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57章 任务完成,季沉却不离开?
    站在程然的身后,乐乔的目光直直看着他孤寂落寞的背影,一字一句,坚定道:“程先生放心,乐乔一定说话算话!”

    “把东西取走之后,记得将钥匙还回来。”

    乐乔知道,一旦伦斯韩的东西被取走,钥匙却不见了,程然一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她绝对不能让帮了自己的这个男人被别人怀疑,绝不给他添麻烦。

    “程先生放心。”

    乐乔这边的事情结束,季沉却是得到了安娜的消息。

    石桥严肃的嗓音传入耳畔:“季队,安娜今夜去了荣城第一银行。”

    神色一凛,季沉蹙起眉头:“她去那里做什么?”

    “好像是察觉了什么,季队,这个安娜的行为举止很是神秘,她莫非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

    季沉沉吟片刻,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就在第一银行外面,跟踪安娜。”

    “好好守着,我会亲自去!”

    石桥点头,“是。”

    明封也听到了,“季队,你真的要亲自去吗?如果被安娜知道……”

    安娜可是伦斯韩的妻子。

    “你和乐乔汇合之后,带着钥匙去银行保险柜把我们要的东西取走,你立刻带着东西回江州,林野掩护乐乔把钥匙还回去,然后撤退。”

    “那你呢?”

    “我?我解决完这边的事情自然会回去,江州汇合!”

    明封犹豫片刻,“是,季队!”

    林野就坐在明封的身边,听到季沉这样的命令,他也开始怀疑起来。

    为什么季沉去见一个安娜而已,竟然要让自己等人先离开?

    莫非他和那个安娜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林野的心思,渐渐的关注起这件事情来。

    如果季沉真的和安娜有什么关系的话,他是不是可以借助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乐乔死心呢?

    一旦乐乔对季沉死心,那她就是自己的了。

    第一次,林野觉得自己太卑鄙了。

    可为了爱情,为了他喜欢的女人,就是卑鄙一回又算什么?

    时间很快到来,乐乔早早的换了衣服,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溜出了程家别墅,她并不知道,如果不是程然亲自关闭了整个别墅的监控,只怕她的踪影已经被伦斯韩带来的那些护卫给发现了。

    程然站在监控室中,看着那抹悄然离开的矫健身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乐乔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一样,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过身,对着某个监视器微微一笑。

    程然神色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

    刚出去没多久,明封的车子就到了乐乔的面前。

    “上车!”

    “嗯。”

    乐乔坐上车来,发现林野也在,“林野,好久不见。”

    “我可是天天看见你的。”林野傲娇道,这酷酷的样子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是,昨天晚上你那几脚踢的不错,现在伦斯韩还躺在床上呢。”

    “如果不是任务不允许,我一定杀了他。”林野的眼底猛地闪掠一道狠辣的杀意。

    乐乔神色微动,“干嘛说的这么血腥?对了,季队呢?我今天怎么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他不是让我和他一起去银行取东西的吗?”

    开车的明封闻言,淡淡道:“昨天晚上季队要去处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对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他让我和你一起去取东西,到时候我先带着东西离开,林野掩护你撤退。”

    乐乔蹙起秀眉,不解道:“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是季队的那个级别才知道的事情,等江州汇合之后你亲自问季队好了。”

    乐乔眼神闪烁了几下,狐疑的偏头看向林野,“林野,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并不知道。”

    林野十分淡漠的回答让明封很是满意,幸亏这小子比较机智。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先去把东西取了吧,至于钥匙,我亲自还回去。”

    “伦斯韩的钥匙要还回去吗?”

    还未说话,耳畔传来季沉的嗓音:“伦斯韩的那把钥匙直接扔到酒吧。”

    车子里的三个人神色都是一惊,随即恍然大悟。

    是啊,如果直接把钥匙扔到酒吧的话,伦斯韩的人去找的时候自然不会发现东西已经被拿走了,只会觉得是昨天晚上的打斗把钥匙给弄丢了。

    “好主意,季队,你要去做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这淡淡的嗓音,好像很是看不起自己的本事一样,乐乔嘟起嘴巴,“季队,我可是好心。”

    “你的任务是把文件拿到手,其他的不用你管。”

    “好吧,我不管就是了,季队你的口气能不能好一点?怎么感觉你的火气很大?”乐乔嘀咕的这几句,成功让另外一头的季沉黑了俊脸。

    石桥适时地开口:“乐乔,拿到东西之后就撤退,荣城已经开始不安全了。”

    “是!石大哥。”

    乐乔对鹰之特战队的人都很是客气。

    毕竟她是新晋的小师妹不是?

    季沉关了和她的连线,然后对石桥道:“你在这里等我,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及时接应我。”

    说完,他下了车,给正在银行的贵宾休息室的安娜打了电话。

    安娜接到陌生电话时,并没有想太多,接了电话:“喂。”

    “我想见你。”

    安娜猛地站起身来,穿着一身紧身黑色裙子的她本来就是个耀眼尊贵的雍容存在,此刻脸上的震惊更是吸引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周围雍容华贵、沉稳淡然的夫人露出这般神色来?

    “季、季沉,真的是你吗?”

    这熟悉到骨子里,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嗓音,她怎么会听错?

    可她害怕,害怕这是假的,只是她的一个想象而已。

    季沉沉吟许久,才道:“容光街,31号。”

    嘟嘟嘟的声音响起,安娜急忙把手机从耳畔拿下来,紧紧盯着那号码:“真的是季沉吗?他果真是在荣城吗?”

    她自言自语着,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个消息,忍不住惊喜起来。

    这么多年了,她总算是能够再次看到他了。

    这一次,她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