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去厨房端药,刚进来就听到正在炒菜的童心虞淡淡说了句:“那中药……乐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吧?”

    季沉的脸色一凝,眼神都在此刻变得凌厉起来,“你已经知道了?”

    “唔,知道一点,我其实是这方面不算专家的专家,之前有几个病人也都喝过这样的药,所以我闻到药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刚刚趁着你们不在,我查看了一下药渣,果然是。”

    童心虞的口气还是淡淡的,和她这个人一点也不像。

    季沉眯起眸子,“你会告诉乔乔吗?”

    “不会。”童心虞道,“这事儿你瞒着她是对的,但是……你觉得这药真的有用吗?”

    “你以前的那些病人喝了之后,可有用?”季沉一边找干净的碗来倒药,一边问道。

    童心虞把火关小了一些,才道:“大多数是没用的,这只能做到调养,但是如果伤得太严重的话,根本没用。”

    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季沉深吸一口气,把心底的失望压了下去,扯了扯嘴角,“不管有没有用,我都要试一试,我不能还没尝试过就放弃,这不是我的性格。”

    “这也不是乐乔的性格,是吗?”童心虞道,“她是个好姑娘,只可惜,命途多舛,我虽然是第一次和她见,但我可以感受到她身上的那种真能量和快乐,她能够很理智的忘记那些不好的东西,只记得美好的事物,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你也并非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不是吗?”

    “唔,季少将说的很对,只可惜,杨天辰那根木头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只觉得我是个累赘,他不喜欢我。”

    “也许他只是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毕竟他也是个军中粗人。”季沉端着热腾腾的药出去了。

    童心虞砸吧一下嘴巴,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个粗人呢,很多事情都不懂,跟个傻子似的,只知道关心自己的妹妹,却不知道关心一下未来的妻子,这样的男人啊……我到底该不该要呢?罢了,追都追来江州了,还有什么该不该的?”

    季沉把又苦又黑的药端过去时,乐乔刚好被杨天辰困得不知道走何处了,季沉看了眼棋局,很是淡定:“你乖乖把药喝了,我帮你破解。”

    “好呀。”乐乔这一次喝药很爽快。

    “一定要赢哦。”她继续叮嘱。

    季沉二话不说,和杨天辰对视了一眼,继续这残局。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季沉直接绝杀了杨天辰的老将。

    “大哥,你输了!”乐乔高兴得眉眼都弯起了好看的弧度,季沉不知道她为何这么在意输赢,多问了一句:“他输了对你可有什么好处?”

    乐乔点头,“当然了,大哥答应了我,如果他输了,就和我说心里话。”

    季沉不再问这问题了,想也知道乐乔想知道的心里话和什么有关。

    杨天辰一脸的苦大仇深,“本来我都要赢了,季沉你出来凑什么热闹?”

    “这是我夫人的棋局,我当然要为她破解,况且你欺负我夫人棋艺不怎么好的女孩子,岂不是以大欺小,我是肯定要给她找回场子的。”

    杨天辰听了这话,累觉不爱了,一口一个夫人的,能不能不要在他面前秀恩爱?

    很快的,童心虞的饭菜做好了,去军区办点事情的季闻和杨建国也回来了,季光和文欣儿出门赴宴会去了,所以吃饭的只有季沉这一对,杨天辰那一对,以及两个老人家。

    杨建国看到童心虞时很是高兴,暗道自家不开窍的孙子总算是开窍了一回,知道把未来的媳妇带出来走走了。

    这一夜,大家都聊的很开心。

    乐乔还没忘记自己和杨天辰的那个赌约,于是在季沉去洗澡的时候,穿了一件外套,用手机把杨天辰请到了花园里。

    花园里,杨天辰和乐乔并排坐在一条长椅上。

    “这么晚了,你也不怕着凉,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季沉非得找我算账不可!”

    乐乔眨巴一下眼睛,笑道:“大哥放心,季沉不会知道我和你在这里的,咱们长话短说,我还得在他洗完澡之前赶回去呢。”

    杨天辰干咳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吃饭之前你也没提。”

    “那时候那么多人在,嫂子也在,我哪里好意思问你?你现在倒是回答我啊,你对嫂子到底是什么心意?”

    人都给带来江州了,大约是喜欢的吧?

    “心意?我……”杨天辰犹豫了片刻,“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对她的心意,我这些年来除了她一个女人,也没有和别的女人多接触过,哪里知道什么心意不心意的,当初爷爷和童叔叔给我们订了婚,其实我是反对的,我不喜欢长辈们操纵的婚姻,更加不喜欢什么联姻,除非是像你和季沉这样两情相悦的联姻,可你看我和她……很明显,我们没多少感情。”

    “不对啊,我看你那么喜欢她,你还很照顾她呢。”

    “哦,照顾是吗?我的确是挺照顾的,一来,她年纪比我小,又是个女孩子,我自然是要好好照顾她的,二来,她是童家的小姐,我如果不好好照顾她,童叔叔也不高兴,爷爷更不高兴,我何必惹得大家都不高兴?”

    “你……还真是现实。”乐乔忍不住感慨,“那你这些年只接触过她一个女人,你就没有想去接触其他的女人吗?”

    乐乔这话,问的有些诛心了。

    “我看起来很像那种风流的人吗?我虽然不喜欢这婚姻,但即便是要去接触其他的女人,也必须要把这婚给退了,不然的话就是另一类的背叛,我可不做这样的事情。”

    乐乔砸吧下嘴巴,意味深长道:“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难道就没想过,你迟迟没有直接退婚,兴许是喜欢嫂子的呢?”

    “喜欢?不见得,我对她……没有多少感情。”杨天辰直接道,“我迟迟没有退婚,只是因为我目前也不想结婚,加上一直在找你,又有部队里的事情,哪有时间顾得上这些?等过些日子,你和许诺都结婚了,爷爷的身体也好了些,我也不忙了,我就去童家退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