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19章 安娜和乐乔同归于尽
    她还在想,为什么她只能想起一些模糊的画面,却想不起所有的事情呢?

    她和季沉的心结已经解开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想起?

    难道她这辈子都无法想起从前的事情了吗?“不,不会的,我肯定能想起来的。”

    乐乔的自言自语,引起了一声低低的嘲笑。

    她猛地抬头,看到安娜的那一瞬,安娜也是在第一瞬间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杨乐乔,你想不到我还会回来吧,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耽误任何时间,我必须杀了你,我才甘心,我才能离开江州!”

    说完,她就要扣动扳机。

    乐乔也是反应快,伸手就把面前滚烫的咖啡往安娜的身上一泼,这枪是消音枪,因为咖啡泼在手背上的滚烫,安娜并没有打中乐乔,但玻璃还是被子弹给击穿。

    周围的人在这个时候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有人甚至站起身来看热闹。

    服务员们就要过来,却被安娜一声震住,“谁敢过来我就杀了谁!”

    一时之间,大家都不敢过来了,个别人还很有心思的在揣测,这是不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要杀死对方的节奏?

    乐乔将身后的抱枕扔了出去,还有桌子上的盘子,杯子……

    安娜对着乐乔的那边胡乱开枪,手腕突然一痛,一股疾劲的风声袭来,安娜的胸口被一拳击中,当即痛的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安娜,你不该回来的,你应该知道我有多厌恶你,有多恨你!”乐乔一字一句道,手中的枪扔了出去,一脚把安娜也踢倒在地上。

    “都给我让开!”乐乔淡淡道,这声音不大,但气势比刚刚安娜拿着枪威胁人的时候还要狠厉。

    一脚狠狠踩在地上趴着的安娜的手背上,乐乔定定看着她苍白的脸庞,“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嗯?你就这么想杀我吗?”

    “我当然想杀你!杨乐乔,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我恨不得杀你一千次一万次,把你剥皮抽筋!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就知道勾引……啊——”

    乐乔一用力,安娜连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痛苦的尖叫。

    乐乔眯起眸子,缓缓蹲下身来,“你知道么,其实你才是贱人,你明明已经嫁人了,为了别的男人选择离婚,抛弃孩子,来追求一个对你毫无感觉的男人。你不觉得你才是真正的在犯贱吗?安娜,其实你很清楚,不管你做什么季沉都不会喜欢你,他爱的人永远都只有我乐乔一个,你算什么?你这样做,只会让人更加看不起你,你或许很恨我,殊不知,其实我也厌恶你到了极点。”

    “此时的你在江州就好像是过街老鼠,任何人只要知道你的来历和做的那些事,都会厌恶你,讨厌你,而你呢?还洋洋自得的以贵妇自居,安娜,你觉得你凭什么呢?嗯?”

    乐乔的话很是伤人,安娜的眼神都渐渐变得绝望去起来,而乐乔要的就是如此。

    有些人,你如果不让她彻底绝望的话,她这辈子都会在最后的渺茫希望泥沼中挣扎,死活不愿放弃,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将困在自己给自己设计的牢里,有什么意思呢?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安娜,其实你和伦斯韩的事情真的和我没什么关系,和季沉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你,自从你来到江州之后,我车祸,失忆,伦斯韩又来找你,还狠心的杀害了黑夜,就连小温暖都是在今天死去,你就是一个倒霉的人,你走到哪里,哪里就倒霉!我对你,是真的厌恶的狠了。但是你放心,我今天不会杀你的,我只会把你送到监狱里去待一段时间,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乐乔说完,拉着安娜从地上起来,周围的人都退开了好远,生怕这两个打架的女人会突然对自己动手。

    从以前到现在,最难处理的便是女人之间争夺男人的事情,眼前……正是如此!

    安娜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手背都被乐乔给踩肿了,她那迷茫的眼神突然看到在乐乔身后的被子弹穿过之后破碎的玻璃,周身的力气都突然集中起来,眸子里是不顾一切的凶狠和绝望,还有那宁可同归于尽的恨意!

    “杨乐乔,你去死吧!”

    乐乔没想到安娜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大的力气,她的身体也还没有恢复完全,力气本就没有之前大,加上现在还没有心理准备,安娜推着她整个人往身后撞去。

    她当即明白了安娜的意图。

    想要挣扎,却挣扎不来!

    “不要!”

    刚刚从车子里飞奔下来的林野和明封见状,同时冲过来,想要接住从楼上掉下来的那两个人,可他们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砰砰!

    乐乔在掉下去的那一瞬,死死拉住了安娜的衣服,在两人从二楼的窗户掉下去时,安娜反而比她先落下去。

    身体狠狠坠地,乐乔只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外冒出来,而她的记忆也在这个时候全部恢复了。

    她想起了季沉那深沉的笑意,想起他似笑非笑的揶揄,想起他每天为自己做早餐,想起他在精英基地对自己的培训……想起每一个有他的夜晚……只可惜,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她好不容易想起了他,还没有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自己却要……

    对不起,季沉,我不是故意想要离开你的,我真的很舍不得你,很舍不得!

    刚刚找到那一片拇指大小的黑色芯片的季沉正要勾起嘴角,心口突然像是被扎入了一把尖刀般的疼痛起来,那种痛,是他用一切自制力都无法压制的痛。

    深吸一口气,季沉还是觉得自己很难受,浑身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冰冷,刺骨,却又沉重,憋闷!

    “季队,你怎么了?”

    石桥在旁边看到季沉的不对劲,连忙问道。

    季沉摇摇头,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闭上眼睛缓缓感受着那种刺骨的痛,他低低道:“难道是乔乔出事了?”

    这样强烈的反应,也只有和乔乔有关系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