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85章 下辈子都不会放手,除非我死
    乐乔的心口狠狠一颤。

    她……不爱他了?

    “你不要问我这些话,我现在已经忘记你了,我不想与你在一起,我有喜欢的人了。”乐乔咬牙道。

    “乔乔你在说谎,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喜欢的人,除了我,即便你现在忘了我,但你对我的感觉却还是在的,我不相信你说的这些。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早上刚刚离开,你晚上就对我这么冷酷,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乐乔紧紧捏着拳头,哪怕此时靠在他的身上,可她的心口还是一片刺骨的冰凉。

    她深深吸了口气,道:“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一开始就是我做错了,季沉,你总是在说我说谎,可你呢?你不也说谎了吗?”

    “我说什么谎了?”

    “你骗我,我们明明结婚了,又离婚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你的心里有鬼,所以你才不告诉我?”乐乔一字一句道,想起今天安娜说的那些话,就算她想在他的面前粉饰太平,此时也不想再继续容忍下去了,她抬起朦胧模糊的泪眼,眼底是一片冰冷的黑,“季沉你知道么,其实你真的不用这样对我的,我变成现在的样子和你真的没有什么关系,都是我自找的罢了,你不用看在杨家的面子上对我好,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用不着来……可怜我!”

    乐乔这话说完,季沉本就冰冷急切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了,他低着头,看着她这让人心疼万分的泪眼,狠狠质问:“你说我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都是因为可怜你?杨乐乔,你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太狠心残忍了一点,如果我真的是可怜你的话,我怎么会和你结婚?”

    “呵呵……好,这句话说得好!那我问你,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为什么要和我离婚?”

    这句话,就像是扎在季沉心口上的刺!

    “我承认和你离婚是我的错,可我当时也是有原因我的,当时是因为你和……”季沉的眼神突然落在了乐乔身后的墓碑上关厉珏的照片上,照片上的那个男人已经为他心爱的女人死了,他又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说他的不是呢?

    想了想,季沉道:“乔乔你要相信我,和你离婚的事情真的是一个误会,一个意外,这个误会已经解开了,这个意外已经过去了,我们在精英基地的时候不是很好嘛?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下一次我一定要和你结婚,和你办一场盛世婚礼!”

    季沉口中的所谓盛世婚礼让乐乔勾起了讽刺的弧度,“是吗?误会,意外,你是不是觉得我失忆了就很好骗?季沉,如果你的那个所谓误会无法说清楚的话,那么我也不问了,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把我杨乐乔当做傻子,我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不是很爱你,可现在……我既然已经把你忘了,就再也不想记起来,趁现在我和你还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散了吧!”

    “散了?”

    季沉黑眸中涌动着汹涌的骇浪。

    “杨乐乔,我那么爱你,你真的就这样说散了就散了吗?难道你一点儿也没有感觉了?”

    乐乔被他这么强势霸道的质问,心头更是委屈难过。

    “季沉,我求你放过我,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不是很好吗?何必再纠缠在一起,我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路人罢了,你为什么要这么霸道的把我缠在你的身边?”

    乐乔撕心裂肺的嘶吼和质问让季沉的眼神越发的幽暗起来。

    他深深望着乐乔,“你、真的就那么想要离开我吗?”

    “是!”

    她毫不犹豫的决绝回答,如同一块巨石压在季沉的心头,压抑、痛苦。

    “季沉,你不知道我的痛苦是什么,你也不知道失忆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那种对过去的一切都很迷茫却又不敢去好奇的感觉,你不懂。你更加不清楚,当我知道关厉珏为我死的时候,我的心情是什么,我竟然连关厉珏都是忘记了,季沉,你自己好好想想,关厉珏对我而言是什么,他的死对我而言是什么,而我现在不只是忘记他为我死的这件事,更是忘记了你,忘记和你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呼吸。”

    季沉的手颤抖着,心头狠狠震动着。

    是啊,他怎么把这个也给忘了,他怎么……

    关厉珏的死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一个无法解开的结,她表面上已经释然了,已经淡定了,可他清楚关厉珏的死是多么打击她。

    然而,她这一次车祸失忆连关厉珏的死都忘了,足以说明自己带给她的痛苦和难过有多么的深刻和伤人。

    就在季沉决定要放手的刹那,他突然看到了墓碑上关厉珏的那双漆黑的眼,猛地,他的脑海中冲出一个决定来!

    “乔乔,不管你如何说,不管你现在有多排斥我,不管你有多恨我,我都不会放手!半年前我已经放过一次手,这一次,我绝不!除非我死!”

    乐乔被他抱得很紧很紧,紧的她都要不能呼吸了,她仰起头,白皙的脸蛋儿上满是惊愕和震惊,在那双星辰般的眸子里,浮现了浅浅的幽光。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绝不放手!”

    “除非我死!”

    “乔乔,我爱你,如果让我停止爱你,那我宁可死!”

    他这一句话一句话,都像是一个个大大的棒槌,一下一下狠狠的敲在乐乔的脑袋上,心口上。

    “你、你、你瞎说什么呢?我才不……”

    相信你三个字还未说出口,她的唇瓣上便覆盖了他冰凉的薄唇,那样熟悉的感觉如同致命的诱惑,吸引着她抬起手抱住他的腰身,吸引着她一点点的想要靠近他……

    季沉不管不顾的吻着乐乔,将他的一腔疼爱与温柔全部借助这个吻揉进她的身体里,将他全部的热情和深爱都是深深地刻在她的灵魂里。

    一开始还睁开眼睛的乐乔双眼越来越迷蒙,氤氲的水汽从她眼睛里散发出来,显得格外的动人、也格外的诱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