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野低着头,重重叹了口气,“没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乐乔不会发生车祸,也不会昏迷不醒!”

    神色一凛,明封严肃道:“好,既然你也承认是你的错了,那你告诉我,乐乔究竟是怎么了?”

    “她……看到季沉和安娜在一起!”

    明封蹙起眉头,不解道:“什么意思?”

    “她觉得季沉和安娜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所以对季沉失望了,我知道的,只有这一点!”

    摇摇头,明封一字一句道:“不可能,如果乐乔真的只是在意这个的话,她大可以问少将,或者安安静静的等着少将回来,少将察觉不对劲了自然会和她解释,她不会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来。”

    明封到底是比林野要老辣很多,一句话就点破了其中的关键。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季沉和安娜关系密切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也听到那个方圆说了,当时乐乔去了关厉珏的陵墓,然后被陆煜寒带回去,还发高烧,如果不是季沉伤了她的心,她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从来都不是自甘堕落的女人,不是吗?”

    握紧拳头,林野定定看着明封。

    明封深吸一口气,道:“我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少将和安娜绝对没有所谓的亲密关系,顶多,他们就是姐弟关系!”

    林野震惊的站起身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明封,“姐弟关系?怎么会……你什么意思,季沉和安娜怎么会是姐弟关系呢?”

    “我知道你不敢相信,其实这个事实也没有多少人会提起了,我实话和你说了吧,安娜是少将的大伯季明的养女,和少将算是一起长大的,不是姐弟是什么?”

    “为什么都没有人知道?”

    “当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一是因为季家的事情一向是没有外人敢打听和插手的,二是这位安娜夫人早就嫁给了伦斯韩,成为伦斯韩的太太,不然的话,这次少将又怎么可能亲自留下来安抚安娜?”

    “那季沉为什么不告诉乐乔?”

    “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乐乔,况且我们大家都以为乐乔不会知道少将和安娜认识的事情,毕竟这早就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安娜是S国原子弹专家伦斯韩的夫人,和少将又有什么关系?何必解释?”

    林野的身体微微一颤。

    “这么说,真的是我误会了?如果不是我的话,乐乔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她也不会胡思乱想,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

    明封站起身,紧紧按着林野的肩膀,“这不是你的错,你也不知道事实,只是没想到会是因为这样的一个误会,但这误会还只是导火索,我并不认为乐乔会因为这件事情就想不开。到底还有谁呢?”

    就在明封和林野都是在琢磨的时候,安娜来到了医院。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

    安娜把自己收拾好之后,穿的十分端庄的来到了医院,正好这个时候程落蝶被方圆带回去吃饭,杨许诺也是回去拿衣服了,其余人都是回去了,病房里只有一个季沉。

    安娜找到了乐乔的病房,她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听到回应,她想了想,还是自己打开门进去了。

    看到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时,安娜的眼底闪过一抹激动和惊喜。

    “季沉。”

    她开口叫了季沉的名字。

    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季沉转过头来,空洞的眼神中蓦地浮现了可怕骇人的精光,“你怎么会在这里?”

    嘶哑的嗓音,夹杂着浓浓的愤怒。

    安娜不知道季沉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冷酷,她走上前去,道:“我只是来看看你,顺便看看杨家的三小姐,我听说……”

    安娜的话如同被人捏住脖子,在她走近病床,视线触碰到床上躺着的乐乔的脸蛋儿时哽在了喉咙口。

    “是她?怎么会……”

    床上的人,不是她在荣城的时候救了自己的关乐乐吗?

    怎么会突然变成杨家三小姐?

    “季沉,这是怎么回事?”安娜质问道,语气十分不悦,

    季沉并未有什么想和她解释的,淡淡道:“出去!”

    季沉的毫不留情让安娜十分没有面子,她蹙起眉头,“季沉,这个女人我见过,她的名字叫关乐乐,难道她是故意去我身边,想要从我身边得到什么好处的吗?如果你不解释清楚的话,我也可以自己查,到时候……”

    季沉闻言,突然站起身来。

    他周身都弥漫着黑暗的气息,那种绝望的气势十分的骇人,目光森寒霸道,盯着安娜的时候,安娜只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这一瞬凝固起来,她后退了两步,不敢去看季沉的眼睛。

    “好,你就算是不想和我解释,也请你告诉我,这个女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她是什么人?”

    季沉一步步靠近安娜:“我说……出去!”

    他连话都不想和安娜说,又怎么可能和她解释什么呢?

    安娜满眼受伤的看着季沉,“季沉,你真的不打算和我说实话吗?”

    “出去!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看到季沉眼中的森寒,安娜也不敢挑衅季沉,只得咬着唇,深深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乐乔,然后转身出去。

    站在病房门口,她咬着唇,指甲都是掐进了自己的手心里,自言自语道:“关乐乐……杨乐乔,你真是骗的我好苦,你真的当我安娜是个傻子,任由你玩耍吗?杨乐乔,我不会放过你的!”

    踩着高跟鞋离开时,安娜并未发现一直站在病房左边的走廊拐角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陆煜寒看着那离开的背影,想起乐乔发高烧时迷糊的话语,暗暗道:“难道这个女人就是安娜夫人吗?”

    如果这个安娜夫人真的和季沉关系匪浅的话,她在此时回来,又是想干什么呢?

    乐乔,如果你醒来忘了的话,也就罢了,至少你可以少受到一点刺激和痛苦,可若你还记得,你又将如何处理这一团乱麻的关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