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00章 你到底对安娜做了什么
    “你的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乐乔急了,猛地站起身来,质问道:“怎么会无法回答呢?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样的问题是最直接不过的了,我知道,我二姐已经和你表白了,她是我们杨家的小公主,也是我最爱的二姐,她能够放下她的尊严来向你表白,这已经很出乎我的意料了,不管你是不是喜欢她,就算只是抱着负责的态度,这个问题你也不能逃避,不是吗?”

    陆煜寒没见过乐乔这么激动的说过什么,此时看着她激动的模样,他道:“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一个女孩子,可我出国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我以为她会喜欢我,等着我,但回来的时候却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亲耳听到她说爱上别的男人,你觉得我的心里在这短暂的时间中还能接受第二个女孩儿吗?”

    乐乔一怔,显然是没有想到陆煜寒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看似平静的坐在椅子上,但他眼底的汹涌和波浪却告诉她,其实他的心里很愤怒,也很激动。

    乐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定定看着他,而他也是回望着乐乔,两人一言不发的对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陆医生你在吗?”

    这清脆悦耳又熟悉的嗓音,显然就是杨许诺。

    “我在,请进。”

    杨许诺进来看到乐乔,眼底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波澜不惊的道:“三妹,安娜那边已经处理好了,季沉马上就会赶回来把她带走,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二姐,我……”

    “你的身体虽然恢复了不少,但还需要再看看,恢复记忆的事情也不能疏忽了,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我会来找你说说恢复记忆的计划。”

    乐乔不敢违背杨许诺的话,只得点点头,“好的,二姐!”

    乐乔走后,杨许诺抬手撩了一下自己额间的头发,神色平静的看着坐在椅子上脸色有些阴沉的陆煜寒,笑道:“其实陆医生你根本不用有这么大的压力,我三妹说的那些话都只是孩子话而已,至于你说的那些……我的确是听到了,我也没有任何强求你的意思,我杨许诺好歹也是杨家的女儿,是绝对不会纠缠任何人的,等我三妹的事情解决了,她的记忆也恢复了,我想我要回到临城去了。”

    “你要回临城?不是说要在这边交流一年到三年不等吗?”

    陆煜寒的目光,变得有些莫名。

    杨许诺淡淡一笑,“计划赶不上变化,好了,我也没什么事情了,我先出去了。”

    在杨许诺转身的刹那,陆煜寒的喉咙分明动了好几下,只是他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就这么让她走了。

    是的,他刚刚也说过了,不管他有没有放下曾经深深爱过的乐乔,在短时间之内他都不打算再有下一段感情了。

    “二姐,我错了,我不该去和陆煜寒说那些话,我更加不该让二姐你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其实我……”

    “你有什么错的,你不过也是关心我罢了,但是三妹,以后我都不希望你再和陆煜寒说那些话了,我和他……看缘分吧,对了,等你恢复之后我就要回到临城军医院述职了,所以现在更加没有什么希望了,淡定点,二姐又不是那种会为了感情执着固执又不懂事的人。”

    看着杨许诺那张看似平静淡然,实则难过委屈的脸庞,乐乔的心里很是难受,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二姐得到幸福。

    看今天陆煜寒的反应和表现,其实他对二姐是有点意思的,至于他说的那个曾经喜欢的人,管她是谁呢,反正现在陆煜寒是和那个人没有机会了的,他的机会,只有二姐!

    杨许诺并不知道乐乔在想什么,如果她知道乐乔是在琢磨如何让陆煜寒认清楚他心中那个人的事情,只怕又要担心了。

    乐乔在病房里躺了一个多小时,就在她准备起身出门溜达之际,看到了早上就离开的季沉。

    季沉进来时,额头上都还有着一层薄薄的汗。

    “你怎么来了?是了,你是来这里接安娜的吧,你看到她了吗?和她把话说清楚了没有?”

    乐乔一连问的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安娜的。

    季沉的脸色很是不虞,他沉吟片刻,坐在乐乔的床边,紧紧握着她的小手,凝重道:“我没有想到安娜会这么极端的来医院里找你,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在医院守着你的。”

    乐乔很想翻一个白眼,如果你在医院的话,安娜还能找不到其他的机会?

    她要是想杀自己,总是找得到机会的。

    不过见季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她也就没有说这刺激人的废话,而是好奇道:“你究竟对那个安娜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偏执,这么吓人?”

    季沉闻言,眸色越发的暗淡下来,“我给了她三天时间让她离开江州,可她以为我是说说而已,竟然还在算计着如何对付你,我最后只得把她做过的一些事情交给了警察局。”

    “你的意思是……安娜真的做过什么犯罪的事情?”

    “自然。”季沉眯起眸子,一字一句道:“有些事情和别人没有什么关系,都是自作孽而已。”

    “哦。”

    “就这样?”

    “不然我还要怎样?”乐乔眨巴眨巴眼睛,“你以为我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好意思,那不是我的格调,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知道太多了也不过是自寻烦恼,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要如何处置安娜。”

    “如何处置?这不是我的事情,这是警察局的事情。”

    “可……”乐乔犹豫一下,在季沉疑惑的目光中还是说出口来,“可是她毕竟是你的青梅,还是M国的安娜夫人,你真的不担心……”

    “乔乔,现在的你真的不用担心这些事,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是了。”

    不知为何,乐乔看着这样的季沉,心头有些惴惴不安。

    “今天安娜拿枪对着你的时候,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的去抢她的枪?”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