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54章 她真想……杀了陆煜寒
    眼前的男人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清风霁月,温润如水的男人了。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残忍的魔鬼,一次次的、口口声声的提醒着她最痛苦的事情,提醒着她……她永远也不能再做一个母亲了。

    她恨他!

    “你给我滚!”

    乐乔跌跌撞撞的站起来,陆煜寒要扶着她,却被她一拳头打在了嘴角。

    血腥的味道从口腔中传出来,是那么的敏感又刺激。

    他深深望着乐乔的眸子,一字一句道:“你打吧,如果打我能够让你心里好受一点的话,你尽管动手,我绝无怨言!”

    “你——”乐乔抬起自己的拳头,声音都颤抖了……

    许久,她突然收回了拳头,紧绷的脸庞也彻底没了血色,“不,我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到你,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绝望的说完,要从停车场入口出去。

    陆煜寒拉住了她,“不能从这边走,这边危险!”

    “放手!”

    “乐乔,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我冲动了,可我也是为你好,我只是不想让你继续受骗!”

    目光冷睨着陆煜寒那急于解释的神色,她的嘴角弯起一抹讽刺的弧度来,“陆煜寒,你真的变了,变得那么的陌生,城府那么深,你为什么不去做间谍?”

    嘲讽完,她甩开了陆煜寒的手,转过身往电梯那边走去。

    她不能再有任何危险了,她不能再让季沉担心自己。

    即便是以后不能在一起,她也决不让季沉带着愧疚和悔恨度过下半辈子。

    “乐乔?”陆煜寒不放心的跟了过来。

    乐乔进去之后,陆煜寒也想进去,她却杀气腾腾的盯着陆煜寒,“别再跟着我,不然的话,我真的会忍不住……杀了你!”

    她如此聪慧,怎么会不知道陆煜寒在打什么主意?

    陆煜寒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和季沉结婚罢了,哪怕他得不到,他也不想让任何人得到。

    这不是她认识的陆煜寒,她认识的陆煜寒是那么的善良大方,又是那么的沉稳睿智。

    那是一个清风霁月的男人,绝不会做这么卑鄙的事情!

    如果不是陆煜寒要和她的二姐杨许诺结婚了,她是绝对不会放过陆煜寒的。

    听到她说,如果自己再跟着她的话,她会忍不住杀了自己,陆煜寒身体里的血液都是在此刻凝固。

    她竟然……想要杀了自己?

    乐乔啊乐乔,你就真的那么恨我吗?

    也罢,你这么恨我,那我这一辈子都会在你的心里有一个不同的地位了吧,对我来说,这就够了,绰绰有余了!

    童心虞接到季沉的电话,说乐乔出事了,她也带着李杨赶紧去找人,季沉和杨天辰也往星光国际这边赶来。

    就在她要下楼去找的时候,电梯一打开,看到里面眼睛红肿,脸色惨白得吓人的乐乔,童心虞不顾形象的冲过去抱住了她,“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了!

    她知道她不能怀孕了吗?

    应该是知道了吧,季沉说……

    哎。

    被童心虞抱着,浑身冰冷的乐乔感受到了温暖,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沙哑着嗓音道:“嫂子,我没事,我们……回去吧,我有点累了,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童心虞扶着她走到休息的沙发区,亲自看着她,又让李杨去倒了一杯热水过来。

    “我们等一会儿,季沉和你大哥很快就到了,他们听说你出事了,吓得都没了神。乐乔,下次可别再这么吓人了,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乐乔摇摇头,很没精神,“没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很好,就是累了。”

    “如果只是累了,那我们一会儿回去好好休息。”童心虞知道乐乔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对于一个病人而言,她不想说话是很正常的。

    而身为一个医生,在病人不想说话的时候,能不打扰就尽量不打扰,免得刺激到她。

    不一会儿的时间,两个身影就冲到了这边。

    季沉的动作更是快,急切的抱住乐乔,生怕抱的太紧她会难受,又怕抱的太松她会突然跑掉,满头大汗的他,双手都在颤抖着。

    感受到他心里翻滚的担忧和害怕,乐乔伸手轻轻抱住了她的腰身,深吸一口气,道:“季沉,我累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好,我们回家!”

    他兀自抱起乐乔,小心翼翼的走进电梯,不管任何人的异样眼光,就这么一路抱着她上了车。

    杨天辰和童心虞跟在后面,上了另外一辆车。

    杨天辰开车,童心虞坐在副驾驶上。

    两人一言不发,直到到了一个红绿灯,两人才同时叹了口气。

    “她是怎么知道那件事情的?”

    童心虞犹豫了一下,“应该是她的那个朋友告诉她的吧。”

    “什么朋友?”

    “我不知道,她只说,在隔壁咖啡厅有一个朋友要见她,说是有点急事要说,然后就去了,等我接到你们消息过去找她的时候,只看到服务员还在收拾,说是有一个客人打碎了杯子,我猜测那个打碎杯子的客人应该就是乐乔。”童心虞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是了,她今天去河滨公园找了一个朋友,那朋友戴着一个鸭舌帽,给了她一份报告。”

    “什么报告?”杨天辰神色凝重道。

    “是她吃的那个中药,她应该是趁着大家不注意把中药的药渣拿去化验了,然后托了那个朋友帮她拿报告,不过我看了那报告,好像是被改了,不知道是谁改的,本以为能够骗过她这次,没想到还是……”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她在河滨公园见的那个朋友是林野,而那报告……是林野改的。”

    因为当时是林野给季沉打电话,而林野也知道了乐乔不能怀孕的事情,他为了乐乔私自改了报告,想骗乐乔。

    童心虞听说过林野,林野毕竟也是第三军区的一个佼佼者,在临城的新兵营,林野是个出名的人。

    “这么说,那人真的是林野?我当时离的太远,看不清楚是谁,乐乔也没和我说。”

    “嗯,你知道林野?”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