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收拾东西的背影一顿。

    没有回头。

    “这位夫人还有什么事情吗?”他沙哑着嗓音,说道。

    安娜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这声音……不是那个人的声音。

    难道真的是自己认错了吗?

    “请问医生您叫什么名字?”

    她刚刚已经在付费处问过了,可是她不甘心,她还想再问一遍。

    季沉淡淡道:“李泉飞。”

    “不好意思,是我认错人了,总觉得医生和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很像,不打扰了!”

    安娜离开之后,季沉的手背上冒出了骇人的青筋来。

    这个女人,竟然还记得自己?

    他以为她早就忘记了呢。

    “季队,安娜认识你?”明封切断了另外几个的信号,单独问了季沉。

    季沉沉眸,“不认识。”

    “可我觉得……”

    “这种无聊的问题以后不要再问。”

    明封顿了顿,无奈的妥协道:“那好吧,我不问了,季队,我现在只想问,如果乐乔进入了程家的别墅,我们要如何接应她?”

    “她不会出事的,相信她!如果有特殊情况,启动A计划。”

    “好!”

    明封毫不犹豫的说了这个字,尽管A计划是最危险的一个拯救计划。

    乐乔和安娜坐在宾利房车上,她很是惊喜的打量着周围的建筑物,惊讶的感叹:“这个地方真的好美,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别墅群,这边还有好多花园和树林,天哪,安娜,你真的要住在这样美丽的地方吗?”

    安娜见乐乔如一个刚见世面的小女孩儿般,眼底闪过一道笑意,只是这笑意却是不太真实。

    “嗯,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大约会住半个月,到时候我帮你办了出国手续,你和我一起去S国。可以吗?”

    已经看过乐乔身份证的安娜现在十分信任乐乔。

    并且,她喜欢乐乔这种纯真的气质,这样的女孩子只要好好培养打磨,一定能够成为她的好助手。

    她已经厌倦了那些会耍心思的女人,不是想着从她身上捞点好处,就是想要傍上伦斯韩那个好色的家伙。

    当然,她这次之所以会这么着急的带着乐乔住到程家的别墅去,也是为了检验一下乐乔看到伦斯韩的时候到底会不会背叛她去勾引伦斯韩。

    在安娜的眼里,乐乔虽然只是个大学生,但其容貌和气质都是一等一的,身上那种还未被世俗所沾染的纯洁更是迷惑人心,如果她真的想要和伦斯韩发生点什么的话,她……不会放过!

    乐乔并不知道安娜在想什么,她现在也没有这么多的心思研究这个,她一心只想进入程家,然后拿到那份原子弹的资料文件。

    车子走了很久才到程家的别墅,程家别墅很大,足够十几个人住了,这其中还不包括佣人。

    乐乔就好像是乡巴佬进城一样,一边跟着前面的管家,一边对神色淡然的安娜道:“安娜,你看那边的瓦,那是以前皇宫里用的琉璃瓦,对吧?安娜,那边好像是游泳池,这是喷泉?”

    一路上只能听见脚步声和乐乔的叽叽喳喳的感慨。

    安娜看了一眼乐乔的左手手臂,蹙起眉头,“乐乐,手疼不疼?”

    “看到这些东西都惊讶死了,我都忘记疼了,但是你一说我又想起来了。”

    “你果然还是太小了,不过没关系,以后你见识的多了也就淡定了。”

    乐乔眸底深处闪过一道精光。

    我演的也很累的好伐?

    没有以后了,十天之后我就走了!

    进去之后,程家的管家恭敬的对安娜说道:“安娜夫人,请您就在这里休息,佣人都已经收拾好了,您和这位小姐的房间就在楼上。”

    “伦斯韩呢?”安娜淡淡瞥了一眼这左侧别墅的客厅和房间,语气莫名道。

    管家神色未变:“伦先生已经出去了,今晚十一点的时候会和我们老爷一起回来。”

    “他住在哪里?”

    “伦斯韩先生他……”

    安娜知道伦斯韩在这里一定有了新的女人陪着他,不过没关系,她已经习惯了。

    “告诉伦斯韩,我今晚必须见到他,我有事情要和他说,如果他不来我这里的话,那么以后都不要来了!”

    “是,安娜夫人,那我就不打扰您和这位小姐休息了。”

    “嗯,你先去忙你的吧。”

    打发了管家,安娜又把其余佣人都打发出去,她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如同一只疲惫却又慵懒的猫儿。

    “乐乐,过来坐在这边。”

    乐乔右手抬着自己受伤的左手,歪着脑袋打量了一番,然后乖巧的坐在安娜的身边去,“安娜,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这么训练有素,难道这个程家很有钱吗?”

    “嗯,程家算是荣城的第一首富。”安娜道,“程家的家主程然五十岁的年纪,但是没有结婚,一直都是单身。”

    “啊?为什么?”

    乐乔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娜,这一次不是装的,她是真的吃惊了。

    荣城第一首富没有结婚?

    五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

    这怎么可能!

    “你猜猜他为什么不结婚?”

    乐乔眨巴一下眼睛,狡黠道:“他不会喜欢男人吧?”

    显然,安娜没想到乐乔会这么猜,她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你这傻丫头怎么这么猜测呢?事情不是这样的,这个程然不喜欢男人,他喜欢女人。而且听说他在年轻的时候深深爱上了一个女人,可那个女人始终不喜欢他,最后还嫁给了别人,他爱了这个女人一辈子,也为这个女人守候了一辈子,其实想起来,觉得程然真的是一个很痴情的男人,可我也觉得他很可怜。”

    乐乔何尝不觉得这样的男人可怜,然而她是得继续装下去:“你为什么觉得他可怜呢?他都已经是荣城第一首富了。”

    “乐乐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钱的人很多,有权的人也很多,可这样的人,他们的心里才是最孤独的,很多人站在巅峰,却是在羡慕着别人的爱情。因为在他们的生命中,他们的爱情很难圆满,很难完整,这个程然就是如此。”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