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04章 一脚踢了伦斯韩的……
    他那双手就像是魔鬼的手,让乐乔的浑身都是颤抖了一下,“伦斯韩你干什么?我警告你,如果你敢碰我一下的话,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季沉也不会放过你的!”

    “季沉?你现在还在提他,我告诉你,如果他今天晚上好运没死的话,我早晚也会送他去见阎王爷,你急什么,我很快就让你看到他,但是在那之前,我一定要先如了我的愿,我必须拿到属于我的!”

    在伦斯韩的眼中,之前若不是因为程然的阻挠,不是因为季沉带人算计,乐乔早就是他的女人了。

    他当时喜欢乐乔,现在自然也喜欢,只是这喜欢仅限于喜欢她的容貌和身体罢了。

    “伦斯韩你不要过来!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的手都是被捆着的,我看你怎么杀我!”

    乐乔急了,她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手又被捆着,伦斯韩的手直直朝着她的胸前摸了过来,可她怎么愿意让这个男人碰脏自己?

    闭上眼睛,狠狠一脚踢过去,这一脚不偏不倚,正准准的踢到伦斯韩小腹下方三寸的某个尴尬地方。

    “啊——”

    尖叫声,在深夜的山顶寺庙里响起,震撼人心!

    外面守着的三个杀手听到这尖叫,他们身体的某个地方也是仿佛一阵寒风吹过。

    乐乔见伦斯韩捂着他的那个地方倒在地上,疼得不断的大骂,呻吟,她连忙退到厢房里面一点的角落去,“伦斯韩,如果你再逼我的话,我就咬舌自尽,到时候我看你拿什么去换安娜,如果杨家和季家的人知道我死了,那么安娜也一定会死,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和原因,你都会失败!”

    伦斯韩本来痛得浑身都在颤抖,听到乐乔的威胁,此刻颤抖的更加厉害,咬着牙,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这个贱人!”

    “来人啊,给我进来!”

    守在外面的三人连忙进来,看到倒在地上,捂着某个地方的伦斯韩,嘴角也是狠狠一抽,虽然在门外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但现在亲眼看见,还是觉得有点胆寒。

    尤其是此刻,他们看乐乔的眼神都变得敬畏了许多,这女人的胆子可真是够大的。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我扶起来,送我回去休息,留下一个人来看着这个女人,如果她跑了,你们的钱就别想要了!”

    “是!”

    两个人扶着伦斯韩走了,还有一个站在原地,目光有些异样的看着乐乔,“刚刚……真是你做的?”

    乐乔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但还是点头。

    “真是厉害,佩服!”这个杀手好像就是之前让被打伤的另外一个杀手不要和自己计较的那个。

    “你好好休息,我在外面守着,别担心,不到最后老板是不会杀你的,但你也不能再继续惹他生气了,不然性命是保得住,但一定要吃苦!”

    说完,他就要转身出去了,乐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叫住了他,“喂,你叫什么名字?”

    “黑夜!”

    乐乔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着:“黑夜……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季沉,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你到底在哪里呢?你可知道我现在是被关在一座山上的一座庙里?

    “找不到,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关于她身上的信号。”

    林野沉声道。

    季沉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阴沉。

    明封也是走过来,“季队,这样不行的,我们这么找也找不到,乐乔的身上虽然有你放置的小型追踪器,但如果那个地方连信号都没有好,我们也无法找到她。”

    季沉摩挲着自己左手的拇指,嗓音沙哑:“你们说……是不是因为那些人把她藏在了没有信号的地方呢?在这江州之中,没有被光纤信号覆盖的地方有几处?”

    林野眼睛一亮,“原来是这样,我这就去排查!”

    石桥坐在电脑前,已经开始跟着一起排查光纤信号覆盖的地方范围了。

    明封坐在季沉身边,低声问道:“季队,你和乐乔是怎么被人追上的?那些杀手如何知道你们在哪里?”

    “应该是已经查过了我和乔乔之间的关系,还有我们会回季家的事情。”

    现在整个季家也是沸腾了,就是因为季沉遇到杀手,而乐乔也是被人绑架的事情。

    季沉能安心在这里找人,也是因为有季闻和杨建国两人震着才没让大家乱了阵脚。

    只希望他们能早点找到人。

    “季队,你觉得到底是什么人和你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非要杀了你不可呢?还有,那人为什么要绑架乐乔,他绑架乐乔有什么好处么,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季沉眯起眸子,仔细思考着明封说的这些话。

    眸色,渐渐暗了下来,他猛地站起身,吓得明封也是一跳。

    林野和石桥同时回头,“季队你怎么了?”

    “我知道是谁了,石桥,林野,你们两个继续排查,找到地方之后先不要轻举妄动。明封,你和我一起去警察局。”

    明封诧异,“去警察局干什么?”

    “找安娜!”

    除了安娜,还有她的丈夫伦斯韩,还有谁和她有这么大的仇恨?

    他也是最近才得到的消息,M国那边已经知道伦斯韩丢失了原子弹设计资料,他手中的很多大权都没了,而伦斯韩也是在失去大权之后就没有多少消息了,至于安娜……这个女人一直都是狡兔三窟的,即便是抱着必死之心去医院杀乔乔,但她同样会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她被抓起来,而乔乔没死。

    这个女人的心机城府,他以往一直不放在眼里,却没想到今天要和她好好的斗上一斗了。

    警察局。

    安娜坐在审讯室里,看到出现在眼前的英俊男人时,她的眼底闪过一道惊喜,“季沉,你是后悔了吗?你是来救我出去的?季沉,我就知道你是不会那么残忍的,我们好歹也有着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在,你不可能对我这么残忍!”

    她的自说自话让季沉一阵无语和嫌恶,他淡淡道:“安娜,我来只是想问你两个问题,没有别的事情。”

    “什么?你不是来救我的?”安娜愣了片刻,紧紧盯着季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