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突然的逼问让季沉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显得有些难以适从。

    他抱紧乐乔的娇软的身躯,低低道:“乔乔,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的意思是,你还需要一些时间,而我也还需要一些时间。”

    “够了!”乐乔突然打断了季沉,“你需要什么时间?我更加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时间?我们两个既然是真心相爱的,那么在一起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为什么要说的这么严肃认真?好像我们两个此时在一起会引起多大的后果一样,季沉,你到底瞒着我什么了,为什么你会变得这么奇怪?”

    乐乔此时,挣脱了季沉的束缚,坐在床头,目光疑惑又疏远的看着他。

    季沉被她如此看着,心头狠狠一抽,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乔乔,你真的……不愿意相信我吗?如果我说,我都是为了你好呢?即便是这样你也要生气吗?”

    “如果是为了我好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季沉,你真的把我乐乔当做是傻子吗?”乐乔狐疑的看着季沉,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和我每天喝的中药有关系?”

    她这话一出,季沉的脸色也是突然一下子变了。

    “不是。”

    他急切的回答和解释的目光,都让乐乔的眼神深邃了许多,“果然是和那药有关系吗?你那么激动的反应,那药……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每天都要让我喝?”

    她虽然不是医生,可也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的不错了,喝那个苦的不行的中药到现在,她压根没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的地方。

    季沉的眸子突然暗了下来,“乔乔,你可以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吗?那药……是你二姐杨许诺从一个熟悉的中医那里拿来的,对你的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就算是不相信我,也该相信你二姐,不是吗?”

    乐乔深深看着季沉,在他乞求的目光中松了口气,“好,我再相信你最后一次,我饿了,要去吃饭。”

    季沉知道她的心里还有疙瘩和心结,可现在的她能够压抑住这股好奇心和怀疑,他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至于其他的,等他和杨许诺商量之后再说吧。

    季沉耐心的给乐乔把衣服穿好,又给她穿好鞋子,扶着她下了床,“走,我带你去吃饭。”

    乐乔的手收了回来,“我自己可以,你身上还有一些伤痕,好好处理一下吧,不然一会儿下去被人他们嘲笑的。”

    她说完,也不看季沉那受伤和悲哀的目光,大步走出了卧室。

    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季沉的心也像是空出了好大一半。

    “乔乔,如果你知道真相的话,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在季沉的眼中,乐乔落到今天的地步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的话,乐乔会活得很好,至少不会遇到这么多的危险和算计,更加不会把身体伤到这样严重的地步。

    她的一切,都该让他来负责的!

    此时,他只想早点和心爱的女人结婚,无论今后发生什么,他都能在她的身边陪着她,不让她胡思乱想,可现在看来,他的动作似乎慢了许多,因为聪明的她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乐乔出去之后并没有立刻下去,而是往书房去了。

    季宅的书房很大,足足有两个卧室那么大,里面一共摆放了六个大书架,每一个书架上的书都是分门别类的,而乐乔进去之后,却没有去拿书,而是把书房门关上,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狂野,其中夹杂着淡淡的担忧:“我还没有去给你拿报告呢,不过明天就能出来了,到时候你亲自来看一看?不然的话,我去季宅实在是太显眼了。”

    乐乔点点头,对着电话那边的林野道:“好,这次多谢你了,明天我会找个机会出来,但应该不能待太久,你拿到报告之后就去河滨公园等我,我借口出去散散步,爷爷会答应的。”

    “嗯,你的身体……还好吗?”

    乐乔一怔,随机道:“很好,就是有点无聊。每天都这么被关着,你说会如何?”

    “发霉了吗?”

    “……滚!”

    “呵呵,这才是我认识的杨乐乔。”林野笑道,“好了,不和你说了,我明天早上去给你拿报告,最多十点就能到河滨公园等你。”

    “好的,多谢了,再见。”

    “再见。”

    乐乔挂了电话之后,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呆呆的发了许久的呆,这才起身去开门,一打开门就看到童心虞站在书房门口,她忍不住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嫂子?你在这里做什么,是找大哥的吗?他不在书房啊。”

    童心虞深深望着乐乔,道:“不,我不是来杨天辰的,我是来找你的,可以进去谈谈吗?”

    她刚刚正好看到乐乔进入书房,却迟迟没有出来的意思,这才会等在书房门口。

    而她,也听到了乐乔的电话。

    乐乔不解的让开一些,“嫂子里面坐。”

    关好了门,她也坐在了童心虞侧面的沙发上,“嫂子,你想和我谈什么?”

    嫂子该不会是来秋后算账的吧?

    她让季沉帮忙绑架了她,还把她给吓着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发怒。

    “乐乔,我来找你,其实是想谢谢你。”

    闻言,乐乔紧绷的情绪总算是舒展了一些,“嫂子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嫂子不嫌弃我多管闲事就好了,对了,我们绑架你的事情……那个,大哥已经教训过季沉了,我也知道错了,这次让嫂子受惊了,下次我请嫂子吃饭,算是赔罪。”

    “不必这样,你这次绑架我也是为了我好,让我知道了杨天辰的真心,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也希望你能够听我的!”

    “什么事情?”乐乔眨巴一下眼睛,看起来十分的单纯天真。

    童心虞暗道:如果你能够一直这样单纯下去,该有多好,只可惜,你太聪明了,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和季沉分开,因为我看的出来,季沉真的很爱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