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杨程显殉国,云雨月殉情,这已经成为杨建国心中最大的痛,如果乐乔再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季闻何尝不知道杨建国的心思,说实在的,如果是他处于杨建国这样的情形下,他也不乐意自己小儿子唯一的女儿进入部队,说不得最后在出任务的过程中遇到什么危险,英年早逝什么的……

    沉吟片刻,他道:“既然已经想清楚了,那就去做吧,你们杨家也并不是只有乐乔一个人,即便是乐乔最后知道了,她也会理解你的苦心的。”

    “是啊,这件事情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今日才和你说,就是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你这老家伙,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考虑的,再说了,你想做的事情,我什么时候不支持你了,嗯?”

    眯起眸,杨建国笑出了声:“是啊,你一直都是支持我的,所以咱们这几十年的革命友谊不曾断过啊。”

    季沉依旧上午出去,下午陪着乐乔,晚上给她做饭,在病房里陪她一起休息。

    如此,过了三天。

    三天之后的那一天早上,季沉被人约了出去,乐乔一个人在病房里无聊的很,于是去找了温暖一起玩耍。

    温暖虽然知道了乐乔的真实身份,可她还是很喜欢这个亲和美丽的姐姐,温暖觉得自己的房间总是有人来,而乐乔的病房却不一样,除了医生,其他人一般不会轻易来打扰她,于是两人就拿着象棋去了乐乔的病房。

    两人坐在床上,一人一边,认认真真的下棋,时不时说两句话。

    “温暖啊,你上次和我说的陆医生,是不是陆煜寒医生?”乐乔走了一步,旋即好奇道。

    “乐乔姐姐你是怎么知道的?”温暖疑惑地看着乐乔。

    乐乔神秘一笑,“我当然知道了,因为在这第一医院里,最年轻最英俊又最吸引小女孩儿注意力的医生除了他就再没有别人了,你真的很喜欢陆医生?”

    温暖沉默片刻,嘴角泛起一阵苦涩,“喜欢啊,可我知道自己喜欢也是没有用的,我虽然已经成年了,可我的身体却让我没有任何追求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你知道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我唯一知道的是,我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每一天,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生活。”

    乐乔怔怔看着温暖,从她的这一番话里,她仿佛也懂了什么。

    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生活。

    如果这是她的最后一天,她想怎么过呢?

    她一定要去找季沉!

    想到这里,乐乔好奇道:“那你喜欢陆医生,为什么不去找他呢?至少让他知道你是喜欢他的啊,而且你不是说了要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生活的么,那你最后一天不想去看看他?”

    乐乔现在说这话,显然是忘记自己的二姐喜欢陆煜寒的事情了,更加不清楚陆煜寒喜欢的人其实是她。

    温暖无语的解释道:“我以前有去找过陆医生的,我还和他成为了朋友,陆医生是个很好的人,他知道我的情况之后,时不时会抽空来看看我,而且我要与他一起合照,他都会答应,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好的医生,只是……我不能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烦恼,我只想他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而不是心中所有不能说的烦恼,有时候被人喜欢也是一种烦恼,姐姐你不知道吗?”

    乐乔想了想,觉得被人喜欢……确实是一种烦恼,尤其是被不喜欢的男人喜欢,更是一种烦恼!

    重重点头,她严肃道:“对的,这就是一种烦恼,我懂的。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不经常去找他呢?我好几次看到你你都一个人在病房里。”

    温暖叹了口气,“其实我想去找他的,只是他是个医生嘛,又那么厉害,肯定很忙的,而且我知道有一个人和他更般配,我不想去打扰他的生活。”

    “哦?什么人和陆煜寒般配?你说说?”

    “好像是新来的医生,我听见有人叫她杨医生,就是负责治疗你的那个漂亮医生啊。你不是还叫她……二姐吗?”

    “二姐?”乐乔震惊的看着温暖,手里的棋都差点儿掉了,“你说的竟然是我二姐?难道我二姐竟然已经和陆煜寒表白了吗?”

    自言自语着,乐乔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小温暖,你是怎么知道我二姐喜欢陆医生的?陆医生到底喜欢不喜欢我二姐?”

    温暖的脸色有点难看,但她还是努力扯出了一个阳光的微笑,白皙的小脸上是一片宁静,“我有一次去找陆医生的时候正好听到杨医生在和他表白,杨医生真的是个很有勇气的女孩子,我特别敬佩她。她表白之后就走了,陆医生最后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后来看到陆医生冲着杨医生笑过,那样的笑……绝对是温润如水的。”

    “乐乔姐姐,我今天和你说的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好吗?”

    “这是当然,等我抽个时间,一定要去问问二姐,到底是什么时候表白的,我也想调侃她一下,免得她每天都调侃我!”

    乐乔话落,病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只怕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一身黑色西装的美艳女人走了进来,还把门给反锁了,窗帘也拉上了,病房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温暖被吓到了,乐乔看着这女人一身黑衣,就好像是出席谁的葬礼一样,心头不由一阵泛凉,赶紧把桌子推开,将温暖拉入自己的怀里,“别害怕,没事的,有我在,别怕!”

    她正要下床穿上鞋子,谁知那进来的女人却是陡然将头顶的帽子拿了下来扔到地上。

    当乐乔看到她那张熟悉的妩媚脸蛋时,整个身体里的血液都是在瞬间凝固起来,她震惊的叫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安娜?”

    没错,这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打扮十分妖艳的女人,正是安娜,被季沉逼得无家可归,被季沉上头了一颗心的安娜!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