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对着外面的黑夜喊了一声,“喂,我饿了,能不能给我拿点吃的?”

    虽然她现在是被囚禁的人,但也有人权的好吗?

    不一会儿,男人拿着两个面包,一盒牛奶进来了。

    “想不到你的心态倒是不错,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吃的,你真的不怕死吗?”黑夜神色莫名的看着乐乔。

    乐乔摇头,很淡定的把被捆着的双手举在他的面前,“能帮我解开吗?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跑掉的,而且我想跑也不是你的对手,不是吗?你解开了我才好吃东西啊。”

    黑夜蹙起眉头,看起来有些犹豫。

    “我真的不会跑,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用枪对着我,等我吃完了你再给我捆起来就是了。”

    不一会儿,乐乔便一只手拿着牛奶,一只手拿着面包的开始吃了起来,“你这个人还真是个好人,你不是杀手么,为什么会对你的囚犯这么好?”

    “我是杀手,但我从不杀人。”黑夜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你从不杀人?那你做什么杀手?”乐乔不信。

    “我只是靠着做杀手赚点钱而已,至于杀人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他们来做的,比如现在的我就负责看着你,懂吗?”

    “那伦斯韩给了你们多少钱?”

    其实乐乔更好奇的是,这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不多,五百万。”

    “五百万?虽然说不是很多,但也不少了,你们分下来的时候,你能拿到多少?”

    黑夜眯起眸,“不知道,大概二十万吧。”

    “才二十万?这不科学啊,他们欺负你?”

    黑夜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没想到一个被抓来的人质不但不害怕,还很有兴致的和绑架她来的杀手聊天,这算什么?

    这个女人还真是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呢。

    “他们不是欺负我,只是因为我不杀人,所以分的要少一些。”

    “其实你大可不必干这个的,你可以进部队啊,不过你一定做了很多坏事,你这个样子进部队,部队也是不会要的。”

    “你说得对,部队当然不会要我。”说完,黑夜似乎想到了什么,“你以前是部队里的人,你的男人也是部队里的人,是不是?”

    “我的男人?”

    “就是江州第一少将,季沉。”

    “对了,他现在怎么样了?你应该是能够知道他的情况的,我问你,他……还好吧?”

    当时她也不知道有多少杀手跟着季沉去了,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情况都还很后怕。

    黑夜沉默片刻,“他应该没死,而那些杀手……大约是一个都不剩了,但凡有一个活着的都会来老板这里报告,拿钱,可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回来,所以我想他应该是没死。”

    “那就好,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谢谢你。”乐乔眨巴一下眼睛,又喝了一口牛奶,道:“对了黑夜,你刚刚为什么突然问我关于部队的事情,难道你很想了解部队?还是……你以前是部队里的人?”

    乐乔总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他自己的原则,也有他自己的坚持,到底是什么呢?

    “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觉得你问的太多了吗?”

    乐乔暗暗吐了吐舌头,“那我问一个关于我的事情可好?伦斯韩什么时候用我去换安娜?”

    她现在可不想被关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

    “老板被你踢了一脚,那一脚很厉害,他到现在都还在休息,咳咳……那个地方还在痛,这一痛,大概要很久了,除非是去医院,不然的话,你至少还需要等三天。”

    “三天这么久?”也不知道季沉在三天之内能不能找到自己。

    “嗯。”

    “伦斯韩的伤……真的有那么严重吗?我不太相信。”

    “其实我也不想相信,大概是你当时太害怕了,所以掌握不住力度吧。”其实黑夜会忍不住想,乐乔的这一脚会不会把伦斯韩踢的以后都碰不了女人。

    “额……好吧,谁让他想对我做那种事情的,那个男人真是恶心,狠毒!”

    黑夜看了她一眼,兀自转身要出去了,乐乔吃完了面包,喊道:“你不把我捆起来了?”

    “捆和不捆,你都逃不走,何必多此一举。”

    他关好门,还守在外面。

    乐乔看了眼放在一边的绳子,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这个叫做黑夜的杀手,人还挺不错的呢。

    “我们今晚就出发吗?”

    “嗯,现在就去,不然天亮了就要等明天晚上了。”季沉肃然道。

    带着明封、林野、石桥三人,季沉一行人往及安山的方向去了。

    他们都是特战队的人,又穿着能够轻松融入黑夜的作战服装,摸到山顶的云安寺外不成问题。

    “该死的女人……等我好起来,我一定要把她绑起来,狠狠折磨她三天三夜!”

    在另外一间厢房里,不断传出伦斯韩愤怒的谩骂声。

    “等安娜救出来之后,我非得杀了她,不,要先折磨她,等我厌恶了再杀了她,嗯,就这样!”

    “混蛋……痛死我了!”

    门口守着的两个杀手,一个轻轻揉着自己的肩膀,“先前我还觉得那个女人用扳手给我肩膀来的这一手算是狠辣的了,没想到她踢老板的那一脚更是狠辣,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还有这样的强势一面。”

    “你别忘了,这个女人虽然现在失忆了,但她毕竟是在部队里待过,你没发现她的一举一动都很有章法吗?”

    “你说的也不错,当时她和我们的人对峙时,拿枪的姿势就很专业。”

    “不管怎么样,干完这一次我要好好休息一下,咱们这里可是死了不少同伴,去刺杀季沉的人一直都没有回来,还有,其中那个最厉害的狙击手也没有消息了,你想想季沉是有多可怕。”

    “当初接这笔生意的时候我就有些忐忑,毕竟是江州军区的少将,又是什么特战队的人,这样去杀他,即便是以多胜少都是惨烈,谁能想到一个人都没有成功活着回来。”

    “现在不管怎么后悔,生意都已经接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希望我们早点结束这里的事情,回到M国去休息一段时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