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放开我,敢占我孙女的便宜,我非得去宰了那小子不可,不然我就不叫杨建国!”

    杨天辰醉醺醺的,但脑子略略清醒了许多,他十分可怜悲催的抱着杨建国的小腿,喊着:“爷爷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该告诉你的,其实那不是他占三妹的便宜,是三妹自愿的,不然的话季沉就先去把那小子给宰了。”

    这话,彻底让杨建国的愤怒化作了镇定。

    不,不是镇定,而是呆滞!

    他的孙女……自愿的?

    怎么可能?!

    “杨天辰,你敢撒谎骗我的话,休怪我……”

    杨天辰真是伤心的狠了,直接道:“三妹说不定都爱上穆凌峰了,那小子也是个不错的人才,不管是长相还是本事,都是不错的,三妹选择他,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三妹现在是一个人,还没嫁给季沉呢,如果不是因为……哎,爷爷,这种事情不是咱们能够管起来的,如果三妹因为不能怀孕的事情不愿意嫁给季沉,也不愿意继续和他在一起的话,咱们也不能说什么不是?至少和穆凌峰在一起,她没有这个压力啊!”

    杨天辰就现在真的是醉了,他发誓,如果他是清醒的,他就绝对不会说这些话!

    当然,杨建国很清醒,清醒得都想杀人了。

    “你的意思是,如果乐乔非要嫁给穆凌峰的话,我不该管?”

    杨天辰没说话。

    杨建国干脆一脚把他踢开,气呼呼的上楼了。

    他要气死了!

    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骇人言辞的杨天辰坐在地上,靠着沙发,沉沉的自言自语着:“季沉是多好的人啊,三妹到底是什么眼光呢,竟然看不上季沉……哎,怎么把季沉伤成这个样子……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死心了,哎……”

    一边感慨,一边受不住困意的侵袭,很快的,杨天辰就坐在地上睡着了。

    而他和杨建国都不知,刚刚他们发生的一场大战,已然落入了还未睡去的乐乔的眼底。

    乐乔怎么也想不到,季沉会被自己伤成这个样子。

    季沉的公寓里。

    深夜茫茫,他躺在沙发上,粗心的杨天辰也没有给他找一床毯子盖上。

    喝醉了的脑袋很痛,身体也渐渐的冷了起来,季沉在梦中,感觉到了一双熟悉的手捧着自己的脸,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女子的馨香,甚至是感觉到一片柔软的唇瓣轻轻是舔舐着自己的唇。

    这样的感觉,很熟悉,很入骨。

    是乔乔的味道。

    他睁不开眼睛,只觉得眼皮有千斤重……

    “乔乔……”

    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可守着的他的这个人,在他梦中的这个人,知道。

    他在叫自己的名字!

    乐乔跪在沙发旁,给季沉把毯子拉上来,将自己的脸轻轻贴在季沉的脸上,他的脸很红,很烫,应该是酒精的原因。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要伤害你的,季沉……”

    我只是,想让你对我死心,想让你不再被我连累。

    季沉,即便因为这件事情你要忘记我,甚至是恨我,我都不会怪你的。

    这都是我该得的。

    听到季沉微微闷哼了一声,乐乔连忙退开了一些,微弱的灯光下,他的脑袋上的血已经凝固成痂了,可乐乔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额头上的伤口。

    之前来的匆忙,又只顾着难过,竟然没有看到他受伤。

    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压着,此刻的乐乔只觉得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

    她忍着心里的难受,去找了酒精、棉签和纱布等东西,小心翼翼的给季沉处理伤口。

    眼睛被眼泪模糊时,她又抬手擦一擦眼泪,然后继续给他处理。

    在酒精触碰到伤口的时候,季沉即便是在梦中,也闷哼了几声。

    他就是那种人,受了伤也绝对不会叫出声来。

    他是部队里的铁血英雄,也是自己心目中的神。

    只是,他皱起的剑眉,还有那紧紧抿起的薄唇,无不让乐乔的心揪作了一团。

    “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乐乔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好不容易帮季沉把脑袋上的擦伤清理干净,又给他包扎好了伤口,此时英俊迷人的男人脸色发白,额头上也包着刺眼的白色纱布,整个人看起来既萎靡,又虚弱。

    原本意气风发,张扬霸道的那个季沉……已经不见了。

    是她,是她亲手让之前的那个铁血男人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黑暗的气息,还有浓浓的愧疚之意,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扼住自己的咽喉,让她无法呼吸。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乐乔早就不想活了。

    季沉,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忘记我?

    “乔乔……乔乔。”

    季沉的手突然像是找得到方向一样,一把握住了乐乔的手,那种滚烫的温度是那么的熟悉。

    乐乔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她凑过去,把自己的脸颊贴在自己的脸上,轻轻道:“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季沉……你的梦里,是不是也有我呢?”

    与此同时,在这公寓外面,一辆低调的黑色车子停在外面,车子里的人,目光如炬的看着里面,像是在等待着里面的人出来。

    可他知道,她不会出来!

    至少在天亮之前她不会出来。

    杨乐乔,你的心里,果然只有季沉。

    可是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的心里为我腾出一个位置!

    他狠狠捶打一下方向盘,踩着油门便把车子开走了。

    乐乔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这一夜她都守在季沉的身边,紧紧握着季沉的手,或许是因为有她的陪伴,季沉这一夜都睡得很沉。

    翌日,季沉醒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突然发现自己的脑袋上有纱布。

    他皱起眉头,想起昨天和杨天辰一起喝酒的场景……

    虽然有些闪烁,有些迷糊,但还是隐约觉得自己见到了乐乔……

    那种熟悉的香味,那种熟悉的气场,除了她,没有别人。

    一下子从沙发上下来,季沉连鞋子都没有穿,在这间公寓里到处寻找着那道熟悉的身影。

    在厨房看到一个倩影时,他想也没想就激动的冲上前去,“乔乔?真的是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