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急匆匆的跑着上楼了,童心虞从厨房冲出来,“爷爷,你和乐乔吵架了?”

    刚刚的对峙真的好激烈的说。

    杨建国摆摆手,“这哪里是什么吵架,这是我单方面的担心,这个丫头真是一点也不知道季沉的真心,更加不知道那小子的决心,现在该怎么办?”

    话落之际,杨天辰端着果盘出来,淡淡道:“还能怎么办?一个字,等。”

    等她自己想清楚,想明白她到底要什么。

    “哼,她可以等,那季沉小子能等吗?”杨建国哼哼道,目光森森的瞪着自己的孙子,杨天辰。

    这显然是把杨天辰当做炮灰了。

    杨天辰很是无奈的把果盘放在杨建国面前的茶几上,严肃道:“爷爷你错了,是季沉等得起,但是有一个人等不起。”

    “谁?乐乔丫头?不可能!”

    童心虞砸吧一下嘴巴,盯着高深莫测的杨天辰,“你说的不会是刚刚送乐乔回来的那个男人吧?”

    她可是看见了的。

    “嗯。”

    “是了,刚刚送丫头回来的男人是谁?她不是很喜欢季沉的么,不是心情不好,一直在家里休养的吗?怎么突然出门了,还有个男人送她回来?”

    不明事宜的杨建国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杨天辰挑拣了最要紧的一个回答了:“送她回来的人是穆凌峰!”

    “穆凌峰?”

    杨建国的表情,很是目瞪口呆,仿佛不敢相信穆家的人会和杨家扯上关系,更不敢相信,穆凌峰竟然会出现在乐乔的面前。

    难道上一代的孽缘又要开始延续了吗?

    “以后不准让乐乔和这个穆凌峰见面,唔,就说这是我的死命令!”杨建国猛地站起身来,神情严肃,脸色黑沉,像是如临大敌般沉静冷酷。

    眼看着杨建国气冲冲的回了房间,杨天辰用牙签插起一块苹果给童心虞。

    童心虞张开嘴,吃了一口,然后好奇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爷爷为什么突然这么大的火气?难道杨家和穆家有什么仇吗?”

    她怎么没有听说过?

    杨天辰自己也吃了一口苹果,淡淡给自己的未婚妻解释道:“杨家和穆家没什么仇恨,只是当年和穆师长和我三叔……咳咳,有过一点小恩怨,也不算是什么比较严肃的事情,这事儿你不知道也没什么。”

    “我想知道!”童心虞道,“能够让爷爷脸色变得这么难看的事情,肯定不简单,你赶紧告诉我。”

    “听说过临城曾经的第一美人云雨月吗?”

    “当然听说过了,这是你的三婶,也是乐乔的亲生母亲,怎么了?”

    “当年穆师长很喜欢三婶,并且穆师长已经去云家提亲了,后来……出了点小状况,然后三婶就爱上三叔,嫁给了三叔。”

    童心虞闻言,一张嘴巴因为疑惑和震惊张大了,十分的不文雅,没形象,“这么说……穆师长曾经是你三叔的……情敌?”

    不对,分明是三叔是穆师长的情敌才对。

    “算是吧。”杨天辰道,“当年三婶在临城的名声很大,追求她的青年才俊多得很,也不只是我三叔和穆师长,还有别人,我三叔能够打败这么多对手娶到我三婶,真是幸运儿里的佼佼者。”

    “你这话说的……当初的云雨月,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能够让这么多年轻有为的优秀青年为她……”

    “当然了。你和乐乔在一起习惯了,所以没怎么在意她的那张脸蛋,你现在仔细想想,乐乔的容貌是不是在你的心中排列了第一?”

    童心虞略略回忆了一番,“好像……真是这样的,乐乔真的长得很漂亮,而且很有气质,不管是什么人,看到她的第一眼,大约都会喜欢的吧。”

    “当初的云雨月,也就是我的三婶,是市长千金,又是第一美人,自身才很有才华,你说我三叔幸运不幸运?”

    杨天辰一副感慨的模样,“当初三婶对我最好了,只可惜……不过好歹是找到了她和三叔的亲生女儿,我发过誓,一定会把乐乔当做我的亲妹妹来对待,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会为她拿到。”

    童心虞定定看着杨天辰,在他的墨眸深处,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坚决和执着。

    “你对你的三妹……的确是很好。”

    乐乔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觉得心里越来越冷,越来越孤寂。

    爷爷今天突然问自己这些问题,是季爷爷那边催促答案了吗?

    过了一个月,她和季沉……也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了。

    她不想嫁给季沉,不想毁了季沉想要一个完美温馨的小家庭的梦想。

    但是她也发誓,除了季沉,她不会嫁给任何人。

    她愿意……为季沉守身一辈子,只为回报他对自己的一片深情。

    滴滴滴。

    乐乔的手机突然响起了声音。

    自从回到临城,她就把手机铃声调成了这样单调的声音,这和她的生活一样的单调,毫无新意。

    来显……竟然是穆凌峰?

    犹豫了一瞬,乐乔还是接了电话:“喂。”

    “睡了吗?”穆凌峰那磁性的声线从电话里传来,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的魅惑。

    他想要魅惑的,是乐乔。

    可乐乔根本一点心思也没有。

    “快睡了,怎么了?”乐乔问。

    很直接很干脆的口气。

    那边,沉吟了一秒,随即道:“你有东西落在我的车上了,需要我明天给你送来吗?”

    乐乔闻言,不由拧起秀眉,“什么东西?”

    她的包吗?

    已经拿回来了。

    “一张照片,应该是你今天在车上把钱包拿出来时,掉落出来的小照片!”

    穆凌峰的语气,有些古怪。

    乐乔惊讶:“照片?”

    她连忙放下手机,去拿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小钱包,一打开,之间夹在钱包中间的那张合照……

    她和季沉的合照。

    那是他们去约会那天拍的照片,最大的那一张贴在了纪念墙上,之后她又去找拍照的小哥要了底片,自己洗了一张小照片出来,偷偷夹在钱包里……

    想念他的时候,可以看一看。

    不管他是不是在自己的身边,她都能随时随地看到他的微笑。

    她和季沉没有婚纱照,也没有合照,那是唯一的一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