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乐乔的眼睛的。

    林野还以为季沉想让乐乔用美人计,不由出声:“季队这是什么意思?”

    季沉没有说话,乐乔看了一眼林野,示意他不要担心,自己道:“季队放心,我不会冒险。”

    “我们是一个团队,所有的任务计划都必须由我来同意,如果我这边不同意,谁也别想去冒险,明白吗?”

    “明白!”

    林野看向季沉的眼神变了许多。

    他刚刚以为季沉想让乐乔去接近那个叫伦斯韩的家伙。

    到了机场之后,五人分作了两个队出发。

    季沉和乐乔假装去荣城度蜜月的新婚夫妻,林野和明封则是前往荣城谈生意的商人,石桥则是负责给季沉和乐乔拍摄照片的摄影师。

    下午两点,他们到了两个不同的酒店。

    手中带的东西都很齐全,不管是枪支还是联络器。

    “我们在皇城酒店304号房间,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不要随便联系,另外,明封你和林野先去查探一下伦斯韩现在的行踪,还有程家那边也要查探一番。”

    明封和林野是一队,两人点点头,“是。”

    明封和林野住的是新伦敦酒店,和皇城酒店正好是对面,而这两个酒店之间,便是荣城最奢华最热闹的流云街。

    左手拎着行李,右手牵着乐乔,季沉垂眸看着她难看的脸色,问道:“是不是紧张?”

    乐乔摇头,“不是紧张,只是觉得有点唏嘘,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竟然又出现了原子弹。”

    “每个国家都有核武器,这是在最后一刻保住自己这个国家的底牌,也是王牌,所以这很正常,我们国家也有这样的核武器,只不过这次S国的人来的蹊跷,那份文件更加蹊跷,如果拿不到文件,我们就做不到知己知彼。”

    乐乔点点头,道:“嗯,我知道的。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一看你就是第一次出任务,在做任务的时候,首先要掌握你任务的重要性,还有来龙去脉,如果不把伦斯韩的行踪和喜好掌握清楚,不把这个程然查清楚,不把程家和伦斯韩的关系查清楚,我们很容易失败,换句话说,在真正的动手之前,我们必须掌握一切有利于我们完成任务的资料,明白吗?”

    “明白了,你说得对,我的确是没有经验,不过以后会有的!”

    说着话,两人已经到了酒店房间,石桥也已经到了他的房间,他就住在季沉和乐乔的隔壁。

    季沉进去之后把行李箱放好,乐乔赶紧把窗帘给拉好,然后拿出电脑,把酒店这个房间和隔壁房间的监控器信号打乱,又侵入了酒店的监控系统,这才准备休息。

    手边放着一杯热热的牛奶。

    她抬头看向坐在床边的男人,此时的男人已经换好了浴袍,应该是刚刚洗澡出来,头发都还没有干。

    男人长得十分俊美,整张脸就好像是上帝最得意的杰作,五官都是经过上帝的刻意雕琢的,他的浴袍带子随意的扣了一下,露出了大片的胸膛。

    不对,是胸肌。

    乐乔吞了吞口水,然后赶紧把牛奶给喝了。

    “我去洗个澡。”

    “乔乔。”

    乐乔站定,回头看他,看到那黑眸深处意味深长的暗示时,乐乔的耳朵根都红了个透。

    “季队,我们现在可是在出任务,你可千万别想太多。”

    她扔下这么一句话就跑了,季沉坐在床上,神色变换了好几次。

    这个小笨蛋!他低低笑了。

    乐乔进去太快,忘记拿浴袍了,可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弄湿了,而且她也不想穿脏的。

    怎么办?

    外面只有季沉。

    如果自己开口叫他,他是不是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

    呜呜呜,怎么办?

    浴室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乔乔?”

    乐乔的身体一僵,赶紧拿毛巾挡住自己的重点部位,这才凑到门边去,隔着门,“什么事?”

    “你好像忘记拿浴袍了,是不是?”

    乐乔尴尬的要命,羞恼道:“咳咳……好像是忘记了,你要帮我拿吗?”

    季沉的双眼越发的深沉起来,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浴袍,“已经拿来了,你开门,我递给你!”

    “好,你等一下!”

    乐乔先是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应该没什么会走光的,反正已经用毛巾给挡住了,开个门,露个缝就行。

    她这么想着,也就淡定了,伸手打开了浴室门,“递给我吧。”

    季沉看到她修长健康的手臂,眼神一热,“好。”

    递给她之后,他本想按捺一会儿,至少现在不能吓到她,如此,压抑着满身的欲火转过身准备走人,谁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

    季沉一听到这声音,吓得脸色都变了,“乔乔!”

    浴室门还没有关好,他直接推开门就进去了。

    乐乔的样子十分滑稽,而且尤其的可怜和委屈。

    她刚刚因为拿到浴袍,看到季沉转身,心里的那根弦就没有继续绷着,这一松开的结果就是她得意忘形的踩到了刚刚掉在地上的香精,然后就这么悲催的摔倒了!

    “你没事吧?”

    季沉直接抱起乐乔。

    乐乔低头一看,看见自己身上的毛巾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刚刚拿到手的浴袍也不见了,光溜溜的被季沉给抱着,她连忙要挣扎,可季沉不让。

    “别动,都摔成这样了,必须好好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

    男人低沉又坚定的嗓音,让她十分堕落,她竟然真的就不挣扎了。

    把怀里的人儿放在床上之后,季沉看到她姣好的身材,还有那迷人的曲线,下一秒差点儿就觉得鼻子处热了一下。

    他连忙转过身去,仰起头。

    好不容易把呼吸调整好了,他没敢第一时间转过身去给了检查身体,而是提醒道:“你先拿被子盖一下。”

    乐乔眨巴一下眼睛,狡黠笑道:“早就盖好了!呵呵,我还以为你会喜欢看呢,季队,你刚刚不会是要流鼻血了吧?我的身材好吗?你喜欢吗?”

    她本来是抱着季沉现在不敢对自己怎么样的心态来调侃季沉的,谁知道自己撞到了枪口上,被调侃的男人不甘示弱,直接伸手掀开了乐乔身上的被子。

    乐乔惊呼一声,“你干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