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87章 你以为你长得好看了不起?
    “我都知道的,不用解释。”陆煜寒淡淡道,“我们现在是回医院,还是我送你回家?”

    杨许诺咬着唇,定定看着陆煜寒那淡漠而又受伤的表情,其实她是知道的,这个男人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但他的心里很难受,一次次看到乐乔和季沉好,看到他们甜蜜的样子,他的心里怎么会不难受?

    可比起这些,他更加难受的是乐乔完全不把当初和他在一起的事情放在心上,放在记忆里,在最后想要依靠他的时候却为了别人放弃。

    他刚刚之所以主动拉着杨许诺出来,不也是不忍心看到她难过纠结的样子吗?

    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她!

    然而,陆煜寒也永远都不知道,杨许诺到底有多爱他。

    杨许诺转过头,吸了吸鼻子,道:“还是送我去医院吧,季沉一定会送三妹去医院,我今晚还要去看看她的情况。”

    她去医院的话,他也会放心一点不是吗?

    陆煜寒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深深看了杨许诺一眼,“多谢!”

    “呵。”杨许诺自我嘲讽的笑了笑。

    多谢?

    真的那么见外吗?

    其实乐乔是自己的妹妹,她上心也是应该的。

    到了医院之后,乐乔甩开了季沉的手,严肃道:“我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谁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是否亲密,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来打扰我!”

    “不要打扰你?乔乔,你这话是怎么说的?”

    乐乔手指一颤,肃穆道:“你听不懂人话吗?还是季少你是火星人,我说了,不要来打扰我,我自己回去就好!”

    “乔乔,我并不是火星人,不过你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你当初知道我的身份时那愤怒的样子,那个时候你也是这么口口声声说我的,乔乔,你真的很可爱!”

    乐乔闻言,神色一动,“你别和我提以前的事情,我才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现在请从我眼前消失!”

    “我不会消失,我会一直守着你,如果你实在不想看到我的话你就闭上眼睛,我抱你回病房!”

    “你这个流氓!”

    “大约也只有你会把江州第一少将当做是流氓!”季沉感慨道,按下心底乐乔对自己的疏远而产生的难过和悲哀,弯身就把乐乔给抱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这里可是医院,你信不信我叫人了!”

    “你大可以叫人,我也希望整个医院的人都能看到乔乔你可爱妩媚的动人模样。”季沉一边说着这样无耻的话,一边抱着乐乔走进了电梯。

    来往的病人和护士都看到这一幕,尽管在医院也能看到这样的一幕,可抱着乐乔的季沉实在是太英俊太引人注目了,这个男人走到哪里都是个发光体,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也能吸引众人的视线。

    感受到周围那些爱慕的眼神,季沉怀里的乐乔脸色很是不好看,她悄悄抬眼去看季沉的下巴,这下巴实在是太完美了,唔,还有他的轮廓,就好像是被上帝特意雕刻出来的一样,好冷硬,也好完美。

    这种冷硬的线条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渐渐往上看去,突然对上他那深邃如无底洞的眸子,乐乔的心口猛地一跳,然后再漏跳一拍。

    “你、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季沉勾起性感的薄唇,“乔乔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这张脸,若是喜欢的话,可以一直看,大大方方的看!”

    乐乔闻言,嘴角狠狠一抽,“我什么时候喜欢看你这张脸了,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就了不起了么,我才不稀罕看呢。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季少麻烦你回去照照镜子好吗?你又不是那种帅的人神共愤的家伙。”

    季沉眯起眸,盯着她,“那在乔乔你的眼里,哪个男人比我长得好看?哪个男人才是帅的人神共愤的家伙?”

    这话,夹杂着些许醋味!

    乐乔愣了愣神,在本就缺失了一些的记忆中思考了一下有没有比抱着自己的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更加好看的家伙。

    可想了许久,直到季沉都把她放在床上了,她还是没有想出来。

    吸了吸鼻子,乐乔严肃的看着那去给自己倒水的男人,“我才不告诉你呢,反正有就是了!”

    季沉偏头,淡淡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很伤乐乔的自尊,她都是看出来了,季沉分明就是不信她的。

    眯起美眸,乐乔哼哼两声,“我现在已经回来了,麻烦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乔乔你若是想睡觉就直接睡好了,我在这里守着你!”

    “你、你守着我,我睡不着!”她结巴道。

    她现在是真的睡不着。

    “之前我也守着你,可你不也睡得很好?”男人挑眉,那俊脸上满是不在意。

    乐乔咬着牙,“那是之前,我现在睡不着了。”

    都已经知道他和那个女人的事情了,乐乔作为一个替身,怎么可能在欺骗了自己这么久,又欺骗了自己感情的男人面前睡觉?

    她睡得着才怪了!

    季沉端着温水坐在床边,在她愤怒又忧伤的眼神中凑近,温热的呼吸在他说话的时候打在她的鼻子上,她只觉得鼻子痒痒的。

    他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或者你想起什么了?这么排斥我,总得告诉我一个理由,让我知道我犯了什么样的错,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是?即便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也有上法庭为自己申诉的机会,乔乔,你不能对我这么霸道专制!”

    季沉这些话说的很严肃,乐乔听的也很认真。

    她仔细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样。

    “你肯定会不承认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是罪人,你只是个骗子,没有人会让你上法庭的,我这里也不是法庭!”乐乔一本正经的说道,随即转过头,“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真的不要我守着?”季沉道。

    “不要!”

    “那好!”季沉这一次格外的好说话,点头之后就出去了,乐乔震惊的看着他的背影,好奇了。

    不过她到底还是没有叫住季沉,反正她和他都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