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83章 关厉珏死了?我不相信!!
    程落蝶没什么心机,乐乔和她一起聊天的时候,不经意的提起一些若有似无的事情,她就能自己说很多,根本不用乐乔刻意去问。

    “这么说季沉真的没有骗我,我真的是那个什么特战队的成员。”乐乔感慨道,“对了,我上次回来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程落蝶耸耸肩,“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乐乔,我真是服了你了,是啊,你上次约我去喝咖啡,说好喝完咖啡就要回精英基地,结果你说你干了什么?”

    乐乔假装一副很好奇的样子,“我干了什么?”

    “你呀,居然跑去抓抢劫犯,你当时可是受伤了回来治疗的,带着伤就跑去抓抢劫犯了。”

    “那我抓到了吗?”

    “抓到了一个,另外一个警方也很快抓到了,但我听方圆说你后来好像卷进了一件大事。”

    程落蝶把面条捞起来,开始给乐乔放一些调料,“要醋吗?”

    “要!”乐乔道,“我卷进了什么大事?”

    “这我也不知道,方圆说这是军区的事情,还是一个保密的任务,任何人都不知道,他还是因为有点门路才知道了一点点消息的呢。怎么,还是没有想起什么吗?看来我这么和你聊天的确不能让你想起什么来。”程落蝶说完,一碗面已经做好了,“来,吃吧。”

    乐乔端着面出去,坐在客厅的凳子上一边吃面,一面继续问程落蝶,“那你知道的大事就没了什么后续吗?”

    程落蝶正在削苹果,想也没想就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关厉珏为你死了。”

    筷子突然一顿,乐乔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程落蝶:“你、你刚刚、说了什么?”

    关厉珏死了?

    这怎么可能呢?

    “你、你连这个也忘了?”程落蝶恍然明白了什么,看到乐乔苍白的脸色,还有那震惊的神情,她知道自己闯祸了!

    现在乐乔根本受不得什么刺激,她怎么就把这事儿给说了呢?

    如果不是乐乔有这样的反应,她压根不知道乐乔已经把关厉珏死了的事情也忘了。

    许诺姐不是说乐乔只忘了很重要的、她想忘记的事情吗?

    她是因为季沉才会情绪失控发生车祸的,所以她理所应当的觉得,乐乔只忘了关于季沉的事情,这关厉珏……

    “落蝶,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你是骗我的吧,关厉珏怎么可能会死呢?他那么自私的人,怎么可能为了别人死,他还那么讨厌我,他从小到大都喜欢欺负我,他才不会为了我……”

    为了我死……

    “乐乔,你别激动啊,我不应该告诉你的,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以为……以为……”

    见程落蝶结巴,紧张,乐乔也知道她说的都是事实了,只是她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关厉珏会为了我死,他那么讨厌我,那么希望我过的不好,怎么会为我死呢?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啊,以前我问你的时候你都不说的,我怕你难过就没有再问了,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乐乔你别激动,你……”

    “我不激动,我一点儿也不激动。”乐乔深吸一口气,发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还是很快,她继续深呼吸,希望能够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摆在面前的这碗面都冷了乐乔还是没有平静下来,程落蝶好想把自己说出去的话收回来,只可惜现在是肯定收不回来的。

    “乐乔,你在想什么?”

    乐乔突然抓住程落蝶的手,满眼乞求道:“我想去看看关厉珏在哪里。”

    “啊?”

    “我求你了,我就去看看他,看完了也许我就想起什么来了呢,就算想不起来,我也能安心一点,不是吗?落蝶求你了,我真的要去看看他,我不能就这么忘了。他、他都已经为我、为我死了,我必须去看看!”

    程落蝶受不住乐乔的乞求,重重叹了口气,严肃道:“那好,我带你去看看,一会儿你就得跟我一起去医院,好吗?”

    “嗯!”

    程落蝶带着乐乔来到临安陵园的时候发现乐乔的脸色越是靠近这陵园就越是不对,她担心的抱着乐乔的手臂,道:“乐乔你没事吧?是不是不喜欢这里,不如我们回去好了,这里是陵园,对你的病情没什么好处,我们……”

    “我自己进去!”乐乔突然挣脱了程落蝶的手,十分有方向感的往陵园最里面关厉珏的陵墓方向去。

    她记不得关厉珏为自己死,可她却如同被什么东西指引着能够找到偌大陵园中关厉珏的陵墓所在。

    “喂,乐乔!乐乔!”

    “糟糕了,我必须给许诺姐打个电话才行。”

    “喂,许诺姐,乐乔执意要来临安陵园,现在她已经去关厉珏的陵墓那里了,我担心她,你赶紧来吧。”

    “哦,好,那你和陆医生快一点啊,我怕乐乔出事。”

    程落蝶一边挂电话,一边往里面追去,只是走进这陵园时,她总觉得身后一阵阵的寒风,阴森森的十分渗人,不知道乐乔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深入里面去。

    乐乔鬼使神差的找到了关厉珏的陵墓,她仿佛来过很多次一样,一眼就认出了众多陵墓中属于关厉珏的那一座。

    直直走过去,看到墓碑上那张熟悉的阴柔俊颜时,乐乔的心口突然停止了跳动,脑袋也是一阵阵的剧痛袭来,她险些站不稳。

    脑海中,闪过关厉珏为她挡枪的画面,还有他满身是血的样子,他的手全都是血,却还是温柔的抚摸她的脸庞,原本森寒冷厉的话语也变得温柔起来。

    画面中,他说,他不后悔,他深爱自己……

    这些画面就像是电影一样在乐乔的脑海中放过,她想抓住其中的一幕,却怎么也抓不住,那些画面比眼前的空气还要飘渺,还要寒冷。

    “关厉珏……关厉珏,你怎么那么笨呢,你那么讨厌我,为什么要救我?”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救了我,你的人生还那么长,为什么要救我?我不要你救我,你给我活过来!”

    乐乔激动的跪在关厉珏的墓碑前,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照片,以前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关厉珏,可现在……她是那么的想看到他生气发怒的样子,想看到他算计自己时那种冷漠又得逞的得意,想看到他目光森森的盯着自己,叫自己关乐乔。

    关厉珏,你怎么可以?!

    乐乔跪在这里,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落在墓碑前的百合花上,就好像这花朵上的泪珠,闪耀着晶莹的光芒!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