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手术一直从下午三点持续到晚上十一点,整整八个小时的手术时间,而外面的人也等了足足八个小时。

    陆煜寒率先出来,杨许诺跟在他的身边,两人的神色都很难看,眉宇间满是疲倦之色。

    “陆医生,我孙女现在如何了?”

    “许诺,乐乔丫头怎么样了?”

    杨许诺看向陆煜寒,道:“还是你来说吧。”

    “好,乐乔的命暂时是保住了,但是这一次摔伤很严重,多处骨折,这个好好保养也是没问题的,最大的问题是她的脑部受到了严重的撞击,这一次比上次车祸还要重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另外……她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以后只怕连稍微剧烈一点的运动都做不了,若是幸运醒来的话,也是不能再进入部队了。”

    这还是好的,坏的是……她很有可能会死去。

    虽然陆煜寒没有说,但这里的人都看的出来他的意思。

    他说的,全是最好的情况,可眼下最好的情况都是这么惨烈,那若是稍微有一点不好,她是不是就会……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眼睛都湿润了。

    “你不是最好的脑科医生吗,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救她的,对不对?”季沉突然一把抓住陆煜寒的手臂,满眼乞求的看着他。

    这是他再一次为乐乔在陆煜寒的面前低头。

    这个如王者般的男人,每一次,都是为了她低头,他的要求不高,只是希望她能够醒来,能够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陆煜寒现在早已经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也知道季沉有多爱乐乔,他重重点头,凝重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杨许诺走过去扶着季沉,道:“季沉,你要相信陆医生和我,我们都会尽力的,现在你先去休息好吗,乐乔很快就会被转移到重症病房,到时候你们再去看她。”

    季沉的浑身颤抖着,他现在只想看到他的妻子,看到他的爱人。

    “我要陪着她,一步也不离开她。”

    陆煜寒和杨许诺对视一眼,看到季沉眸底的坚决,同时点头,“好。”

    车祸之后,本以为一切的不好都已经过去,谁又能想到,车祸之后还有绑架,绑架之后还有谋杀!

    白茫茫的一片世界里,乐乔一个人孤独的走在世界的尽头,这里下着雪,但雪花却是温暖的,好奇怪的景色。

    轻轻踩着步子,她看着周围的白,总觉得这个地方少了点什么。

    “乔乔?”

    一声熟悉的声音从天际传来,乐乔的心头突然泛起一阵不安和苦涩,这声音真的好熟悉,难道是她认识的人吗?

    “乔乔,我求你醒过来,好不好?醒过来!”

    那个人,是在叫自己起床?

    乐乔动了动脚步,又听到他叫自己“乔乔”的声音,她眨巴一下眼睛,看不到人,“你是谁?你在哪里?”

    这里,好像一个遥远又苍白的梦。

    “乔乔,醒醒。醒来好不好,等你醒过来,我带你去看海。”

    带我去看海?

    乐乔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季沉……这两个字突然出现在乐乔的脑海中,脑海里像是在放电影一样,放映着她和这个叫做季沉的男人曾经的过往一切。

    相遇,相知,相爱……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可紧接而来的便是各种各样的考验。

    乐乔,如果你醒来的话,这一切噩梦就结束了,到时候你就能拥抱属于你的幸福了。

    心底深处,有一个声音不断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

    迷迷糊糊睁开眼,乐乔在梦里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很好,可一睁开眼睛,浑身都开始剧痛起来,这种痛就好像是浑身骨头都断了,散架了,她整个人如同被重新组装过来的一般。

    好难受。

    不过,看到趴在自己床边的一个人影,感受到那种熟悉,渐渐清晰的视线里也映出了他冷硬的轮廓,乐乔的心底一喜,“季沉……”

    她开口说了话,只是声音太过嘶哑,又很虚弱,如果不注意听的话,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趴在床边的人,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猛地抬起头来,在他的眼角,还有他俊美的脸庞上,乐乔分明看到了眼泪。

    “你、刚刚在哭?”乐乔这一次的声音大了一些,虽然依旧沙哑,但好歹听得见了。

    季沉擦了一把眼泪,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她真的醒过来了,不敢相信她竟然开口和自己说话了。

    “乔乔,乔乔你还记得我吗?乔乔你怎么样,感觉如何,你现在是什么感觉,你……”

    蹙起秀眉,乐乔在季沉关心又担忧的目光中扯了扯嘴角,“我、还好,就是浑身都有点疼,你说我不记得你了?唔,我只是不记得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的,原来你也会哭的吗?我还以为堂堂江州第一少将是不会哭鼻子的呢。”

    她故意在揶揄他,与他开玩笑,就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结果气氛没缓和好,季沉听了她的话之后,眼泪更是如同决堤的洪水奔涌而来。

    “你、你哭什么呀?季沉,你别哭啊,其实我只是……”

    “没事,我太高兴了,乔乔你别动,也别说话,疼的话就告诉我,我去叫陆煜寒和杨许诺过来。”

    乐乔一听这话,脑海中也是浮现了自己失忆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不用了,我不是很痛,我只是……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季沉,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们只能来生再见了。”

    想起被安娜推下二楼的那一瞬,乐乔的眼神突然凝固了片刻,“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怎么办?”

    季沉轻轻握着她的手,语气坚决又真诚:“如果你死了,那我陪你就是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这个笨蛋。”乐乔怒道,扯到了自己的伤口,她突然惊呼了一声疼。

    “哪里疼?别动,我去叫陆煜寒。”

    “别。”乐乔轻轻喊了一声:“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她要好好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