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62章 堕落,醉酒,再也不要看见他
    本以为乐乔真的会在山水别苑,但当他们来到房间,按了密码进去时,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甚至连鞋子都没有人换过,这才慌了神。

    “乔乔怎么会不在呢,你赶紧问问季少,是不是搞错了?”

    方圆也急了,“季少肯定不会搞错的,不知道是不是嫂子出了什么事情,你等我给季少打个电话先。”

    季沉知道乐乔不见了的时候整颗心都揪起来了,他努力让自己沉稳一点,冷静一点,严肃道:“你立刻让人出去找,我这边也派人留意一下机场和火车站,也许她是回到杨家了,另外,这件事情不要张扬,她现在是鹰之特战队的成员,我们又是出来做任务的,若是被不相干的人知道就出大事了。”

    和方圆说好之后,季沉迅速联系了明封,明封本来打算继续睡懒觉的,接到季沉的消息时便是睡不着了。

    少将一次次的找自己,莫非真的是乐乔出事了?

    “什么,找不到她了?那她去哪里了?”

    “你去查一下秦思思是从哪里知道我们在荣城执行任务的,秦思思可不是部队里的人,我们到荣城执行任务也不是一般人都能知道的,这可是机密,秦思思那边肯定有什么秘密,你给我查一下,还有,让人暗中留意秦家的人。”

    “那乐乔呢?”

    “我已经让人去找了,这件事情不能闹大,你办完这件事情之后就去找林野,或许林野能够找到乐乔。”

    “好,我这就去办!”明封连忙起床,这态势和出任务时一样积极凝重。

    与此同时,林野也是收到了明封的消息。

    “乐乔不见了人影?她能去哪里?不会是因为季沉的事情吧?”

    林野冷不丁的说漏嘴,明封咬牙,“少将的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季沉一直都不回江州,或者是别的原因也不清楚,现在不是追求这件事情的原因,而是要赶紧找到她!”

    明封也急,所以没有追根究底,而是赶紧去办自己的事情了,也让林野去查各大航班的名字,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可他们都忘了,乐乔是什么人,她可是被特批进入鹰之特战队的人,虽然不是什么优秀的特工,但想要避开谁的眼线,想要躲起来,是没有人能够找到她的。

    她现在……谁也不想见!

    临安陵园,关厉珏的陵墓处,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牛仔裤,运动鞋的女孩子坐在墓碑前面。

    她的打扮,就好像在大学的时候一样,那个时候她还没有遇见季沉,还没有爱上季沉。

    这陵墓四周都是酒瓶子,空的。

    坐在墓碑前的女人手中,还握着两瓶酒,白的。

    临安陵园一般不会有人,关厉珏的陵墓选择临安陵园内侧,更是少有人来,除了守陵园的人会在出口处之外,这里基本上没什么人迹。

    而这里,就是乐乔盛放悲伤的地方,也是她和关厉珏说话的安静之处。

    她在这里喝了一夜了。

    眼睛很肿,不知道是哭的,还是没有睡觉的缘故,她的脸色更是比雪还要苍白几分。

    靠在墓碑上,她嘀咕道:“关厉珏,你以前总是说我愚蠢,我还不相信,总觉得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总觉得你是在针对我,看不起我,可我现在才知道,你说对了!你都说对了!”

    她定定说着这话,十分清晰,一点儿都不含糊。

    “关厉珏,你说我怎么那么愚蠢呢?我杨乐乔这辈子好不容易爱上一个男人,好不容易愿意为了爱他付出我的一切,可到头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我就是个笑话!”

    “我总以为,漫漫人生,他会和我牵手,一起走过以后的时间长河,我也以为,他会陪着我看日出日落,陪我一起慢慢变老,可现在想来,这一切都不可能了,我怎么可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粉饰太平,继续做那个女人的替身呢?我杨乐乔即便是再下贱,也绝不做别人的替身!”

    “关厉珏,你说得对,我和季沉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无论我用尽多少努力和勇气,我都走不进他的世界!”

    “关厉珏……我好后悔,我真的好后悔,我后悔爱上他,后悔爱他那么深,连想起他的样子,他的名字,我都会痛的无法呼吸。”

    乐乔一边说着,眼泪不断的落下来,这眼泪很大颗,每次流下眼泪,她的脸色都会苍白一分。

    她狠狠喝了一口白酒,任由那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口一路冲刷到胸口,任由这种酒压抑自己的难受个悲哀。

    “关厉珏,我真的堕落了,你知道吗?我堕落了,我杨乐乔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堕落,可那又有什么办法?我就是爱他啊,我怎么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改变不了自己的心,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

    好想……忘了他!

    季沉亲手为她戴在耳朵上的耳钻早已被她丢在了不知道哪个地方,而季沉当初放在她脖子上的项链上的定位器也被她破解了。

    她再也……不想让那个男人找到她。

    说到底,这一切都不过是季沉和安娜之间的纠缠罢了,和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把她扯进来?

    难道她就活该成为别人的替身吗?

    喝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醉。

    乐乔的神智越来越不清醒了,她最后直接抱在了关厉珏的墓碑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不顾一切的嚎啕大哭,丝毫不压抑自己的情绪,努力的哭出自己的悲痛和伤心来。

    而墓碑上的照片,那个一直躺在这里的男人,一直深爱着乐乔的这个男人,照片上的那双眼睛,仿佛盛载着对她的心疼和宠溺。

    不知道哭了多久,乐乔昏过去了,也只有昏过去才让自己好受一点,虽然喝酒很难受,就好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样,但也比想起季沉和安娜在一起的甜蜜,还有自己只是个替身的这个事实的悲痛要好许多。

    她就是那么的痛!

    痛到连呼吸都觉得是一种折磨。

    季沉,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可好?

    我后悔了,我真的不该爱上你,你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只希望我醒来,再也不要看见你!再也不要!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