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程然和云雨月的事情又不是那个时候尚未出世的她能够左右和决定的,她哭个什么劲?

    乐乔眨巴一下眼睛,将眼泪擦去,紧紧抱着季沉,“我只是觉得程然真的很可怜,你知道他对我提出的要求是什么吗?”

    抱着自己的大手一紧,乐乔也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于是赶紧道:“他让我每年的这个时候来这里看看他,他不愿让我成为妈妈的替身,只是想看看我,看看妈妈血脉的延续,仅此而已。季沉,我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好伟大,就好像是……”

    乐乔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词语该怎么形容。

    季沉沉默片刻,“像是你父亲?”

    “你……”

    “当年你父亲为了把你母亲娶回家,也是做了不少事情的,你母亲云雨月在临城可是第一美人儿,又是市长千金,你真以为要娶她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俏脸微微一动,“那季家的人呢?”

    “什么?”

    “难道季爷爷就没有想过让季家的人娶我妈妈吗?”

    “江州是第一军区的总部,而临城是第三军区的总部,我们季家向来都重视情感,所以不会强求去联姻什么的,你真是想太多了,还有一件事情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听着!”

    乐乔一抬眼,正好触碰到季沉冒着愤怒火光的黑眸。

    她连忙闪过眼神,“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还好意思狡辩,我问你,耳钻是我让你取下来的?”

    “我……我只是怕被人发现而已。”

    季沉紧紧搂着乐乔的腰身,“你真的只是担心被人发现?”

    那黑眸锁定了自己,乐乔怎么也说不出谎言来。

    “如果你下次再把耳钻取下来,别怪我亲自去程家别墅找你!”

    “喂,我好不容易才混进去,你怎么能……”

    “这么说你是打算再次取下来?”

    乐乔摇摇头,“不是,我只是……”想了想,乐乔道:“我今晚要去找伦斯韩拿保险柜的钥匙,可以吗?如果你怕听到或者看到我做什么事情的话,你就不要看,不然我就把耳钻取下来,季沉,有些事情真的眼不见为净,你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过程怎么样……”

    “你再敢取下来试试看。”

    乐乔神色一动,“好,我不取下来,但我有一个条件。”

    男人挑眉,漆黑的眸中满是狂傲,“说。”

    “不管我做什么你都只能做一个旁观者,绝对不能干涉我,也不能让我半路停止我的计划!”

    对男人那越来越幽深的眼,乐乔赶紧补充:“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自己被伦斯韩欺负的,真的,我可不是那种会让人随便欺负的人。”

    “好,我相信你这一次。”季沉语气沉沉道,捏着乐乔的下巴,狠狠亲吻了下去。

    乐乔本以为他会就此放过自己,没想到他竟然会突然亲吻自己,还是这么狠。

    难道是要惩罚自己?

    “唔……季沉……你轻点儿。”

    这男人真是狠,竟然直接咬住了自己的唇。

    好痛的说。

    眼泪都要掉出来了的说。

    季沉捏住她腰身的手一紧,直接低吼一声:“如果不是在出任务,我非得把你压在身下好好惩罚一番不可!”

    乐乔的脸蛋儿瞬间爆红,听到这话的耳朵都是红透了,这男人平日里看起来清冷禁欲,俊美的很,简直就是个高冷男神,怎么会说这样的荤话呢?

    其实季沉在部队里待习惯了,在部队这种到处都是糙汉子的地方哪不会说一两句这种荤话?

    再说了,季沉平日里也在别的女人面前高冷,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那就是一座随时会爆发的活火山。

    这座活火山抱着他的女人吻了许久,直到乐乔的嘴巴都肿了才放开她:“今晚拿到钥匙之后联系我,我们一起去银行。”

    眨巴一下眼睛,乐乔哼哼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钥匙的事情了呢。”

    “惩罚归惩罚,任务归任务。”

    乐乔回到程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这两日她已经摸准了这边吃饭的时间点,直接就去了餐厅。

    果不其然,看到程然已经坐在了位置上,而安娜和伦斯韩还没有来。

    乐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许是心里对程然已经没有了什么秘密,也就没有了多少压力,直接道:“程先生,你一直都是这么悠闲的吗?我看好多做生意的人都是大忙人,都不会回家吃饭的。”

    程然目光淡淡的打量着乐乔,眼底充满了柔和,“那是其他人,我和其他人不一样。”

    乐乔吐了吐舌头,“那个……安娜和伦斯韩什么时候回来?”

    “你这么想找伦斯韩?”

    乐乔端着水的手微微一颤。

    “既然程先生都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那么我也直接说了,我其实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想早点完成我的任务。”

    目光深深的看着乐乔,程然道:“你真的愿意一辈子做这些危险的事情吗?”

    “我……”

    “这些危险的事情有男人做,如果国家都需要女人来做这些事情了,那还要男人做什么?那这个国家还要什么发展的前途?”

    乐乔严肃道:“不是的,我们国家的好男儿也是很多的,只是现在不是讲究男女平等么,我始终觉得,如果自己愿意在部队里实现自己的价值的话,为什么要在意性别呢?程先生你说你和别人不一样,其实我杨乐乔和别人也不一样,我只愿意做我想做的事情。”

    身为杨家的后人,她不会逃避!

    乐乔那严肃的神色,还有坚定的眼神,无不让程然看到了当初的云雨月,只是那个时候云雨月的眼睛里满满都是追求爱情的坚定,可现在,她的女儿杨乐乔追求的却是她想走的那条路。

    她和云雨月,果然是不一样的,尽管她们有着同样的一张脸,可她们根本就不是一样的人!

    乐乔不解的看着程然:“程先生您在想什么?”

    “你说的对,你也不是别人。”程然高深莫测的看着乐乔,半晌之后,突然抬眼看向进来的伦斯韩,“安娜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