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67章 手术室外的汹涌风云
    乐乔被送到医院时,陆煜寒和杨许诺都赶到了,这两个都是专家,一个是脑科专家,一个是外伤专家,两人都进了手术室。

    方圆也赶来了,当看到季沉浑身的鲜血时,他吓了好大一跳,“季少你受伤了?怎么这么多血?我去让护士来给你处理一下。”

    季沉目光绝望的看着手术室,不知道进去的乐乔如何了,他低低解释:“这是乔乔的血。”

    方圆闻言,脸色更是难看起来。

    如果这血是季少的,那还好,可如果是从嫂子身上流出来的,那危险了。

    这么多的血,还是车祸……嫂子她不会……

    想到这里,方圆连话都不敢说了,整个手术室外面是一阵可怕诡异的寂静,而里面,也是一阵的凝重。

    “她的脑袋受到了重击,真皮组织也受到了程度不一的伤害,必须立刻做手术。”

    杨许诺点头,“好,我们一起!”

    陆煜寒做手术准备时,耳边突然传来昏迷过去的乐乔说的两个字,他的身体猛地僵了片刻。

    “季沉。”

    哪怕是已经受伤到这个程度,可她的灵魂深处却还是深深记得这个名字,记得这个男人。

    杨许诺自然也听到了乐乔在昏迷之际喊的这个名字,也看到了陆煜寒僵硬的背影,她沉吟片刻,道:“陆医生,开始吧!”

    陆煜寒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心底涌动的骇浪全部平复下去,“好。”

    手术室外,林野也赶来了。

    他神色十分疲惫,想来也是在找乐乔。

    听到明封说起乐乔车祸进医院的时候他身体里的血液都凝固起来,想也不想就冲到了医院。

    他知道季沉肯定会守在这里,可他没有想到,现在的季沉就好像是一个被抽干了血液和生机的人,原本迷人的俊脸被苍白的脸色覆盖,那双威严漆黑的眸眼中什么都不复存在了,猩红、绝望、空洞。

    这样的季沉,就是受到打击之后的季沉吗?

    他还是那个高冷禁欲的少将吗?

    不,不是!

    林野走过去,方圆连忙拦在了他的面前:“别过去打扰季少。”

    季沉靠在手术室的门边,就这么保持着等待的姿势,一动都没有动过,看到他的这个样子,林野气的脸色阴沉起来,“季沉,你知道乐乔有今天都是谁害的吗?如果不是你的话,她怎么可能这么想不开?”

    林野这话一出,方圆本来以为他是故意刺激季沉,想把他赶走,可下一秒季沉就跟一阵风似的来到身边,紧紧拽起了林野的领子。

    他的眸光森寒,猩红,骇人:“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如果不是你的话,乐乔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不会失踪,更加不会车祸!”

    林野对着平日里威严严厉的教官吼道,目光紧紧盯着他身上的那些血迹,“这、这是……乐乔的血?”

    他的声音颤抖着。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季沉没有回答他,而是冷冷道。

    林野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这血一定是她的,怎么可能是你的呢?你没有看到过她对你的绝望,你怎么可能知道她心里的痛?”

    “林野,你什么意思?”季沉往前一步,眸子锁定林野。

    此刻的季沉就好像是一只失去理智的猎豹,盯着林野的眸子射出精光来,“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哈哈,我信,我当然信了,季沉,可即便你杀了我,你还是做了对不起乐乔的事情,你还是伤了她的心,如果她今天死了,那么我林野这辈子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记住了我现在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绝不会!”

    方圆气急了,他们的季少可是江州第一少将,是精英基地的教官,是鹰之特战队的队长,何时轮到这个小家伙来嘲讽凶横了?

    “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把嫂子出事怪在季少的头上?莫非是你小子做的怪?”

    林野冷冷看着方圆,“在你的眼里季沉当然是个好人,可在别的女人眼中,他可是个风流的男人呢。”

    季沉蹙起眉头,仿佛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因为安娜?”

    可她……怎么会知道安娜的事情?

    林野眸色一动,“是,就是那个安娜夫人,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乐乔会不接你的电话,对你的命令也装作没有听到?那是因为她知道了你和安娜夫人的事情,知道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季沉猛地后退了好几步。

    “不,她怎么可能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这个笨蛋,她怎么可以误会自己?

    季沉的心里越来越难受,越来越憋闷。如果是因为安娜的事情,那么他可以解释的。

    乔乔,你千万要撑住,一定要等我和你解释!

    林野蹙起眉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沉,“你知道是因为你和安娜夫人的事情,你又怎么知道她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还有,现在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觉得你是怎么想的和她还有关系吗?季沉,乐乔那么爱你,可你却这么对她,你根本就不配得到她!”

    林野说的最后一句话就好像一把尖刀,犀利狠辣的插在自己的胸口。

    方圆一拳给林野打去,“你胡说什么?季少和嫂子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来置喙?”

    “你……”

    “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季少更爱嫂子,也没有人会比季少更加愿意为嫂子付出,你随随便便说两句就能让嫂子和季少不在一起了?你做梦!我告诉你,季少是嫂子的男人,嫂子是季少的女人,这一点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林野怒极,狠狠的还手打在方圆的胸口上。

    “你说的这些都是曾经了,现在季沉狠狠伤害了乐乔,还让她躺在手术室里,我告诉你,如果乐乔出事了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季沉,即便是乐乔醒了,她也绝对不会再和季沉在一起的!”

    方圆最是听不得林野那些话,那些话就好像是什么诅咒一样,诅咒季少和嫂子不能在一起,他根本容忍不了林野的这些话。

    两人就这么在手术室门口打了起来,而季沉再次回到了先前的堕落和迷茫,他靠在手术室门边,仿佛在这里就能离她更近一点,殊不知,有时候离她越近的地方,就离她越远。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