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289章 哪里比得过乔乔的万分之一
    安娜有这样的自信也是因为她有这样的资本,一张脸蛋足以让很多男人为她疯狂,还有她这双白皙修长的魔鬼美腿,更是让许多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奉献一切,此时她使用这样的美人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爆发力很强大的计策,只可惜……

    她的计策对象却是选错了人。

    如果季沉真的是那种为女色所迷的男人,当初就不会冷眼看着她嫁给伦斯韩,更加不会在她结婚的那一天很淡定的说了一句:“好好过日子。”

    那时候的她以为季沉只是年少轻狂,是真的爱她,在意她,可到了后来,季沉一次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而他依旧是那英俊迷人、优秀出众的部队精英,哪怕是走到了今日,也不曾主动找自己说一句话,看自己一眼,如果不是在荣城遇见的话,只怕此生季沉都想不起还有这样一个人来。

    她一开始,就是用错了计策。

    见季沉的神色一点儿都没有变化,那眼睛里的光芒倒是越发的阴森幽暗起来,安娜的心头泛起阵阵的冰凉。

    她退后了一些,看着季沉那不动如山的气势,轻声问道:“季沉,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眯起黑眸,在季沉抬眼看向安娜的那一刹,安娜只觉得自己想像是瞬间被万年的寒冰包裹,禁锢起来。

    她颤抖了一下,“季沉……你、你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我只问你一件事。”

    “什么、什么事?”

    “你是不是去过医院了?”

    这话,夹杂着压抑的愠怒。

    安娜无辜的看着季沉,不等她解释,季沉已经淡淡道:“你去医院见过乔乔,我调过医院进出的监控记录了,安娜,你在我的眼里一直都是个骄傲自信的女人,这个时候说谎,只会让我更加看不起你!”

    捏紧拳头,不让季沉看到自己手心里的汗,安娜点头:“是,我是去医院了,我听说杨乐乔车祸了,好像很严重,所以特意去看看她,怎么了,难道我连去看看杨家三小姐的资格都没有吗?”

    “你真的只是去看她了吗?安娜,你说谎的时候还是这么淡定,我真是没想到,到了这一步你还敢在我面前说谎!”

    “我、我没有说谎!”安娜扬起下巴,“季沉,你别用这样冷酷的表情对着我,让我觉得陌生,心寒。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当初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又怎么会嫁给伦斯韩?现在我已经和伦斯韩离婚了,我甚至把我的很多生意都是带回了江州,我就是想以后在江州和你在一起,我们好好的过日子,我们……”

    “疯子!”季沉猛地站起身来,周身寒冽的气势压迫着安娜,可安娜愣是一步都没有后退,她咬着牙,定定看着季沉,“难道我说错了吗?我本来就是为了你才会一时冲动答应了伦斯韩的求婚,当初你但凡是说一句不同意,我都不会嫁给伦斯韩的,可你说了什么?不,你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难道我们在一起长大的情分就真的抵不过我的一次冲动吗?”

    “我以为你既然答应了伦斯韩的求婚,便是因为你看得上这个男人,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将你的一生都交给他。你说你是和我赌气,可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和我赌气?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赌气,嗯?”

    眯起眸子,季沉漆黑的眸里很是森寒凛冽。

    安娜听到这话,浑身的血液都是在瞬间被凝固起来,“你、你当真这么绝情吗?季沉,到了现在,你和我说,我没有资格和你赌气,这么说,我当初和你赌气的那些举动,压根就没有放在你的眼里?我对你的喜欢,我们一起长大的情分,在你的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她那诘问的眼神充斥着浓浓的不可置信,还有深入骨髓的悲伤!

    季沉蹙起剑眉,神色淡漠的看着她,“是,这些东西……一文不值!”

    砰!

    安娜被季沉冷酷无情的话,还有那莫不在意的神色刺激得连站都站不稳,浑身的力气都在瞬间被抽空,她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季沉微微弯下腰来,语气残忍,“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给你一次机会,立刻离开江州,不然的话……三天之后,你在江州的所有势力都会被我拔除,还有,你自己……也会进入锒铛囹圄!”

    脸色刷的变白,安娜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沉,“你、你说什么?”

    “你说得对,看在你我一起长大的情分上,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这些年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看在眼里,你做的那些错事……我也可以一并帮你算清楚,别以为你成为伦斯韩的夫人我就奈何不了你,也别以为你如今有了一些财富和权力我就对付不了你,安娜,不要太天真了!”

    安娜满眼猩红,狰狞的看着季沉。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缓缓站直了身体,季沉冷笑道:“为什么?这个问题问得好,本来你在S国做你的安娜夫人,与我井水不犯河水,只可惜……”

    “是为了那个女人?”安娜猛地叫出声来。

    “没错,就是为了乔乔。原本你只要不伤害乔乔,我便不会在意你到底做了什么,也不会在意你这个人,可你竟然敢去她的面前误导她,让她受了这么多的苦楚,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你吗?”

    “不会的,这不可能!”安娜神色惨白的嘶吼着,“我不相信你说的这些,你怎么可能会爱上那个女人?她有什么好的?你喜欢她,和她结婚,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我罢了,对不对季沉,其实你喜欢她,都是因为我!你爱的人是我,是我!”

    “你真是疯了!”

    季沉转过身就要走,原本无力坐在地上的安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两只手死死拽着季沉的右脚不让他离开。

    “放手!”

    “不,我不放,季沉,你告诉我,你爱的人是我,不是杨乐乔!你和她在一起都是因为她的眼睛长得和我像,是不是?”

    季沉嫌恶的回头看着安娜乞求又疯狂的脸庞,蹙起剑眉,“不,你说错了,你的这双眼睛我从未仔细看过,但你今天这么说了,我也淡淡扫了一眼,你的眼睛根本没有资格与乔乔相比!这双眼睛,哪里抵得过乔乔眼睛的万分之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