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不是很喜欢让我看你的身体吗?唔,身材不多,皮肤也不错,该有的地方都有,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我很满意,我很喜欢!”

    他一本正经的盯着乐乔光溜溜的娇躯,一本正经的评价,一本正经的点头说喜欢。

    这节奏……让乐乔十分尴尬,十分悲催,“我错了,你赶紧给我盖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季队,季沉!”

    季沉也快忍不住了,他看似平稳的呼吸其实已经开始沉重起来,眼神也渐渐变得幽深,如果再这么看下去,他真的会忍不住化身成狼,只是这小女人若是不好好教训一下,她下次只怕就要跳到自己头顶上了,竟然敢调侃自己。

    慢悠悠的帮她盖好了薄被,季沉拿起她的右手,“我帮你看看。”

    “其实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刚刚只是……”

    好吧,看到这男人严肃凝重的表情,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刚刚真是疯了,竟然调戏这个男人,活该被他调戏回来。

    别看他平日里一副清冷禁欲的模样,别看他在部队里就是个冷酷严厉的教官,其实在自己的面前,这男人就是一头永远不知道餍足二字怎么写的饿狼!

    咳咳,想多了!

    “还好没有伤到你这只手,刚刚听你叫的这么凄惨,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乐乔狐疑的看着季沉。

    “你怎么不检查?”

    这话一出,男人脸上的神色一变,“你希望我帮你检查?乔乔,我越来越觉得,其实你是故意的,你分明就是想和我……”

    乐乔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巴,“我什么时候想那个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也没注意就摔倒了,如果我想和你那个的话,我何必摔自己一把?”

    说完话,才发现男人的视线已经从自己脸上往下移去。

    乐乔不解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结果这一看,直接尖叫出声:“你回头,不准看!你不准看!闭上眼睛!”

    她刚刚一激动,伸手去捂住季沉的嘴巴的时候没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薄被也被掀开了一点,她胸前的锁骨,不对,是锁骨下面的两个极其敏感,难以言说的地方也是露了出来,难怪这男人的视线越来越古怪,越来越火热。

    季沉转过眼去:“乔乔,你别忘了,我们早已经是夫妻了,而且我们也发生过很多次的夫妻关系,你真的没有必要这么紧张的!”

    乐乔的脸越来越红,干脆不说话,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季沉没听到她的回应,不由回头一看,这小女人还生气了?

    “好了,我不逗你了,这次我们以新婚夫妻的身份来到荣城,目的就是为了避开S国派来跟在伦斯韩身边的耳目,要知道他的那些耳目其实都是很厉害的,同样都是精英,而且他们那边也是得到了消息,我们国家可能会派人去接近伦斯韩,也有可能会拿走伦斯韩手中的文件,所以对来往荣城的人,尤其是陌生人都会格外的小心和注意。别小看那些特工,他们懂得很多!”

    乐乔被季沉转移了话题,于是也不再生气了,而是好奇道:“你的意思是,S国其实也不放心让伦斯韩来这边?”

    “当然了,一来是因为伦斯韩本身就是不可多得的原子弹方面的专家,二来是因为他手中的那份关于原子弹的重要文件,如果不是特殊情况的话,我想S国一定不会让伦斯韩亲自来荣城,遑论是带着文件来了。”

    乐乔点点头,“我好像明白了,可如果伦斯韩身边也有人保护,还有人不断盘查,我们要如何才能靠近伦斯韩,拿到文件?”

    “这个答案……估计过两日就有了。”

    “为什么要过两日?”乐乔不解。

    “因为我们的资料也正在收集中。只有等到收集完资料我们才能制定计划,明白吗?”

    “嗯。”

    季沉见她脸上的囧色已经散去,不由道:“好了,现在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吧,我的新婚妻子,可别忘了,我是你的新婚丈夫,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里面,咱们都亲密一点,可好?”

    乐乔哼哼两声,“我算是明白了,其实出任务之前你就想好让我和你做新婚夫妻出现在别人面前,是不是?”

    “不然呢?和别人?你觉得我会让你和别人这么假装夫妻吗?”

    他们可是真夫妻,和别人的话……他怕他会在还没有完成任务之前就杀人。

    乐乔嘴角抽了抽,严肃道:“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这样的,咱们完全可以扮作别的身份啊。”

    “可我喜欢这样。”季沉淡淡道,神色莫名的盯着乐乔:“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没事了,我去帮你拿睡袍。”

    乐乔见他起身去柜子的那边拿衣服,不由好奇起来。

    这男人怎么那么快就不逗自己了?

    对于乐乔而言,季沉这样放过她实在是太古怪了,然而,到了晚上的时候她才知道季沉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放过她。

    穿好睡袍,季沉亲自给乐乔吹干了黑亮的秀发,吹干头发之后,他抱着乐乔狠狠亲了几下,才呼吸不太顺畅的说道:“我要出去一下,你就乖乖留在酒店里,知道吗?哪里都不能去。”

    乐乔担忧的抱着他,心头莫名的泛起不安:“你要去哪里?”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只是去打探消息而已,流云街下面有一座地下赌城,我先去看看,熟悉一下环境。”

    惊讶的看着季沉,乐乔忍不住道:“你要去赌博?”

    这军人赌博,可是违反军律的。

    “乔乔,我不是去赌博,我这是去打探消息,收集情报!”季沉严肃道,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放心吧,我不会输的。”

    他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训练赌博这一项时,可是高手。

    当然,他可不敢告诉乐乔,在部队里他们还训练赌博技能。

    不过能够参与赌博技能训练的军人很少,除非是那种随时准备出特殊任务的军人。

    季沉曾经……也是一名优秀的军中特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