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的沉默让安娜心中的期待和希望都是在瞬间破灭,她瞪着季沉,恶狠狠道:“你既然不是来救我的,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难道你还嫌你害我害的不够吗?我以为你会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放过我,帮我一次,可你现在做了什么?你是不是觉得只有我死了才能让你消气?季沉,为了杨乐乔那个女人你还真是狠心,什么都做得出来,我告诉你,我不会后悔的,这一切我都不会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还是要这么对付杨乐乔,我还是要她死!是了,就算我被关起来,她也一定会死的,她一定会死!”

    安娜越来越狰狞的神色,越来越猩红的眸色,无不让人震惊,无不让人感到心寒。

    在审讯室外面看着监控的明封都是觉得浑身冒出一股寒气。

    这样偏执又可怕的女人,他真是第一次见,难怪季队要把她关进来了,谁知道她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季沉眯起黑眸,一字一句道:“果然和你有关系,告诉我,伦斯韩是不是来到了江州,是不是他抓走乔乔的?”

    “伦斯韩?”安娜听到这个名字,眼底一喜,“伦斯韩竟然真的来了,还真是有趣啊,哈哈,现在热闹了,季沉,这一次我看你该怎么办,那个女人她必死无疑了。”

    “是你让伦斯韩来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把你们偷走他文件的事情告诉了他而已,伦斯韩那个男人那么有城府有心机,哪里会听我的话?他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就算是你季沉也一样,听你的口气,杨乐乔那贱人现在已经是被他抓走了吗?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啊。”

    “你是不是还告诉了伦斯韩乔乔的真实身份?”季沉沉声问道,眼神越来越严肃。

    “是,就是我告诉他的,当初那贱人用关乐乐的身份来骗我,接近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呢?”

    “可她都已经失忆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这个问题你问的真是太好了季沉,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现在哪里还是什么高贵优雅的安娜夫人,我现在就是个阶下囚,任人看不起,任人欺负的阶下囚!季沉,是你把我害成了这个样子的,我不过是把杨乐乔那贱人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伦斯韩而已,你激动什么?难道你不觉得我才是真的受害者吗?”

    “你有今天都是因为你自作自受,安娜,我提醒过你,我也给了你三天的时间让你离开,可你做了什么?你想杀了乔乔,你觉得你会成功吗?”

    提到这个的时候,安娜的脸上明显浮现了懊悔的神色。

    “我只不过是被那个贱人给骗了而已,如果不是她拖延时间的话,我直接一枪打死她算了,怎么会有现在这一系列的麻烦?不过没关系,她早晚都会死的,伦斯韩是不会放过她的。”安娜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眸底闪过一道刺眼的寒光,她勾起干裂的唇,对着季沉惨然一笑,“季沉,你可知道伦斯韩当初想对那贱人做什么来着?”

    伦斯韩想对乐乔做什么?

    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见季沉脸色难看,阴沉如水,安娜觉得很满意,觉得满心的怨气都得到了一个释放,她仰头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哈哈哈,我就知道,伦斯韩是个好色的男人,抓到了杨乐乔,他不会什么都不做的,而杨乐乔即便是死,也会浑身都脏兮兮的去死,她这辈子就是个被人凌辱的命,我倒要看看,等她被伦斯韩上了之后你是不是还会只喜欢她一个人。”

    “你给我住嘴!”季沉生气的低吼道,伸出手紧紧捏着安娜纤细的手腕。

    他的力气大的吓人,安娜被捏的额头上直冒冷汗,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

    “季沉,你再生气又怎么样,你还是救不了她,她该死,她也活该被伦斯韩凌辱,这一切都是她活该的!”

    “我让你……闭嘴!”季沉的手突然松开了安娜的手腕,转而强势凌厉的握住了她的脖子。

    纤细的脖子被男人握在手中,仿佛只要下一秒他轻轻的用力,这个女人的脖子就会断去,绝了她一切的生机。

    安娜的脸色更加苍白起来,她近乎绝望的眼神紧紧盯着季沉,这样的目光让季沉的心里一阵的憋闷。

    “安娜,我问你,伦斯韩到底把乔乔抓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怎么会知道?季沉,你这样跑来问我杨乐乔被伦斯韩抓到什么地方是不是太冲动,也太天真了?别说我不知道,我就算是知道,也绝对不会告诉你的,我巴不得那贱人被伦斯韩折磨死,你还不知道吧,伦斯韩在床上有折磨人的怪癖,他会先拿鞭子狠狠抽打杨乐乔,然后再用蜡烛滴油,最后再……”

    安娜很想说下去,可脖子上的那股近乎杀灭的大力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呼吸都在这股杀气腾腾的力量之下变成了一种极度的奢侈!

    就在季沉即将忍不住把安娜掐死的前一秒,明封及时赶了进来,拽着季沉的手臂回来,“季队,先松开她,不要被她刺激到了,不会的,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的,乐乔虽然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但她一定会自保的。既然伦斯韩没有当场杀了乐乔,一定是留着她有用,他不会伤害乐乔的。”

    明封的这些话虽然效果不大,但还是帮助季沉压制下了一分怒意和几分杀气。

    季沉松开自己的脖子之后,安娜两只手都紧紧抱着自己的脖子,努力的深呼吸起来。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神智都要涣散了,她甚至以为她今天是肯定活不了了,没想到……

    狠狠咳嗽了几声,安娜沙哑着嗓音说道:“你说得对,伦斯韩现在当然不会杀了杨乐乔,可他早晚都会动手的,等我出去之后,伦斯韩会立刻杀了杨乐乔,不,应该是我亲手杀了她才对,只有亲手杀了她才能泄我的心头之恨,不然的话我这辈子都会后悔下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