绕着去基地的军医处了。

    他这话说是说给乐乔听的,其实就是说给季沉听的。

    什么叫激动起来?

    唔,大约就是刚刚季沉这恨不得把乐乔揉进他的骨髓里,血液里,恨不得当场把乐乔吃干抹净的姿态了。

    乐乔本来就脸红,害羞,听到明炀那已有所指的话之后脸蛋更是烫的不行,连带着对季沉也不客气起来。

    她狠狠捶了季沉的胸口几下,咬牙切齿道:“你松开我,我也累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季沉沉眸看着她,“我抱你回去?”

    他的声音,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其中的沙哑意味十分明显。

    乐乔闻言,当然不敢让他抱着自己回去了,且不说现在还有晚间训练的学员,其他地方还有卫兵呢,若是被人看到,她还要不要在精英基地混了?

    咳嗽一声,乐乔严肃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没有办法,这里可不是别的地方,这里是精英基地,你是我们的教官,你若是抱着我回去,被人看见了可怎么办?”

    季沉蹙起剑眉,脸上一派冰寒。

    紧紧握着乐乔的手,那股力量里的不舍和温柔让乐乔实在是无法拒绝。

    她低着头,咬唇轻轻道:“要不然我先回去,你晚些再来找我好了。”

    尽管她这话说的比蚊子声音还要小,尽管她这表情羞得都要钻进地底了,可季沉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抱紧乐乔,狠狠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一口,“好!我先送你到宿舍楼下。”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线。

    听着这不容置疑的决定,乐乔也不和他争辩了,反正最后输的人肯定是她。

    回到宿舍之后,乐乔的耳朵根一直都红着,她匆匆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衣服,一边吹头发,脑海中一边回荡着先前季沉那暧昧的眼神和话。

    他说:乖乖等我,我很快就来。

    那急切的沙哑声音,的确是魅惑的很。

    乐乔吞了吞口水,暗道:我是不是被季沉给带坏了,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发生呢,我怎么就已经开始期待见他了。

    尤其是身上的皮肤不自觉的发烫。

    唔,一定是害羞了。

    乐乔自顾自的安慰着自己,并没有听到宿舍门被打开的声音,她背对着门,加上男人进来的时候刻意放缓放轻了脚步,如果不是注意听,根本听不见有人进来。

    乐乔在胡思乱想,更加听不见了。

    突然从她身后抱住她,低沉富有磁性的在她耳边笑问了一句:“想什么呢想的这么认真,不会是在想我吧?”

    “呀,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在你想我的时候。”

    “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自恋了。”乐乔害羞的挣扎了一下。

    季沉把脑袋埋在她的后颈窝里,深吸了一下她身上的香味,“只有在你面前的时候才会这样。乔乔,我好想你,想的我骨头都痛了,血液都不流了,也想的我的那个地方好痛!”

    乐乔和他在一起没多久就分开,半年之后,虽然上次也是在这宿舍他为自己用药酒按摩时又来了一次,但已经隔了这么久了,此时他突然拽着乐乔的手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乐乔除了被动的轻呼,还有的便是无边的害羞和紧张。

    察觉到乐乔的紧张,季沉缓缓抱起乐乔,轻轻把她放在她的床上,这床很小,若是两个人平躺着睡肯定有点挤,但现在却不是躺着睡觉,而是……

    乐乔的眼神迷蒙的很,看着眼前的俊脸,她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心头满满都是对他的思念和依赖,她抬起双手,轻轻勾起男人的脖子。

    “季沉,我爱你!”

    当这炙热的呼吸喷吐到耳畔,让季沉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全张开了,在这一瞬间,他全身的汗毛从耳廓开始一根根排队起立,每一根都在叫嚣着!

    他凑到乐乔的耳边,几乎挨着她可爱的耳垂,那湿濡的舌尖轻咬着她圆润的耳垂:“乔乔,我要你。”

    这是不容置疑的决定,也是来自灵魂的宣告!

    宣告他要占有她,宣告她是他季沉的女人!

    在滚烫的空气中,一股说不出来的旖旎情景开始发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