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装的女人跑步过来,似乎是在找什么。

    安娜的眼睛里顿时燃起了希望。

    “你、你不要这样,那边已经有人过来了,如果你放了我的话,我可以把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但是你敢继续对我做那种事情,那边的人一定会报警的!”

    林野蹙起眉头,也看到了那边跑过来的女人。

    他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怕?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这个女人就算是看到又如何,我一样可以把她一起抓起来的,到时候两个女人都给我玩,多有意思啊!赶紧把你的手机和钱包都给交出来,不然我现在就让你尝尝我这刀子的锋利滋味。”

    安娜一怔,“好,我把钱给你,我求你放了我,我一定不会报警的!”

    “哼,大爷我没老婆,每日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现在遇到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以为我会放弃?别看那边那女人了,她但凡是敢过来,我就敢把她一起抓了。”

    安娜不得已,只得把自己的手机和钱包都交给了林野,但她还是忍不住去看跑过来的女人。

    可是一想到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把锋利无比的尖刀,她突然不希望那边的女人过来了,以那个女人的本事,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个野蛮残忍的男人?

    林野放下手中的刀,伸手去拿手机,然后又打开钱包检查里面还有多少钱。

    安娜见他似乎没心思进行下一步的威胁,生怕自己再等等就会被这可怕的男人给侮辱了,也顾不得危险,直接打开车门就跳下了车。

    正在数钱的林野一看到她下去,不由扔下手中的钱包,拿着刀追下去:“给我站住!你这个女人,赶紧给我停下来,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

    “救救我,救救我……那个人是坏人,他是个抢劫犯和强/奸犯!”安娜大声对那边跑过来的女人喊道,也不知道那女人听见没有,只是加快速度。

    只可惜她穿的高跟鞋,怎么可能跑得过林野?

    踩到了一块大石头,安娜猛地摔倒在地上。

    那边的女人见状,“赶紧给我离开,不然我真的报警了!”

    她穿着一身运动装,头发束起了一个马尾辫,看起来十分美丽清纯。

    这让人见了就移不开眼的美丽女人,赧然就是乐乔。

    “哼,长得还不错,可惜太多管闲事了!”林野拿着刀过去,站在安娜的身边,低头看了眼安娜,“真是晦气,竟然还敢跑,一会儿带你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你!”

    安娜咬着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无耻的绑架,以及这么可怕的绑架犯。

    “这里可是经济开发区,在那边有很多人的,你如果敢犯罪的话,我马上就去叫人过来!”

    林野拿着刀,语气森寒:“你以为你现在还逃得掉吗?本来想放你一马,但你偏要往这虎山行,我就不客气了!要么给我乖乖的让我玩玩,要么就死,自己选!~”

    乐乔眯起眼睛,垂眼看着安娜,“这位小姐你别怕,我是跆拳道黑带,一会儿我缠着他,你赶紧走!”

    安娜有点震惊,这长得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竟然是跆拳道黑带?

    不等她反应,林野已经神色狰狞的拿着刀往乐乔的肚子上刺去,“臭丫头,竟然敢在我面前耍威风,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乐乔也不废话,直接和林野缠斗在一起。

    一开始安娜还有些担心乐乔,但是见林野就是拿着刀也不是乐乔的对手,于是放心了,她赶紧爬起来,深深看了眼乐乔,连忙跑了。

    乐乔暗道:这女人真是笨,要是这个时候去车子里把手机拿回来打个电话报警不是更快?

    林野蹙起眉头,低低道:“还不赶紧走?”

    “总得再演一会儿戏才行,那个女人可不好糊弄。”

    安娜走的很远了,大声冲乐乔喊道:“姑娘你赶紧跑吧,我们现在就走,他不敢追上来的!”

    “赶紧打晕我!”林野道。

    乐乔点点头,见林野的刀子挥过来,她本来是可以迅速避开的,可眼珠子一闪,想到不远处的安娜正盯着自己和林野,她咬咬牙,直接把自己的左手手臂撞了上前去。

    林野见状,已经来不及收手,这一刀就这么划在乐乔的左手手臂上。

    鲜血顿时染红了白色的运动装。

    “该死,你在干什么?”林野震惊的看着乐乔,低吼道。

    “没什么,小伤而已,不用愧疚。”乐乔故意大声哼了一声,然后低低道:“按计划行事。”

    语罢,逮着一个机会狠狠给了林野的后颈一个手刀。

    林野这次……不是装晕,是真晕!

    在他晕倒在地的前一秒,那双愤怒的眼狠狠瞪了乐乔一下。

    乐乔吐了吐舌头,我也是怕你担心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林野什么性子她很清楚,他把自己划伤了,虽然是自己故意的,但他一定会很愧疚的,到时候不按计划行事就了不得了。

    她的耳垂上戴着一个小小的星光耳钻,耳钻内部大有玄机。

    耳钻传来低沉又愤怒的嗓音,这嗓音富有磁性,比真人还要迷人,他道:“你敢弄伤自己,回来我再收拾你。”

    勾了勾唇,乐乔捂着自己流血不断的左手手臂,笑了:“等我完成任务再说,季队。”

    就在不远处的拆迁房里,季沉的耳朵上戴着耳机,胸前有一个麦。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此时紧紧盯着外面那白色背影的黑眸中,满是愤怒和无奈,还有浓浓的担忧。

    “乐乔,你如果再敢这么冒险,我立刻终止你的任务!”

    同样是戴着耳机的明封听到这话,捂住嘴巴不敢说什么。

    虽然他也很赞成乐乔这么做,但季队都生气了,他再开口……完蛋!

    苦肉计嘛,既然是苦肉计,受伤流血是必须的!

    乐乔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跑到安娜的身边,“我已经把他打晕了,但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去报警,这里太危险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