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60章 在关厉珏的墓前哭泣
    乐乔回了江州,她回到江州的第一件事情是去临安陵园。

    明封把拍摄下来的文件带到了军区,交给了荣师长,而林野也在暂时住的地方休息,鹰之特战队的成员这一次成功完成任务,得到了一个很大的奖励,那就是放假十五天!

    这十五天对于乐乔而言很是珍贵。

    这日的天气还好,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来到临安陵园时,十分熟悉的找到了关厉珏的陵墓。

    当看到陵墓墓碑上那张英俊苍白的脸庞时,乐乔的心口微微一抽。

    “关厉珏,我来看你了。”她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愚蠢,爱了这么久的男人,竟然还喜欢着其他的女人?我认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很漂亮,很聪明,很有手段,也很尊贵,很雍容,你瞧瞧,我说起她的优点来真是停都停不下来,你说,我是不是比她差太远了?”

    墓碑上的照片依旧保持着那高傲霸道的气势,嘴角是那种高深莫测的似笑非笑。

    乐乔坐在墓碑上,靠在墓碑上,仿佛靠着关厉珏一样。

    “我以前最害怕和你在一起了,因为你总是威胁我,伤害我,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你对我的在乎,我被人欺负了,你总是第一个为我出头,可你也总是欺负我,关厉珏,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欺负一个人并不一定是讨厌这个人,对这个人好,也并不是因为有多么爱这个人,对不对?”

    没有得到关厉珏的回答,但乐乔此时想做的不过是把自己心里的憋屈说出来。

    能够让她相信、也愿意说出一切秘密的人,也只有为自己牺牲的关厉珏了。

    对于关厉珏,乐乔的心里是愧疚的,对他这个人,乐乔也是怀念的,如果关厉珏没有死的话,她或许会遇到很多麻烦,可至少她的心里不会有这么苍白的地方。

    “我不知道季沉和安娜的关系是什么,可季沉那样一个男人,他从未和别的女人接近过,哪怕是他误会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他会主动去抱安娜呢?我真的想不通,关厉珏,你说是不是他不再那么喜欢我了?可我还是能够感觉他对我的在乎,对我的好,为什么就……”

    “他是不是,心里一直都有安娜,只是多了一个我?”

    乐乔的心里十分难受,她只觉得现在连呼吸一下,喉咙都是痛的,火辣辣的痛。

    自言自语了许久,乐乔的手摸到了一束花,她低头一看,“有人来看过你了吗?”

    是谁呢?

    天色不早了,乐乔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转过身对着关厉珏的照片道:“还是在你的面前说话没有压力,关厉珏,你说我是不是犯贱?你在的时候我是那么的害怕你,讨厌你,可你现在不在了……我却是觉得人生都空缺了一部分,难道这就是我欠了你的吗?”

    “我走了,以后再来看你。”乐乔语气莫名道,酸软着双腿离开。

    刚走了没多久,一个人影从那边走过来。

    这人穿着一袭黑色的西装,目光深沉的看着那离开的倩影,许久才淡淡道:“你的心里,其实也是有过关厉珏的对不对?至少不是简单的依赖,对不对?”

    这话,像是在问离开的乐乔,又好像是在问他自己,问躺在这里的关厉珏。

    乐乔从陵园出去,本能的往山水别苑去,可看到山水别苑大门口站着的那个黄裙女人时,她忍不住蹙起眉头。

    走过去,乐乔很没有耐心的看着秦思思,“你来这里干什么?”

    秦思思没想到,再看到乐乔,她的心里竟然会产生那种类似于害怕的情绪,这可是以前没有的。

    现在的乐乔身上,竟然有种不同寻常的威严和果决,难道这就是她在部队里历练出来的气势吗?

    深吸一口气,秦思思想到今夜的来意,咬牙道:“关乐乔,不对,听说你现在已经是杨家的人了,哼,想不到野鸡也有变成凤凰的一天,还真是……啊!”

    乐乔的手,轻轻捏在秦思思的脖子上。

    她的目光里,盛着森森的寒意和杀意,“秦思思,如果你再出言嘲讽侮辱我,我的手可是会一不小心拧断你的脖子!”

    秦思思发誓,在乐乔的眼睛里,她真的看到了杀意。

    这个杨乐乔可不会管自己是不是秦家的人,如果自己真的再多说一句,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

    秦思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呼吸越来越沉重,“你、你放开我!”

    乐乔甩开了秦思思,秦思思没站稳,急急往后退了好几步,她的眼睛里射出了狰狞的寒光:“杨乐乔,即便你是杨家的人,可你这么对我,真的不怕我们秦家对你的报复吗?”

    乐乔挑着眉,她今夜的心情很不好,这个秦思思非要撞到枪口上也怪不了自己了。

    “是吗?如果你想报复的话,尽管报复,我杨乐乔若是皱一皱眉,便随你处置!”

    “哼,你以为我会怕了你杨家三小姐的名头吗?杨乐乔,你以前在关家也不过是个私生女罢了,你真的以为……”

    秦思思此时如同一只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鸭子,聒噪的话全都梗在了喉咙口。

    她吸了吸鼻子,看着乐乔,“我知道你很好奇安娜是谁,对不对?”

    乐乔神色一动,美眸中射出两道精光,她向前走了两步,这两步带着急切的风声,吓得秦思思急急后退了好几步。

    她还以为乐乔要对她动手呢!

    刚刚只是被乐乔森寒的目光锁定,她就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现在再被乐乔这么一吓,这脸蛋儿都是苍白了不少。

    “你想干什么?如果你敢对我动手的话,秦家的人真的不会放过你的!”

    乐乔懒得和秦思思计较什么,她眯起眸,一字一句道:“安娜是谁?”

    听出了语气之后的愤怒,秦思思就好像是得逞了诡计般,得意道:“你想知道安娜是谁?我告诉你,在季沉哥哥的面前,你比不上安娜的一根手指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