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48章 差点儿不顾一切要了她
    “大哥下手的时候能不能适当地轻一点?季沉这张脸这般好看,若是打肿了就完了。”

    季闻笑眯眯的看着她,“乐乔啊,你恐怕担心的不是他不好看,而是心疼他受苦吧?”

    乐乔:“……”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杨建国也笑了,“别担心,天辰有分寸的,不会把你的俏郎君打丑的。”

    被两个这么老的长辈调戏,乐乔也不好意思反驳,只得红着一张脸生生受了两人意味深长的揶揄。

    在乐乔被季闻和杨建国两人给揶揄一番之际,季沉已经被杨天辰给打得鼻青脸肿了,当然,杨天辰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如果不是季沉让他的话,他估计会更惨。

    季沉走过来,看到乐乔一副无语又心疼的神色,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语气温柔又淡然的笑道:“干嘛蹙着眉头?虽然答应了你,可到底是给你出了点气,唔,代价有点大。”

    乐乔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你看看你这个样子,真是……这次是特殊情况我就原谅你了,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我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

    乐乔的话直接让季沉眯起了黑眸,森冷的气势很是骇人,周围的杨建国和季闻都笑嘻嘻的走了。

    歪着脑袋,乐乔看着季沉身后的杨天辰,“大哥,你都已经把季沉给打成这个样子了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连我一起打?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怎么可能那么快认识到你对嫂子的心意?哼!好心没好报的家伙。”

    杨天辰握着拳头,擦拭去嘴角的血迹,语气森森道:“臭丫头,真是古灵精怪的一个!”

    “我……”

    “好了,你打也打过了,别再说我老婆了,乔乔,跟我走,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老婆大人不听话,他要带走好好教育一番。

    杨天辰斜睨着季沉,还想说什么,却看到下一秒季沉竟然十分霸道地弯身,把乐乔一把扛起来,“如果还不满意的话,我回来咱们继续。”

    皱起眉头,杨天辰自言自语道:“季沉看来是生气了,哼,这也算是你自作自受。”

    说完,他转过身去找童心虞了。

    童心虞这次被绑架,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但还是被吓到了。

    季沉把乐乔放在床上之后,不等乐乔说什么话,他就已经十分强势的把自己的身躯覆盖了上去。

    他一只手撑着床头,生怕自己的重量会压着乐乔,而乐乔也从一开始的震惊变得狡黠起来,勾起唇,在男人即将覆下来的薄唇贴上来时,她道:“季沉,你是不是想和我做那事儿?”

    季沉的身体微微一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啊,如果你不欺负我的话,我可以答应你哦。”她道,“你明明知道我是担心你才会说再也不理你的话,算是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是担心你,激动了,又不是真心不想理你,你激动什么?”

    幽深的眸子里,盛着浓浓的笑意,“那么夫人你的意思是,你打算给我赔罪?”

    “我……”

    “你打算以身相许,来赔罪?”

    乐乔:“……我、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如果你想要的话,唔,反正我这身体也恢复了许多,只要你轻点儿,不要那么激动就好了。”

    大约,是没什么事情的吧?

    夫妻之间做那种事情是很正常的不是吗?

    她提到这个的时候,季沉眼睛里的欲火一下收敛了许多,他突然叹了口气,“你这个小妖精,就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知道我是那么的想要你,可现在又不得不顾忌着你的身体。”

    乐乔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真的不想要吗?”

    对着那红唇狠狠亲吻下去,虽然气势看起来很强大,可他到底是舍不得伤害她一丝一毫,在贴上去时,那唇的力道已然变得比水还要柔软。

    他不敢和她进行太深刻的亲吻,因为那样只会让他的自制力下降,从而顾不得任何事情就要她,伤害她……

    乐乔被季沉这样温柔似水的亲吻吻得脑子一阵发蒙,她也是那么的想念季沉。

    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恨不得让他贴在自己的身上,可季沉的意志力实在太过强大,无论她如何诱惑,他就是不愿意多碰自己一下,最多也就是和自己亲吻缠绵一番。

    乐乔突然用力咬了一下季沉的唇瓣,趁着他吃疼张开嘴时,乐乔的舌头探入了他的口中。

    灵动馨香的舌头大胆地挑衅着他的领地,像是在挑衅他,可更多的却是在诱惑他……

    男人默默感受她的柔软和温暖,就在他的手触碰到乐乔胸前的两团敏感之地时,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杨许诺之前的警告:

    千万不要和她做那种事情,不然的话,只会害了她。

    那么无奈的一句警告,却成为季沉自制力最后的爆发。

    他猛地一下子收回了自己想要作乱的手,深吸一口气,轻轻在乐乔的嘴唇上吸了一下,这才放开了她,一个翻身就躺在了她的身侧。

    “季沉?”乐乔的眼睛红红的,水盈盈的,看起来有着几分情欲的迷茫还未散去。

    她的小手,还锁定在季沉的手臂上。

    季沉低沉着嗓音,压抑着身体里的炙热和激情,轻轻道:“不要说话,我们就这样躺一会儿就好了。”

    “你真的……不想要我吗?”

    乐乔自认自己不是重欲之人,可季沉他却是那么久都没有碰自己了,当真是怕伤害到自己,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她的心里,渐渐浮现了难以言喻的苦涩和难过。

    “我……乔乔,我想要你,但是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我现在不能……”

    “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真的是这样么,季沉,可我感觉自己已经恢复的不错了,虽然现在不能回到精英基地,可对付一般的流氓和犯罪分子却不在话下,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