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26章 夫人觉得我该去帮忙抢婚?
    杨许诺转过身,脸蛋上的巴掌印还很明显,只是她那眉宇间最初的担忧已经消散殆尽,当她抬眼看向陆煜寒的时候,只剩下浅浅的笑意和轻松。

    这是许久以来,陆煜寒第一次在她的脸上看到这样放松的神情。

    陆煜寒怎么也不能理解,杨许诺最后做的竟然是这样的事情,可他愿意相信,这是她发自内心想要做的。

    目送着杨许诺出去,陆煜寒转过身来,静静看着关果凌那莫名的脸蛋儿,“你想和我说什么?”

    “陆煜寒,我不得不说,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绝对做不出杨许诺刚刚做的那些事情,是我的,我会争取,不是我的,我也会想办法争取,可我绝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向别人低头,放下自己的身段和尊严低头,你明白吗?”

    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感动,陆煜寒微微感慨:“是啊,这就是你和她最大的不同,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喜欢她的原因,她总是那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可她有她自己的原则,她不会打破原则,更加不会仗势欺人,果凌,你我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人,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爱上你的原因,有时候太过了解一个人,只会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明白,而感情……有时候不需要这样过于深刻的明白和了解。懂吗?”

    关果凌懂。

    不然的话,她不会是现在这样平静的神情。

    闭着眼睛,关果凌把自己的眼泪倒流回去,她低低道:“好,我现在就问你三个问题。第一,你已经知道是我算计陆家的公司,是我和陆叔叔造就了现在的场面,你会原谅我吗?”

    “会!”

    陆煜寒想也不想就回答了。

    关果凌震惊的睁开眼,“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问第二个问题吧。”

    陆煜寒知道关果凌这些年来的执着,她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没有结婚,就是为了等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话,她现在或许已经是家庭美满,事业有成了。

    这个女人不适合自己,可他到底也耽搁了她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能原谅她的执着呢?

    “好,第二个问题,如果我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的话,你答应吗?”

    这一场订婚,如果是哪一方提出来的话,哪一方就占据了主动的位置,而关果凌身为一个女子,又是她早就的这场婚礼,她必须想办法退掉。

    她就是这么一个聪明,又懂得顾全大局的女人,知道不可能的话就不会再强求,她必须以最小的代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既然陆煜寒都已经决定要和自己翻脸了,那她就必须作为主动的那个人出现,否则的话她就丢脸了,关家也会丢脸。

    “当然可以,我知道你都在顾忌什么,你放心吧,我只是在医院工作而已,在这个圈子里不需要太多的名誉和尊严,你大可以主动提出退婚,告诉大家你不想和我订婚了,我陆煜寒配不上你。”

    “其实你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个结果吗?只要我愿意退婚,你就什么都愿意做,对不对?陆煜寒,现在的我想起来还真是觉得讽刺,我不顾一切,算尽一切,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而你却是为了解除今天这样的关系就愿意付出一切,我真是很难想象你的决心。”

    陆煜寒一言不发的看着关果凌。

    她一直都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这样的话,他不必说什么。

    关果凌深吸一口气,道:“既然第二个问题你也回答我了,那么现在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她刻意看了一眼那没有关完的门缝,大声问道:“陆煜寒,你说你喜欢杨许诺,你想要和她在一起,到底是因为你真的爱上了她,还是因为……你得不到杨乐乔,所以便和杨许诺在一起,把她当做是杨乐乔的替身呢?”

    这个问题何其犀利,何其刺耳。

    陆煜寒正要回答,却被关果凌打断,“这个问题我也只是问问而已,不需要你回答我,你只需要一会儿好好配合我演好今天晚上的那出戏就是了。”

    语罢,关果凌扬起下巴,骄傲的如同一个公主的离开了休息室。

    出去时,她深深望了一眼同样是在看着她的杨许诺,“杨许诺,恭喜你,你赢了,只是……你能不能笑到最后,还要看你的运气,和那个男人的真心。”

    乐乔很无聊的在医院里待着,虽然有季沉和自己一起说说话,打打游戏什么的,但她还是心不在焉的。

    “亲爱的夫人,你已经输了十三次了,你确定你还要输下去吗?”

    乐乔闻言,赶紧看向自己的游戏人物,不就是打个坦克赛么,怎么输了这么多次?

    “你是不是故意的呀?”

    “哦?故意什么?”

    乐乔咬咬唇,道:“你故意把陆煜寒和关果凌要订婚的事情告诉我,好让我分心,这样的话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是不是?我这都已经输了十三次了,我二姐还没有回来,也没有见到你出去打个电话,或者接个电话什么的,一个消息都没有,我哪有心思继续和你打游戏。”

    “这么说,夫人是在抱怨我没有去帮忙抢婚?”季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黑眸之中满是意味深长的揶揄。

    乐乔干咳一声,严肃道:“谁让你去帮忙抢婚了,我只是想知道事情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你不是说我二姐和陆煜寒肯定会没问题的吗?可现在都几点了,我都要吃晚饭了,他们那边还没有消息。”

    “你就不许人家两个情侣出去吃个饭,喝杯茶?咱俩不是也挺好的么,我们打打游戏什么的,陶冶一下情操,懒得去操心别人抢婚的事情,不是很好?”

    “你这不负责的说法真是让我想把你扔出去,哼,我不和你玩了,我要睡觉了。”

    季沉闻言,知道自己的小女人怕是真的生气了,他放下手中的游戏手柄,凑到乐乔身边,像是一只树懒一样的靠在她的肩膀上,“夫人,我认错还不行吗?别不理我,你若是不理我的话,我会伤心死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