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杨天辰不知道,他每次提起乐乔的那些过往和艰难,都像是在季沉的伤口上撒盐。

    他每次提到穆凌峰这个名字,都像是在季沉的身上划一刀。

    可季沉就是这么静静的喝酒,直到日落西山,两人身边都出现了好几个空酒瓶,手中就最后一瓶了。

    季沉总算是开口:“我很爱她。”

    他一开口,就是对乐乔的表白,可惜,这表白除了杨天辰之外,没有人能够听到。

    “你有多爱她?”杨天辰眯着眼睛,晕乎乎的看着季沉,像是一个记者,在认真的给季沉做采访。

    “很爱,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为了她,我甚至可以放弃我的命!”

    “好,那你现在告诉我,你为了她,做了多少事情?”

    杨天辰这话,问的很有深意。

    可季沉已经醉了,脑子全都是自己和乐乔的过往,最惊险的那几次,都被他说了出来。

    “我还记得,她被关厉珏算计,我误以为她和关厉珏有什么关系的时候,绝望的想要开枪自杀,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还是你救了我,那也是我和她离婚真正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不爱她了,而是因为我绝望了,我不敢再爱她了。”

    杨天辰听着季沉这无奈又哽咽的话,眼睛里湿润了几分。

    “接着说!”

    喝了一口酒,借着这股酒劲,季沉继续道:“还有一次,我得到你的紧急消息,说她被关厉珏绑架,我想也没想就带着手底下的精英来救她,当时是违反军纪的,但为了她,别说是违反军纪了,就是军法处置,我都不怕。看到她跳下悬崖的时候,我的心脏都跟着骤停起来,可我很幸运,跳下去之后成功抓住了她的手。救了她,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还记得吗?她绝望的时候,我跟着绝望,她在手术室里快要离开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的生命力都在消失……如果没有乐乔,我宁可死!”

    季沉继续呢喃着:“她就是我的命!杨天辰,你有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爱到了骨髓里,爱到了灵魂里,爱到即便没有力气,也会燃烧自己的生命去爱?”

    杨天辰闻言,手中的酒瓶子砰的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杨天辰,我很爱她,很爱!”

    季沉喝的越来越醉,直到他一口把最后一个酒瓶里的酒都喝光之后,才睡了过去。

    而此时,偌大的客厅里,在这酒气刺鼻的房间里,杨天辰跟个傻子一样,坐在地上,目光深邃又迷茫的看着昏睡在沙发上的男人。

    这个男人,曾经是第一军区的神,是所有人心目中高冷尊贵的铁血男儿。

    可现在,他却为了爱情,变成了这样颓废、堕落的样子。

    季沉,你对乐乔的爱……到底是什么?

    他自认自己是喜欢童心虞的,是爱的,可若是真的让自己和季沉一样,他做不到!

    这世界就是如此,有些爱,惊动过生死。

    有些爱,细微如流水。

    乐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一天了。

    杨建国也担心了一天。

    杨天辰一大晚上的时候回来,一股扑鼻而来的酒气直接把杨建国气的脸色黑沉,“你干嘛去了?家里发生这么多事情,好小子,你还敢在外面喝酒?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杨天辰见杨建国来真的,赶紧踉跄着自己的步子躲开,“爷爷你听我解释,我是和季沉喝酒。”

    “啥?你和谁喝酒?”杨建国瞪大眼睛。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个名字。

    杨天辰点点头,严肃道:“爷爷,我真的是和季沉喝酒,不信的话,改天你亲自……”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信了?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说,你今天都做了什么,为什么跑去和季沉喝酒了?”

    杨天辰坐在沙发上,也不管杨建国手中的棍子了,自顾自道:“我今天其实回家来了,只是后来……和季沉一起走了。”

    “你这脑袋是怎么回事,怎么青了一大块?”

    “我……”

    杨天辰觉得有点丢脸。

    “还好,其实我的脑袋还好,比起季沉好多了,他直接头破血流了。”

    杨建国再次惊愕,“你们是出去打架了,怎么还受伤了?”

    杨天辰现在是晕的,虽然还算是清醒一点,没有像季沉那样直接睡过去,但那也是因为他之前没季沉喝得多,现在清醒点,但也不是很清醒。

    反正就是说话不是很有逻辑。

    “没有受伤,就是差点儿把车开到悬崖底下去了,不过爷爷你放心,你淡定,我和季沉都好着呢,这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吗?”

    一大股酒气弥漫过来,杨建国皱起眉头,哼哼道:“你小子……话都说不清楚了,好吧,我问一个,你回答一个,不然的话今晚不准睡觉!”

    “长官请问!”

    杨建国神色一凛,一本正经道:“季沉什么时候来临城的?”

    “早就来了。”

    杨建国的脸一黑,“具体时间?”

    杨天辰的脑子晕了晕,“好像……记不清楚了!”

    如果不是看在他喝醉的份上,杨建国早就动手了,这小子,回答的都是些什么?

    “你们为什么喝酒?”

    “季沉被咱们家三妹伤得很了,伤情借酒浇愁!”

    嘴角一抽,“怎么伤的情?”

    “看到穆凌峰亲吻三妹了!”

    手中的棍子落在了地上,杨建国的神色无比的惊讶,无比的森森冷厉,“你刚刚……说什么?”

    “爷爷你没看见吗?就在咱们家门口啊,今天,穆凌峰在外面,亲了三妹的嘴巴,我和季沉都看见了,季沉就是因为这个才差点儿把车给开到悬崖下面的,如果不是有我的话,我和他估计都上天堂了,爷爷你难道不该奖励我一下吗?”

    杨天辰叽叽喳喳的说着,突然觉得后背一阵森寒。

    “爷爷……你、你这是什么表情?”

    怎么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我要宰了穆家那个小子!”

    杨天辰一惊,酒都醒了,“爷爷你可千万别冲动啊,你怎么能亲自去宰人呢,就算是要去,也该是我去啊,爷爷你淡定点,冷静一下,这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和你解释的!”

    他现在,只怕是越解释,越黑!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